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53章拖延計劃

魔道神徒
     第1551章拖延計劃

    正在此刻,一名合體期的修士遠遠對著丁天仇使了一個眼色。

    「有事?」丁天仇立即起身,走了過去。

    「有什麼事情?難道是丁浪那邊有了新情況?」

    其實這幾年時間,丁天仇他們一直都不斷的派出探子,打聽丁浩他們那邊的情況。

    回來的這名合體期的修士彙報道,「家主,我們打聽到最新的情況,可能需要我們趕緊作出應對。」

    「什麼情況?」丁天仇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合體期修士道,「是這樣,我們打聽到丁浪已經成功突破進入大乘期,成就真仙,自號雲浪真仙!現在丁浪和蘇綾夫婦二人,已經和丁浩相認!我懷疑他們,很快就要從550號定風柱回來!如果那樣的話,他們就很可能經過我們這裡……」

    「這樣……」丁天仇的臉色無比的陰沉下來。

    本來他們這一次進入風海核心,是想要一舉殺死丁浪和他的全家。

    可是誰知道,半路上盪劍真仙要閉關突破。

    這也是一件好事兒,盪劍真仙突破以後,殺死丁浪父子就更容易的。

    但現在的關鍵是,盪劍真仙還在閉關……

    「絕對不能讓他們回來!」丁天仇臉色森然,陰沉道,「一定要拖延時間,等到盪劍真仙成功進入二段真仙,到時候就是他們的死期!」

    說到這裡,丁天仇回頭對著那幾個正在護法的真仙招招手。

    「家主,何事?」

    丁天仇把眼下的情況,和面前的幾位真仙一說。

    其中一名真仙冷哼道,「其實就算是盪劍真仙不出手,我們也足以蕩平丁浩這些正脈餘孽!」

    另一名真仙也跟著道,「不錯,他們那一方,現在只有一名真仙,其他的丁浩蘇綾水儀之流,都是合體期而已!而我們這裡,目前有還有五位真仙強者,就算是留下兩位真仙給盪劍真仙護法,那也還有三名真仙可以自由調動!」

    丁天仇想想點頭道,「那就請你們三名真仙出手,不求殺死丁浪丁浩,只要能拖延時間,讓盪劍真仙成功進入第二段,就是你們的勝利!」

    在場有三名真仙,對視一眼,都互相點頭。

    這三人都是丁家外脈的死硬分子,分別是赤焰真仙丁百焰、萬軍真仙丁萬軍和雨霖真仙丁烈霖!這三人都是第一段真仙,修為實力都是丁家外脈真仙之中的佼佼者,他們都是丁滄海培養出來,就算是丁滄海死了,他們也是一心要殺光丁家正脈!

    「還有這裡所有的合體期太一,也全部給你們調走!」

    當下,就留下丁天仇和另一名真仙兩個人給盪劍真仙護法,其他人全部都殺入風海深處,拖延丁浪等人的時間。

    赤焰真仙等人離開以後,互相也在一起合計了一下。

    「諸位,我們這裡有三名真仙,還有十名太一,全部都是好手!我們根本不需要拖延時間,直接大舉殺過去,把丁浪父子一家全部殺死!若是那什麼劉奴等人干涉,也一起殺死!」萬軍真仙冷哼道,「我早就看那丁浩不順眼了,什麼玩意兒,在狂盟牛逼哄哄,他算是什麼東西?」

    不過雨霖真仙卻是比較老成,搖頭道,「丁浪這麼些年一直隱而不發,而丁浩又出名的是難纏!我們千萬不可輕敵!別忘了,丁浩可是羽化真仙的弟子,如果羽化真仙給他點手段,我們還真的難以對付!」

    三人之中拿主的是赤焰真仙。

    赤焰真仙點頭道,「雨霖說的有道理,我們千萬不可輕敵。」

    「你們太保守了。」萬軍真仙冷哼一聲,又道,「那既然不殺過去,就拖延時間,我問你們,又怎麼拖延時間?」

    赤焰真仙陰惻惻的說道,「拖延時間最好的辦法,就是分而擊之,如果能把他們其中的一人或者幾人先捉拿在手中,到時候就可以牽著他們的鼻子走!」

    「不錯,我們剛好捉到了一名過路的太一……」三名真仙臉上都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

    550號定風柱下。

    「恭喜你們,一家三口終於團聚了!」看著這重逢的一家三口,水儀太一感動得先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蘇綾笑道,「好妹妹,我都沒有哭呢。」

    水儀太一抹掉淚水笑道,「我是高興啊,丁浪大哥成功突破,又找回了分別已久的兒子,你們這是雙喜臨門啊,太激動了!」

    丁浩笑道,「既然激動,那雲浪真仙就請我們喝酒吧!」

    雲浪真仙丁浪哈哈大笑,他在風波海之中,釀造酒算的上是一絕。能喝到他親手釀的酒,那都是不一般的朋友;外邊別人大肆吹噓的,其實大多是假貨!而且就算是丁浪自己煉製的酒,也有三六九等!

