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74章真邪發難

魔道神徒
     第1572章真邪發難

    丁浩吸幹了丁天仇,又吸幹了龍自真仙,最後把萬軍真仙也吸干。

    這才進入了合體期八層!

    「合體期八層了,也差不多了,我的修為高一點,寇熊真仙也不敢對我有什麼想法!」

    丁浩其實挺想要把二段真仙丁百盪也給吸干,那樣進入合體期九層都沒有問題。

    不過盪劍真仙實力很強,二段真仙要遠超一段真仙,這個事情還要從長計議。

    「丁百盪,你好好在裡邊呆著,等著我吸干!」

    丁浩冷哼一聲,離開天風石。

    「丁浩,混蛋,你這個小畜牲……」盪劍真仙在天風石之中撕心裂肺的吼叫,也是白費力氣而已。

    從天風石之中走出來,丁浩低頭看看自己,合體期八層,他現在的實力,對付一般的真仙,基本上十拿九穩。

    「好了,現在是到了進入天門山的時候!」

    不久以後,丁浩已經收了蟲巢戰艦,來到了天門山外。

    守門的正是寇熊真仙等人,他們都吃了丁浩的虧,現在看見丁浩修為又提升了,也不敢多說,讓丁浩進入空間裂縫之中。

    走進天門山,這個空間是一片幽暗的黑夜,空間之中有著連綿的山脈,在不少山脈的上空,放著不少光系的晶石。

    這些光系的晶石就好像天燈一樣,點在天空,照亮這方世界。

    丁浩進入以後,直接飛向空間最中央的那座高峰,那裡就是天門所在。

    來到高峰的峰頂,丁浩才發現,這裡坐了不少的修士。

    這些修士,無一例外,都是真仙以上的修為!

    而其中修為最高的,便是凝真仙會的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

    「你怎麼來了?」真邪真仙臉色一冷,睜開眼,又閉上了。

    丁浩不願意搭理這夫妻二人,目光一掃,發現一名叫做何元通的真仙,丁浩曾經在嬴政那裡見過此人,應該是五大家族的人。

    「元通真仙。」

    「丁浩道友,何事?」何元通也不敢和丁浩擺譜,連忙站起來。

    丁浩這才問道,「最近十來年我都在閉關,不太了解我老師情況,想要問一下,我老師進入天門以後,目前是什麼情況?」

    「哦。」何元通道,「你的老師羽化真仙,進入天門已經整整五年零十一個月,目前音訊全無!」

    「什麼?這麼久!」丁浩臉色巨震,看看那死死關閉的天門問道,「我們能做什麼?難道就這樣苦苦等待?」

    「目前只有等待。」何元通道,「天門千萬年來,第一次打開,羽化真仙擔心其中有著巨大的風險!所以他特別叮囑,在他出來之前,主要讓其他任何人進入!」

    說完,何元通又指著眾位真仙守護的中央祭台上一塊玉柬道,「這是羽化真仙留下的生命玉柬!如果他在天門之中隕落,這玉柬就會破碎!所以我們現在就在等待,不是他出來,就是玉柬破碎!如果這兩者都沒有發生,我們就繼續等待!」

    「哦,是這樣。」

    丁浩點點頭,畢竟天門千萬年第一次打開,其中有什麼改變都很難說,老師這是用自己的性命,來給族群所有的修士探路!

    「那我們就什麼都不能做嘛?」丁浩又問道。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守護羽化真仙的玉柬,每一年輪換一班,今年是真邪真仙帶領我們輪值。」

    「原來是這樣。」

    丁浩皺了皺眉頭,感覺大家都坐在這裡,也是挺無聊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紫凝真仙氣勢洶洶的站了起來,指責道,「丁浩,我來問你!你這些年月是不是在風波海修鍊?」

    丁浩在風波海這件事也瞞不住人,點頭道,「不錯,我就是在風波海修鍊。」

    「那就好。」紫凝真仙又道,「我們凝真仙會最近收到情報,說風波海突然整個崩潰,害得在風波海修鍊的修士們都無法繼續修鍊下去!」

    丁浩道,「確有其事。」

    紫凝真仙臉色陰冷看著丁浩道,「難道你不想對著我們解釋一下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嘛?」

    丁浩頓時不爽,白眼道,「風波海崩潰了關我什麼事兒,我解釋個毛啊?紫凝真仙,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情況,難道我丁浩走到哪裡,就要對哪裡負責?」

    「不關你事?」紫凝真仙浮出一絲冷笑,道,「我可都聽說了,其中有一部分修士,被你收入一個空間寶物之中,然後又被放了出來!人家都說,是你丁浩收取了風波海之中的什麼寶物,然後才造成風波海崩潰的!本來我還不太相信這種說法,可是我來問問你,你手上戴的戒指是怎麼一回事兒?」

    丁浩手上的一枚戒指,就是天風石所化!

