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32章殺戮風波海(九爆)

魔道神徒
     第1530章殺戮風波海

    風門!

    丁浩跟著羽化真仙站在風門口,臉色震驚。

    他這麼多年來,也算是經歷豐富,見多識廣。

    可是也沒有見過如此奇特的景象。

    面前一個巨大的風幕,形成一個通天徹地的驚人屏障!

    站在外邊看一眼,都感覺嚇人,站在這個屏障之前,丁浩感覺到面前傳來的狂風,隨時要把自己捲走!

    而且,站在這裡,風聲如同萬道天雷,不斷響起,充斥耳中,轟轟隆隆,永恆不息!

    「這裡就是風門!」羽化真仙用意念給丁浩傳音,這裡實在是太吵了,如果開口,丁浩根本聽不見。

    「好強大的風元素!」

    丁浩臉色駭然,在來到這裡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單純的風元素,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羽化真仙又道,「是很強大,總之這個風波海,來的非常的蹊蹺,上古記載之中這裡根本沒有風波海!」

    丁浩道,「我知道了,如果沒有上古記載的話,那麼這裡不但是危險,而且是神秘莫測的。」

    「不錯。」羽化真仙又傳音道,「不過我有一些經驗要告訴你,記住在風波海里,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方向!狂風之中,可能有風刃,看不見摸不到,有可能會受傷!不過最關鍵的是,千萬不能失去方向!有的時候,寧可受傷,也不能迷失!在風波海最危險的不是受傷,而是迷失,如果迷路以後,慢慢就會迷失自我,最後成為風海行屍!」

    「什麼,風海行屍?」丁浩臉色震驚,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

    羽化真仙道,「不錯,雖然我在風波海也呆過很多年,甚至仙根都因此改變,不過我對這個神秘區域的由來和秘密還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唯一明白的,就是千萬不能迷失!記住,千萬不能迷失!」

    重要的話說三遍,羽化真仙也不知道說了多少遍。

    丁浩點頭道,「羽化老師,我知道了。」

    羽化真仙也點頭道,「那你進去吧,不要急,好好修鍊,把你的本尊肉身凝練到最強,達到蛻變期的巔峰,然後再出來!等你出來的時候,恐怕天門山上的天門就會打開,到時候你就可以直接合體,然後進入大乘期,到時候也可以進入天門一試!」

    羽化真仙為了給丁浩信心,也給丁浩畫了一幅大好的藍圖。

    說起來,這個藍圖確實很誘人。

    「羽化老師,我進去了,你們也要保重啊!」

    「去吧去吧!」

    在羽化真仙的目送之中,丁浩一頭扎進風幕之中,「風波海,我來了!」

    呼!

    進入風門之後,狂風呼嘯,腳下掀起滔天巨浪,回頭觀看,一切都已經消失不見。

    視線之中,只有無邊的風暴!

    嘩啦!

    狂風把海水卷到幾千米的高空,然後轟然灑落,如同一陣暴雨,每一顆雨滴都帶著相當強大的威力。

    「紫皇甲!」丁浩身影一振,紫色的紫皇甲從他體內出現,保護住他的身體。

    啪啪啪!

    一顆顆如同子彈一般的雨點打在他的紫皇甲上,這些雨點頓時被震碎,粉身碎骨。

    與此同時,丁浩大手一抬,一塊玉柬出現在他的手心,他用心念一掃,「這是風波海之中的地圖,我在這裡……」

    丁浩找到自己的位置以後,立即判斷出自己的父母所在之處。

    「丁叔的記載上寫著,我的父母應當在風波海之中相對安逸的五大暴風眼之中的一個!」

    「那我現在,就前去這個暴風眼!」

    說完,一個穿著紫色戰甲的身影,一頭扎進狂風呼嘯的世界之中。

    暴風眼!

    風波海之中,最平靜的,就是暴風眼。

    無論周圍的暴風有多麼的恐怖,暴風眼之中,永遠都是那麼的安靜。

    在這裡有平靜的淡藍色的海灣,幾座小島點綴其間,外邊雖然是狂風巨浪,可是這裡卻是一場的安靜,偶有浪花,打在小島的岩石上,頓時碎成無數雪白色的雪花一般。

    在這幾座小島上,都有一些小房子,這些石頭建成的石屋前邊,有的種著幾畝靈田,有的則是放上幾張石桌石椅,又或者駕著一座金屬的青銅丹爐,正在冒著寥寥青煙!

    暴風眼彷彿是風波海之中的世外桃源,看著遠方黑沉沉的狂風和看不到邊際的巨浪,而眼下卻是安靜閑適,倒是一份特別的景象。

    不過就在今天,這一片安逸閑適,卻是被一群真仙強者闖進打斷了。

    轟!

