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42章污點證人(150票加更)

魔道神徒
     第1540章污點證人

    水儀太一把丁浩當成小孩子,不允許丁浩冒險。

    不過她的想法也是正常的,她是合體五層的修為,丁浩是合體三層的修為,而外邊的曹太一,卻是合體大圓滿的修為!

    按照正常的情況來說,他們兩人加起來,也絕對不是曹太一的對手!

    「水儀太一,你就相信我吧,我真的可以越級挑戰的!」丁浩苦笑道。

    「不行,你是丁浪大哥的兒子,如果在我這裡有一個閃失,那怎麼辦?」水儀太一還是堅持不相信,冷哼道,「就算是越級挑戰,那也有一個限度。打個比方,你現在是合體初期,如果你挑戰合體中期,我也就答應了。可是外邊的那是合體大圓滿,了不得,我都不敢招惹,你一個小小的合體初期還想要挑戰,真真的找死!小孩子心性,也不知道這幾百年你怎麼過來的。」

    「對呀,我這幾百年不也過來了?」丁浩失笑道,「水儀太一,告訴你吧,就在不久以前,我和劉奴兩個人聯手,還幹掉了一個真仙!就是賴衣真仙!這個曹太一的老闆!」

    兩個合體期幹掉一個真仙,對於這種說法,水儀太一賞賜給丁浩一個好看的白眼,還有兩個字。

    「吹牛。」

    丁浩吐血,「水儀大姐,水儀大嬸,我真的沒有吹牛啊!這種事有什麼可吹牛的?」

    「這種事當然可以吹牛。」水儀太一道,「我這裡可是很隱秘的,如果你出去,那曹太一就發現了,到時候我們倆都有危險!他太強大,我們還是躲著比較好,不要冒險!」

    丁浩苦笑道,「真的不冒險,我幹掉這個曹太一真的是輕輕鬆鬆,不會有人發現這裡的。」

    被丁浩一番勸說下,水儀太一還是有點信了,又問道,「當真?」

    「當然。」丁浩怕她不信,拿出狂盟令牌來給她看。

    還別說,水儀太一雖然久居這裡,可是還認識狂盟令牌。

    「你才合體三層,就已經是狂盟成員了?還有幾億的積分!」水儀太一有些震驚。

    丁浩奇道,「水儀大姐,想不到你也認識狂盟令牌。」

    「這有什麼不認識的。」水儀太一道,「以前有一個想要追求我的修士,合體後期他也是狂盟成員,整天拿著這塊令牌得瑟,說他如何如何了得,在狂盟之中有百分之零點三的表決權!」

    說到這裡,她又問道,「小浩子,你有多少表決權?」

    丁浩差點暈倒,「水儀姐姐,你還是叫我丁浩吧,我最怕人叫我耗子。」

    「好吧,是浩瀚的浩,又不是耗子的耗。」水儀太一哧了一聲,又問道,「快說呀,你有多少表決權?之前那個修士說了,在狂盟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表決權,沒有表決權什麼都不是!」

    丁浩感覺這個水儀太一真的有點甜白傻的意味,當下嘿嘿笑道,「其實你這個追求者說的沒錯,在狂盟之中最重要的,就是擁有表決權的數量,如果沒有表決權,就算是狂盟正式成員,那也不酸什麼。」

    「那你有多少?」水儀太一斜著眼看他道,「該不是太少,不好意思說吧?」

    丁浩道,「怎麼可能?我的狂盟正式成員,是經過特批,按照第一名的標準計算!」

    「第一名的標準,我聽說過,那你就是有百分之一的表決權?」水儀太一頓時有點震驚,她認識的那位男修士,牛逼哄哄,不過也只有百分之零點三。可是丁浩這才合體三層的小小晚輩,竟然有百分之一的表決權。

    「不是……」丁浩尷尬。

    「哦,我就知道你沒有那麼多。」水儀太一撫撫高聳的胸口,又問道,「那你有多少?」

    看著好奇寶寶一樣的水儀太一,丁浩道,「我本來是百分之一,可是後來消滅仙靈族有功,因此狂盟又獎勵了百分之三,所以現在是百分之四的表決權,目前在整個狂盟來說,我算不上第一,也是第二權重的成員……」

    「什麼?我天!」水儀太一摸著自己的胸口,幾乎要暈倒了。

    因為之前那個男修士實在給她的印象太深了,感覺百分之零點三就很了不得了!

    人類世界所有的重大決策,他都有百分之零點三的表決權,那還不厲害?

    可是到了丁浩這裡,竟然一下變成了百分之四!還是狂盟數一數二的權重股!要知道,這是可以審議人類生死存亡的決定權,幾千名的狂盟正式成員,百分之四的份額,已經可以嚇死人了!