    天風石的特性,就是外邊包著一層風幕。

    所以丁浩來到天門山上的時候,大家都發現了這一點,不過也都沒有往那方面去想。

    可是紫凝真仙是個女人,聯想力豐富,這麼一想,就猜到丁浩手上的戒指和風波海之中的寶物有關係,這才跳出來發難。

    被紫凝真仙這一說,在場的真仙們都睜開眼,目光都集中在丁浩手上,其中更是直白者,目光帶著貪婪一點都不掩飾。

    丁浩心中大怒,這女人可真夠煩的。

    「紫凝真仙,我手上戴什麼戒指,這關你什麼事兒?風波海崩潰,又關你什麼事兒?風波海又不是你家的!我還明白告訴你了,我手上這個戒指,就是風波海之中得到的!天下之寶,而且是無主之寶,我得到就得到了,我要給你什麼解釋?」

    丁浩現在是狂盟正式成員,站在一眾真仙面前,毫不犯怵,他才不相信凝真仙會敢殺他奪寶。

    而且就算是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同時出手,丁浩勉強逃走的實力還是有的。

    「你這句話說的不對。」真邪真仙看看丁浩手上的戒指,目光閃動。

    現在看來,這個戒指和龐大的風波海有關係,風波海在那裡一千萬年,多大的區域都在其控制之中,想想就知道這個戒指的珍貴程度!

    真邪真仙站起來道,「風波海雖然不是我凝真仙會的,可是卻是整個人類族群的!本來大家都可以在其中修鍊,尤其是那些體修妖修,都可以在其中煉體!而你倒是好,奪走了風波海之中的定風之石,導致整個風波海崩潰,讓千千萬萬的體修妖修無處修鍊,你簡直就是人類族群的罪人!」

    丁浩被真邪這一說,心中氣得要死。

    這個真邪真仙簡直就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更可氣的是,那些六奴放出來的修士!

    丁浩放他們離開,就已經對得起他們了,可是他們還跑出來到處宣揚,弄得自己惹上麻煩。

    真邪真仙說完,又對老婆使了一個眼色,他們夫妻一向都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紫凝真仙很明白的開口道,「丁浩,念在你年紀尚輕,不太懂事兒!我看就這樣,你把你得到寶物拿出來!當然了,我並不是想要,我要你拿出來交給狂盟!由狂盟的所有強者一起來鑒定鑒定,這個到底是什麼樣的寶物,為何能產生如此強大的風波海!」

    紫凝真仙這貌似公正的要求,得到了現場一片響應。

    不少真仙紛紛開口,其中也有幾個老仙,捋著鬍鬚道,「紫凝真仙的提議不錯,如此重寶豈能落在一個小兒手中?當真是開玩笑!理應交給狂盟來決定!」

    丁浩大怒,老子辛辛苦苦得到的寶物,憑什麼交給狂盟,你們出去探寶得到的寶物,也會交給狂盟嘛?

    「諸位,我看你們真的是一個比一個不要臉!」丁浩怒道,「你們出去探寶,得到的好寶哪個不是藏在自己身上?九重天這麼多仙遺,被你們探索開發的還少嘛?我也從來沒見任何一個人,把自己探寶得到的物品白白交給狂盟!」

    真邪真仙道,「當然不是白白上交的,你交給狂盟,我會建議狂盟給你象徵性的頒發一些戰功,另外還會給你頒發榮譽證書。」

    「你做夢!」丁浩在地球的時候,就見過不少不要臉的,打著國家集體的旗號,把別人得到的寶物剝奪。在這個世界上,他是絕對不會讓這些人得逞,更何況天風石關係到他合成魔尊舍利,說破天去,他也不會交給任何人。

    真邪真仙的臉色頓時難看了下來,陰冷道,「丁浩,你毀壞風波海之罪還沒有處罰你,你還要執意拿走定風之石,難道你就不怕狂盟降罪嘛?」

    「你們可真的是不要臉!」丁浩心說你們可以胡說八道,老子就不可以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嘛?當下冷笑道,「你們知道這定風之石哪裡來,這是我丁家祖宗丁飛揚留在風波海上的,這東西本來就是我丁家的東西!我現在拿回來,天經地義!那些妖修體修,這麼多年在風波海之中修鍊,老子不收他們修鍊費用,就已經對得起他們了!難道別人給他們免費使用,現在想拿回去還不行了?」

    「這……」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頓時目瞪口呆,沒想到丁浩這小子如此狡猾,眨眼之中想出這樣一個說法。丁飛揚躺在時空棺材里不知道多少年了,誰知道丁浩說的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