    幾個身影從暴風區域沖了出來,這些人經過長途飛行,臉上已經略微有了疲倦之色。

    領頭的一個年輕真仙強者臉色陰沉,看著面前的幾座小島,陰惻惻道,「真的沒想到,丁浩的父親丁浪,當初被丁叔送到了這裡!這個傢伙在這裡悠閑了將近一千年,倒是快活日子!」

    「盪劍真仙,我們這次抓到丁浪,該怎麼處理?」開口的是一個有氣勢的中年人,如果丁浩在這裡,肯定也認識,這個就是丁家家主丁天仇!

    盪劍真仙冷哼道,「還能怎麼處理?直接殺死!」

    丁天仇猶豫道,「可是現在無敵祖先已經……」

    丁滄海在戰鬥之中死掉,這對於丁家外脈來說,是一個無比沉重的打擊!

    所以現在丁天仇行事,也不得不多考慮一些。

    「正是因為無敵祖先死了,所以我們更加的要下手狠辣!」盪劍真仙道,「其實無敵真仙在這次出發之前,他就和我談過!當時他就說了,如果他有不測,為了我丁家外脈,就更加的要找到丁浪,將其殺死!」

    「為何?」丁天仇有些難以想通。

    丁百盪道,「道理很簡單,因為丁浪是丁家正脈血統最純正的一個!如果我們殺死丁浪,丁家正脈就永遠翻不過身!否則的話,讓丁浩他們把丁浪接回去,那我們丁家外脈就徹底完蛋了!」

    「原來是這樣!」

    丁天仇現在清楚了,丁滄海活著,丁浪必須死;丁滄海死了,丁浪就更加必須死!

    丁天仇想到這裡,雙目之中也有了決絕,「沒錯,就算是日後丁叔不容我們,為了丁家外脈,我們也必須把丁浪給殺死!」

    「不錯,殺!」

    當下,這一行丁家強者,三名真仙,帶著十多名合體期的強者,其中更有丁天仇這種合體期大圓滿的強者,奔向暴風眼之中的三座小島。

    「小島上的修士,全部過來集中,我們丁家有話要問你們!」

    三座小島上,一共也只有七名常住修士,三男兩女還有兩個孩子。

    「不對呀,只有你們七人嘛?」丁天仇和丁百盪仔細觀察一番,這七個人都不可能是丁浪夫婦。

    這七名修士最強的合體初期,最弱的兩個孩子,才是金丹期的修為。

    他們連忙行禮道,「見過各位前輩,這裡就我們七人生活,雖然經常有過路客經過,可是常住的就我們七人。」

    「胡說八道!」丁天仇臉色陰沉,冷道,「那我問你們,丁家丁浪,何曾住在這裡?」

    「什麼丁浪,我等不知道啊。」這幾個人都是莫名其妙。

    丁百盪一抬手,就把丁浪的畫像給放了出來。

    看見這畫像,這幾人還是茫然搖頭,其中一人道,「諸位前輩,我們最早來到這裡的,也就住了三百年而已!再早的事情,我們就不清楚了!」

    「你們居然還敢隱瞞?」丁天仇目中射出陰冷,一擺手,「去給小孩子搜魂。」

    五名大人之中的女子連忙走出來,哀求道,「小孩子才幾歲,他們根本沒有記憶,求你們放過小孩子……」

    「滾!」丁百盪一腳將這女子給踹飛,喝道,「搜魂!」

    還別說,這一搜魂還真的搜到了。

    出手的是丁家鋤奸隊的賴衣真仙。

    上次丁家在狂盟誣告丁浩,最後慘敗,丁天仇和賴衣真仙更是被剝奪資格,開除出狂盟!所以這賴衣真仙,也是恨極了丁浩!

    他在這小孩子的魂魄之中一搜,頓時眉頭一動,「搜到了!就在三個月之前,我們丁家密探過來探聽情況!不過卻是被丁浪等人敏感的發現了,於是丁浪夫婦,逃入了更深的風波海之中!」

    「原來如此,他們倒是精明的很!」丁百盪的臉上露出猙獰之色,看著面前幾人道,「你們幾個和丁浪夫婦一起住了那麼多年,竟然還想要瞞我們,當真是找死!」

    「饒命啊!」在場的幾名修士,都是嚇得臉上變色。

    不過丁家這些人,早就已經喪失人性,丁天仇冷哼道,「全部處死!」

    當下,丁家強者全部出手,把這七人不分大人小孩,全部殺死,隨便扔在一個石屋之中。

    「可惡,丁浪夫婦逃走了,而且這七人也不知道他們逃到哪裡。」丁天仇咬牙切齒的罵道。

    「這風波海無非就是那幾個暴風眼,我們繼續查找!」丁百盪冷笑道,「只要他們不離開風波海,總要被我們找到!」

    這時賴衣真仙道,「我聽說,丁浩這次很可能要來尋找他的父母,而且丁叔忙於接手丁家商號不可能跟來!所以我們不如埋伏在這裡,把丁浩給殺了!」

    他實在是太恨丁浩了,所以這才想出這種計策。

    「丁浩不過是一個合體三層!」丁百盪森然道,「賴衣真仙你帶三個人留下阻擊丁浩,其他人都跟我走,我們繼續尋找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