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41章小孩子心思

魔道神徒
     第1539章小孩子心思

    風波海的核心,風力更大,一不小心,就會迷失航向。

    「這次多虧了風刃梭!」

    丁浩站在風刃梭上,一路前行,劉奴已經在其中留下了詳細的地圖和航線,讓丁浩不會在風暴之中迷航。

    「也不知道劉奴兄有沒有找到海妹。」

    這一路上,丁浩心中也頗為擔心,不過他也不知道劉奴他們到底怎麼樣,也只能把這份擔心放在心中。

    「前方的目的地,是一個小型的暴風眼,非常隱蔽,很可能是我父親躲藏之處。」

    在風波海之中,地形非常的複雜,人類修士想要長期生存的地方,就只有暴風眼。

    可是暴風眼也有大小,也有固定和短暫,這些對於風波海外邊生活的人來說,根本都是千金買不到的!

    「這次多虧了遇到劉奴他們。」

    「不但給我標出了地點,而且甚至還把住在那裡的人名都留下了。」

    說話之中,丁浩突然就感覺到眼前光影一亮,已經進入了暴風眼。

    回頭看暴風,就好像青色的波浪,有著無數的波紋,正在瘋狂的盤旋,而在暴風眼之中,卻是一片靜謐。

    這一片要比三島那個暴風眼小很多,只是一片小小的海域,和一座孤零零的小島。

    不久以後,丁浩已經站在了小島上。

    這座小島非常的小,甚至隨著波浪的起伏,它就好像一個礁石一樣,在白色如雪的海浪之中浮浮沉沉。

    「若是外人,恐怕根本不知道這裡有一個洞府。」丁浩根據風刃梭之中記載的內容,來到這小島中央的某一處,這是一處看上去很平坦的海灘。

    當這片海灘露出海面的時候,丁浩拿出一張金鈴符打了進去。

    「水儀道友,在下丁浩,是劉奴海妹介紹來的。」

    這裡的洞府非常的隱秘,若是外人,根本無法發現。而且就算是你發現,任憑你打進多少金鈴符,水儀太一也不會開門。

    不過因為是熟人介紹來的,很快,面前的海灘裂開,海水嘩嘩的倒灌進去。而在白色的海水之中,一名白衣女子如同臨波仙子一般走了出來,水儀太一長相很美,很怕外人騷擾,因此不願意接待一般人。

    「丁浩道友,所來何事?」水儀太一問道。

    丁浩連忙道,「在下是劉奴他們介紹來的。」

    「我知道,有何事呢?」水儀太一秀眉微皺。

    丁浩又道,「是這樣,我來尋找一個人他叫丁浪,想要問問,最近他有沒有來過?」

    「找丁浪?」水儀太一冷哼道,「丁浪他有道侶,你跑我這兒來找他幹啥?」

    水儀太一,說完就要返回洞府之中。

    若是別人說不定就會被頂得無話可說,不過丁浩曾經聽劉奴說過,這水儀太一和自己的父母關係都很好,和丁浪更是紅顏知己一般,丁浪釀造的酒都從水儀太一這裡取水,所以丁浪決定有可能來過這裡,甚至隱藏在這裡!

    「水儀太一,你且慢,或許你還不知道我是什麼人。」丁浩連忙又道。

    「你是什麼人?」水儀太一終於回頭問道。

    丁浩這才微笑道,「我是丁浪和蘇綾的兒子,我叫丁浩,當初丁家變故,把我放在下界寄養,如今幾百年過去了,我也長大了,因此來尋找父母。」

    「什麼?」聽丁浩這一說水儀太一頓時傻站在那裡,吃驚道:「你就是他們的孩子?」

    丁浩點頭道,「正是。」

    「我早就聽綾姐姐說了無數次……」水儀太一先是一驚,不過又是相當警惕的看著丁浩,問道,「你有什麼證明?我可是聽說了,最近有一些人,想要對丁浪夫婦不利!」

    丁浩嘿嘿笑道,「水儀太一,你看看我這長相,還需要其他的證明嘛?」

    丁浪是丁家正脈,長得很像丁飛揚;而丁浩也長得很像丁飛揚,這父子二人自然很象。

    水儀太一這才點點頭,道,「孩子,你終於來這裡了!我聽你的母親說了幾百年,她也擔心了幾百年,不知道你到底生活的怎麼樣,她還說等以後有機會,一定要下去把你找回來!可是沒想到,現在你竟然先找來了!恩,合體三層了,修為不錯啊。」

    丁浩發現找對了人,心情也是大好,笑道,「一般般了,合體三層而已。」

    水儀太一忍不住掩嘴笑道,「你這孩子眼光不低啊,合體三層還一般般,都快趕上我了!」

    丁浩心說,雖然我資質合體三層,可是我實力已經遠超合體期了好不好?