    「你是不是騙我,吹牛吧?」水儀太一美眸目瞪口呆看著丁浩。

    「騙你幹什麼?」丁浩道,「我的老師羽化真仙是人類第三段真仙之中最有威信的一個,我還得到了飛揚真仙留下的遺寶,幫助奪回天門山和消滅仙靈族第二代皇者,這些都有我的份,憑我做過這些,百分之四的表決權真的不多。」

    「什麼?你竟然做過這麼多事情!」水儀太一看著眼前的少年,重新打量,美眸之中竟然有淚水滾落。她伸手摸摸丁浩的肩膀道,「沒想到你這麼有用,丁浪大哥和綾姐姐如果見到你一定要開心壞了!幾百年了,也長大成熟了……」

    丁浩見她越說淚水越多,連忙伸手幫她擦拭,道,「水儀姐姐,你別激動,我還做過很多事兒呢,你這一哭我都不敢說了。」

    「你這小子,這麼能幹。」水儀太一自己擦擦眼淚,又用白白的小手拍了丁浩一下。

    丁浩心說,這水儀太一有點意思,也不知道自己老爹和她相處這麼多年是怎麼把持得住的?

    不過丁浩是晚輩,也不敢亂想,當下看看水鏡,又道,「那水儀姐姐,你就放我出去吧,不然這個姓曹的殺人兇手要跑了!風波海之中,如果他跑了,很可能就找不到他了!」

    雖然丁浩說了半天,可是水儀太一還是有點不信,再次確認道,「你真的可以越那麼多級挑戰?」

    丁浩苦笑道,「我真的可以!而且我和這個姓曹的交過手,他就是被我打跑出來的。」

    水儀太一還是半信半疑,合體三層挑戰合體大圓滿,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丁浩實在要求,她就只好打開陣法,讓丁浩出來。

    咕咕咕!

    海水翻滾,地面裂開,數量驚人的海水倒灌進洞府。

    突然出現的景象把曹太一嚇了一跳,他連忙後退幾步,就看見一個女子的身影浮了出來。

    看見這女子的修為和長相,曹太一眼睛一亮,心說想不到風波海還有這種佳人!自己剛好沒處去,如果裹挾了這個女人,就住在這個隱秘的洞府之中修鍊個幾百年,倒也是不錯的選擇。

    不過他的邪惡想法還沒有結束,就看見又一個少年的身影出現了……

    「艾瑪呀……」曹太一看見丁浩,根本沒戰鬥的勇氣,扭頭就逃。

    丁浩冷哼道,「曹太一,你埋伏我,又殺了那島上的人,我怎麼能饒你!」

    「不要,那些人都是盪劍真仙天仇家主殺的……」曹太一倉惶逃走。

    丁浩扔出風刃梭,也跟著一頭扎入了風暴之中。

    看著丁浩飛走的身影,水儀太一撫撫高聳的胸口,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和丁浩一起出來,就是怕丁浩一個人干不過曹太一。不過現在一看,好像真的如同丁浩所說,這個曹太一見到丁浩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根本嚇得屁滾尿流。

    「沒想到這小子還真的有點本事!」水儀太一自言自語說了一句,又想到自己剛才在晚輩面前嘩嘩的流淚,白嫩的臉上又浮出兩朵紅雲,「哎呀,我真的是沒用,丁浪大哥真的可以,生的兒子都這麼厲害。」

    進入風暴之中,曹太一就更加的逃不掉了。

    丁浩踏著風刃梭,無比的靈活,轉瞬之間,就跟上了曹太一。

    賴衣真仙都打不過丁浩,曹太一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對手,所以乾脆直接給丁浩就跪了,「丁浩道友,饒命啊!」其實他也想要偷襲丁浩,可是丁浩穿著全套的紫皇甲,他根本偷襲都找不到地方出手啊!

    丁浩冷哼道,「你殺別人的時候,怎麼不知道饒別人的命?」

    曹太一磕頭道,「我真的沒有殺那些人,我在丁家鋤奸隊就是混點小錢,一般殺人越貨這種事,我都盡量縮在後邊的……」

    丁浩也不管他,伸出手,按在他的頭頂,「搜魂!」

    這一搜魂,發現這個曹太一雖然不是好人,可是手中惡事也並不算多。

    丁浩從他的記憶之中,也把丁百盪和丁天仇等人的人數以及計劃,都摸清楚了。

    「想不到,他們這次準備充分,帶上了詳細的地圖,非要殺死我爹丁浪不可!」丁浩兩眼之中射出憤怒,「我爹怎麼招惹你了,非要這樣追殺,真是可惡!」

    曹太一磕頭道,「丁浩饒命啊,我真的沒殺他們。」

    丁浩冷道,「雖然如此,可是還不足以饒你的狗命!」

    曹太一臉色驚慌,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他連忙喊道,「丁家外脈和丁家鋤奸隊干過很多壞事,我都知道,我可以去狂盟指證他們!」

    丁浩聽到這裡,目光一動,點頭道,「這倒是一個好主意!」

    這次丁百盪等人是必死,可是丁家外脈還有很多罪人,丁浩不可能一一殺之!其中也還有很多狂盟成員,對付那些人,最好就是狂盟之中對他們判處懲罰!

    「好,我饒你一命,服下這顆傀儡蟲!」

    今天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