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11章擊殺檮杌

魔道神徒
     第1509章擊殺檮杌

    「檮杌的事情……」

    寒山的神識對檮杌的事情還是比較清楚的。

    丁浩問道,「檮杌本來就是凶獸,非常的兇猛,又根本不停主人的話!象這種凶獸,根本不需要保護,寒山真仙當初是怎麼想的?為什麼還要給檮杌的住處周圍,放上一圈保護陣法?」

    寒山的神識笑道,「這個其中有原因的。」

    「願聞其詳。」

    寒山神識又道,「是這樣,因為那個空間裂縫所在的位置,正是天意力量最為猛烈的宣洩之處!平時是看不出來,不過也有時候,仙靈氣過分強勢的時候,天意力量也會反攻,當他們到達臨界的時候,力量就從那個空間裂縫之中宣洩!」

    「是這樣!」丁浩震驚道,「那這種力量會相當恐怖吧?」

    寒山神識道,「確實很恐怖,每次都會造成可怕的天火!天火現象大概幾十萬年就要出現一次,那個空間裂縫裡邊的生物每次都要死掉好多!」

    「原來是這樣。」丁浩算是明白了。

    那個陣法還真的是保護檮杌的!

    是因為檮杌這個東西太過珍貴了,寒山真仙怕它被天火燒死,所以布下了這個陣法,當天火來臨,讓檮杌可以得以生存。

    丁浩又道,「那天火來臨,沒有保護陣法的土著野人,豈不是必死?」

    「土著野人?」寒山的神識搖頭道,「本來那個養獸場沒有土著野人的,可能是多少萬年進化出來!大概他們出現的時間比較短,可能沒遇到上天火!如果下一次天火再來,這些土著野人恐怕多半都要被燒死乾淨。」

    「噓……」

    丁浩吁了一聲,心中也是無可奈何,這些土著野人出現在那個空間裂縫之中,本來就是不應該!

    天火來臨,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防禦手段,最後就只有被天火燒死乾淨。

    這不是殘忍,這是天地法則造成,天地法則本來就是無情的!

    不過丁浩還是不甘心,又問道,「那現在檮杌躲在那個陣法之中,不肯出來,我又有什麼辦法,能把它引出來?」

    雖然下次天火來臨的時候,這些人都會死光,可是丁浩還是想要幫他們除掉檮杌!

    寒山的神識哧道,「小友,這些土著野人和你有什麼關係?下次天火再來,他們必然是死,救了他們也是白救,不如就看著他們死光好了,反正都是低等的生命而已。」

    丁浩搖頭道,「你不懂,我曾經生活的小世界,就是這樣的世界,我知道他們的凄慘,我幫他們滅掉檮杌,可以給他們一個發展的機會!」

    寒山的神識道,「那好吧,我就告訴你辦法!不過你必須再幫我做一點事,那就是留下一點你火系仙根的火種!我要煉獸,一般的火種可不成!我感覺你身上火焰力量不錯,應該是不俗的仙根,留下一點火種給我吧。」

    「什麼,要我火種?」丁浩眉頭大皺。

    如果他是其他的火焰仙根,給點火種,也沒什麼。

    可是他是朱雀仙根,最近好幾次朱雀仙根使用,已經耗費了不少仙根的力量,如果再取下一絲火種,他恐怕很長時間都不能使用朱雀仙根了!

    不過丁浩猶豫了一下,還是一抬手,取出一塊玉晶。

    然後他放出朱雀仙根,取了上邊一絲朱雀之火,放入玉晶之中,扔給寒山神識。

    寒山的神識大喜,「哈哈,朱雀仙根,這可是最純凈最高檔的獸火,哈哈哈,好好好!」

    丁浩道,「好了,我東西也給你了,你幫我除掉檮杌。」

    寒山的神識笑道,「除掉檮杌很簡單,因為那個陣法,是一個雙向陣法!我把陣眼告訴你,你去煉化大陣,然後就可以雙向開啟!到時候,你可以把檮杌關在陣法之中,將其殺死!」

    「好,這下檮杌你完了!」

    所謂的雙向陣法,就是可以正開,也可以反開。

    正開的時候,防禦外力,而內部的人或獸自由出入;反開的時候,防禦力向***部的人或獸都被困住,而外邊的人卻是可以自由進入!說句簡單的,就是一邊是好出不好進,另一邊是好進不好出!

    很快,寒山的神識把陣眼告訴丁浩,然後又把煉化之法告訴丁浩。

    「好了,小友就這樣吧,你不要在這裡打擾我了,我要煉製我的妖身了。」

    「好吧。」丁浩就準備出去。

    不過丁浩臨走,又回頭問道,「寒山前輩的神識,那八隻獸卵到底是什麼妖獸,我根本看不出呀。」

    「這……」寒山的神識臉色一驚,連忙又笑道,「這就是幾隻普通的靈禽類的獸卵,僅此而已,容易煉製。」

    「原來如此,那祝你成功。」丁浩微微一笑,也不點破,轉身離開。

    ……

    從這個空間裂縫出來,丁浩又返回了養獸場的空間裂縫。

    讓丁浩沒想到的是,當他重新回來,才發現檮杌已經從隱藏的山谷跑出來,又抓了幾個土著野人,正在大口撕咬。

    「你們這些愚蠢的野人,竟然去求那個傢伙殺我?」

    「你們真的是找死,你們以為他可以永遠的留在這裡嘛?」

    「你們這些食物,永遠只配被我食用!」

    檮杌活了這麼多年,早就已經有了自我的意識,已經成為了妖!