    水儀太一又道,「那既然如此,你進來說話吧。」

    當下,丁浩跟著水儀太一進入她的洞府。

    水儀太一是水系仙根的修士,她的洞府之中,也充斥了海水,就跟水晶宮一般。

    她在水中自由的行動,衣裙也是經過特別打造,在水中和平地上一般,不會產生什麼濕身的效果。當然了,丁浩聽說這是他爹的紅顏知己,他也不會胡思亂想。

    「丁浩,你恐怕不是很喜歡這種到處是水的洞府。」說到這裡,水儀太一雪白的雙臂猛然一開,洞府之中的海水,竟然全部聽話的散去。

    隨即,兩人坐下,水儀太一拿出一壺酒笑道,「你還沒有嘗過你父親釀的酒吧。」

    丁浩嘗過丁家的丁默老酒,可是喝到自己父親的酒之後,才感覺到,這酒比丁默老酒更醇更甘,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總是比丁默親手釀造的還好喝。

    水儀太一一邊給丁浩斟酒,一邊笑道,「前些日子你父親丁浪和母親蘇綾確實來過,也甚至在我這裡住了幾個月!不過後來有消息傳來,說三島那邊的幾戶修士都被殺了!丁浪大哥感覺到對方一定是沖著他來的,因此不願牽連我,帶著蘇綾姐姐,又進入了更深的風波海之中。」

    「更深的風波海!」丁浩想到了什麼。

    當初羽化真仙就給他說過,要想進入風波海打造自己的本尊肉身,最好就要找到風海核心!羽化真仙在風波海曾經有一番奇遇,就是偶然遇到了風海核心,所以風海核心也改造了他的仙根!

    「難道我的父親就是前往風海核心了?」丁浩又問道。

    水儀太一點頭笑道,「你說的沒錯,丁浪和綾姐姐就是前往風海核心!風海核心和我們這不一樣,我們這裡是風波海,還有海。可是風海核心,那裡就根本沒有海洋,那裡就完全是風的世界,是風的海洋,沒有邊際也沒有落腳之處!」

    「不是吧。」丁浩震驚道,「連落腳之地都沒有,我父母過去幹什麼?」

    水儀太一道,「丁浪大哥他一是不願意牽連於我,二是他也想要趁此機會,磨練自己,逼迫自己突破!風海核心雖然沒有邊際也沒有落腳之處,可是那裡是一個絕佳的修鍊之地!他和綾姐姐正是進入那裡苦修,想要成功突破!」

    說到這裡,水儀太一美眸之中流出感慨,「臨走的時候,綾姐姐還說了,等她有了足夠的實力,離開風波海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們的孩子給找到!」

    「是嘛。」丁浩目中,也滿是親情。

    本來他對這對父母還有那麼一絲絲的隔膜,可是聽見這麼多年父母一直在記掛自己,他的心裡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力量,把他和父母緊密的聯繫在一起。

    正在兩人都大為感慨的時候,水儀太一的臉色猛地就是一驚,「又來人了!」

    「什麼?難道是丁百盪和丁天仇來了?」丁浩臉色震驚。

    如果是丁百盪他們來,這事情就有點麻煩。

    「不是,是一個人。」

    外邊的海灘上,一個身影茫然站立,臉色驚惶,感覺如同是喪家之犬。

    這個身影有著合體期大圓滿的修為,不過他並沒有發現腳下的這個洞府,他左顧右盼開口罵道,「可惡,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暴風眼,竟然是這樣的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

    通過一片水鏡,丁浩看著外邊的這個人,臉上浮出森然之色。

    「你認識他?」水儀太一問道。

    丁浩咬牙切齒道,「我當然認識他!他姓曹,是賴衣真仙的幫凶!正是他們殺死了三島上的七個修士,連一個孩子都沒有放過,這個姓曹的就是一個殺人兇手!」

    當時,賴衣真仙帶了三個人偷襲丁浩,當時這個姓曹的太一逃走了,沒想到,鬼使神差的,竟然在這裡遇到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丁浩本來就要找這個人,沒想到他竟然送上門來了!

    「啊?就是他殺的?」水儀太一撫撫高聳的胸口,嘆道,「好兇惡,合體期大圓滿,距離真仙只有一步之遙!如果丁浪大哥在就好了,有了丁浪大哥,加上綾姐姐和我,也足以幹掉他!」

    丁浩差點暈倒,「不是吧,要殺掉這個傢伙,哪裡需要那麼多人?」

    「怎麼不需要?」水儀太一白眼道,「丁浪大哥也是合體期大圓滿,剛好和他打一個平手!然後我和綾姐姐都是合體後期,然後我們出手襄助,就可以擊殺此獠!」

    丁浩再次差點暈倒,「水儀姐姐,你難道沒有聽說過四個字,越級擊殺嘛?」

    「越級擊殺?」水儀太一哧了一聲,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哪有那麼多越級擊殺?修為就是修為,修為和實力是成正比的,修為不如人,整天想著越級擊殺,這說明你就是小孩子心思!」

    丁浩呻吟道,「水儀姐姐,我真的不是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