    一般煉得比較次,或者煉廢掉的酒,丁浪就會送給別人。

    而那些煉製最優質的好酒,他都是自己珍藏,得到自己拿出來飲用,捨不得給他人享受。

    不過今天不一樣了,今天丁浪的心情好,當下拿出一個酒葫蘆,笑道,「這是我煉製的無名美酒,為什麼叫無名,就是因為我不需要它出名,只需要給真正的朋友飲用。」

    丁浩說著,也分發了一些靈果。

    這些靈果也都是寒山的靈田之中所得,並不是百傷痊癒果,而是其他品種的果實,各有不同的口味,都是非常的美味。

    水儀太一吃了一口靈果,再喝一口無名美酒,搖頭贊道,「了不得,就這美味,放在風波海外,多少靈石也買不到!」

    她這話並沒有誇張,丁浪的美酒本來就是不外賣,丁浩的靈果更是天下獨一份,拿到外邊,那價值當真是嚇死人。

    丁浩也拿起酒葫蘆飲了一口,頓時臉色露出驚喜:「爹,你這酒比丁默親手釀的還要好上許多呀。」

    「丁默那個……」丁浪哧道,「當初和他一起,跟著太老爺學煉酒,每次煉完,太老爺都要誇我!而他每次都被判定為次品!就他那臭手藝,如果不是我離開丁家,哪有他出頭的份!」

    說到當年的事情,蘇綾嘆了一聲感慨道,「真是造化弄人,當初浪哥一心想要煉酒,根本也不想去跟丁家外脈爭奪什麼。可是滄海叔卻是始終容不下這正脈最後的幾根幼苗,非要趕盡殺絕!」

    丁浩聽到這些,也是相當感慨。

    如果不是丁滄海非要趕盡殺絕,自己老爹就不會離開丁家,說不定現在只是丁家的一個知名釀酒師傅。不過那樣一來,丁浩就不會進入九州小世界,來自地球的丁浩就無法奪取他的肉身!也不會發生如此的事情……

    想到這裡,大家都感覺到造化弄人,滄海桑田,誰能想到未來呢。

    大家喝著靈酒,就算是舉杯慶祝了。

    一邊飲酒,劉奴就開口問道,「丁浩兄弟,你有什麼打算?」

    自從上次丁浩說了那個故事以後,劉奴的心裡也頗有想法,他也想找到自我,就算是成為丁浩的奴僕,他也心甘情願,不然這種渾渾噩噩的日子實在是太無聊了。

    丁浩思索一下道,「我和你進入風海核心最深處的計劃不變,不過在此之前,我要把我爹娘他們送出風波海!」

    丁浪在風波海的煉體已經成功,而且現在外邊丁家是丁叔主持大局,甚至迎接丁浪夫婦的丁家人等,都到了風波海外邊在等待!所以丁浩就想要把丁浪和蘇綾給送出風波海,然後回頭,再和劉奴來探尋核心深處。

    不過丁浪卻是擺手道,「你們忙你們的,我要你送幹什麼?我在風波海之中,要比你熟太多了!我還是太一的時候,都可以在風波海之中隨意走,現在成為了真仙,難道還怕了不成?」

    丁浩道,「父親,你不要輕敵,丁百盪和丁天仇他們帶了不少人來追殺你,這些年雖然他們沒有出現,可是我懷疑他們就在附近,隨時會對我們出手。」

    丁浪笑道,「你多心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問你,我還沒有突破的時候,他們為什麼不出手?你們進入風海核心也有五年了吧,如果要攻擊我們,他們早就出手了!」

    其實丁浪哪裡知道,本來這些人是要出手的,可是在半途,丁百盪閉關了,這才耽誤了下來。

    丁浩道,「這個問題,我也無法回答,但是我總覺得他們不會輕易放棄!」

    「放棄是不會放棄,不過我懷疑他們是不是迷路了……」

    丁浪還沒有說完,蘇綾就打斷道,「好啦,兒子要送我們,這是一番好心。你不要兒子送,我要!就這麼說定了,浩兒把我們一直送出風波海,然後再忙他們的事情!」

    丁浪見到老婆發話了,也只能點頭道,「好吧,既然你要送,那就一起離開這裡吧。」

    可就在此刻,敏感的劉奴臉色一動,「誰?」

    眾人臉色一變,向著定風柱的一側看去,隨即,從那定風柱的後邊走出一個細皮嫩肉白白凈凈的年輕太一。

    看見這個男子,水儀太一臉色一動,吃驚道,「凄惶太一,你怎麼來了?」

    「這是什麼人?」丁浩奇道。

    水儀太一臉色尷尬道,「是我的一個朋友,我去跟他說幾句話。」

    看著水儀太一的表情,丁浩大概明白了,這個凄惶太一很可能是水儀太一的追求者!就是那種讓人無法拒絕的痴情種子……

    今天兩更,有點累,休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