    妖就有了和人類一樣的思維,它也知道了報復!

    所以當丁浩一走,它就沖了出來,殺死那些給丁浩下跪的土族野人。

    尤其是那個和丁浩對話的老祭司,被他抓在手中,一口咬掉腦袋,然後用它的豬牙,來回咀嚼,鮮血淋漓,相當凄慘!

    丁浩看得大怒,吼道,「檮杌,孽畜,找死!」

    檮杌看見丁浩來了,也不跟丁浩硬拼,扭頭就逃走。

    很快,它又鑽進陣法之中,一邊繼續撕咬土著人的屍體,一邊得意笑道,「小小的人類,你能殺我嘛?你進得來嘛?哈哈,有種你別走了,就留在這裡!」

    說到這裡,檮杌雙目之中露出森然之光。

    因為它知道,這裡還有幾十萬年爆發一次的天火,如果丁浩留在這裡,時間日久,最後就會遇到天火,到時候還是一個死!

    不過丁浩只是微微笑道,「檮杌,你真的以為我沒有辦法對付你?我這次回來,就是宣布你的死期到了!寒山真仙念在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隻檮杌,沒有殺你!可是我沒有這個想法,像你這種凶獸,何必要留下,殺光才幹凈!」

    檮杌冷笑道,「那你也得能進來。」

    就在檮杌不相信的眼神之中,丁浩飛向山谷四周的山頭,很快,丁浩就從一片荒草之中找到一塊黑色的石碑!

    當初在玄龜分身的身體內部,也有一塊這樣的石碑,裡邊是寒山當年記下的眼前凶獸的基本信息。

    「檮杌,凶獸,念在其為世上僅有,將其留下。銀月族,寒山。」

    丁浩看見這樣的記載,微微一笑,開始煉化這塊石碑。

    當初在玄龜分身的身體之中,丁浩是吸幹了這塊石碑。

    不過這次,丁浩並沒有吸干,而是直接煉化。

    「你在幹什麼?」檮杌在陣法之中,臉色驚慌。

    它有著老虎的外形,長長的尾巴,豬的牙齒,不過卻有一張人的臉孔!

    它臉孔上的表情還是相當豐富,它看見丁浩煉製那東西,它已經感覺到了危機。

    與此同時,那些土著野人,也遠遠的站在遠處的山頭上,小心翼翼的向著這邊眺望。

    不久以後,丁浩煉製成功。

    他猛然站起,心念一動手指向後一指,口中暴喝道,「陣法,聽我號令!」

    他這一指,頓時石碑整個明亮起來。

    同時同刻,保護著檮杌的陣法光幕也升起來,上邊無數的符文開始流動。

    丁浩又是一聲暴喝,「反向打開陣法!」

    頓時,就看見那巨大的陣法光幕上,所有的白光符文猛然停住……

    「這……」檮杌有點傻眼。

    就在此刻,突然那些停住的符文又開始瘋狂的流動,不過這次,竟然反向流動!

    當符文反向流動以後,陣法也就反向開啟!

    「不!」

    檮杌終於慌了,它口中發出如雷的怒吼,「吼吼吼!」

    然後,它瘋狂的撞擊牆壁光幕,想要逃出這個地方!

    不過寒山本尊布置下的陣法,豈是如此輕易被震破的?

    任憑它如何的碰撞,哪怕是撞得頭破血流,它也根本別想逃出這裡!

    「檮杌,我就說了,你的死期到了!象你這種凶獸,早就該死了,我本來還想要收伏你,可是知道你的品性以後,所以我決定,處死你!」

    如果丁浩第一次收伏檮杌的時候,這傢伙老老實實低頭就算了。

    現在丁浩已經知道它的品性,也不想收取它,更不想給它活路!

    當下,丁浩放出戮仙槍,直接殺進了光幕之中。

    本來是保護檮杌的光幕,現在變成了它的墳墓!

    丁浩穿著紫皇甲,手中拿著戮仙槍,進入光幕之中,和它作戰!

    砰砰砰,巨響傳來,天地震動。

    四周的那些土著野人都大著膽子靠近過來,因為有了陣法隔離,裡邊再大的戰鬥也傷不到他們。

    他們看著光幕之中,丁浩和檮杌的戰鬥,他們全部都跪在地上,砰砰的磕頭,口中大聲呼喊道,「嚯嚯哈嘿,嘿嘿哈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