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594章丁默叔(50票加更)

魔道神徒
     第1592章丁默叔

    「浩兒呀,你今天可真的給爹娘掙了臉呀!」

    忙碌的一天過去,丁浪夫婦把諸位真仙全部都安頓下來,入夜以後,一家人這才在丁家後院真正的相聚。

    「哈哈,其實今天的事情,我也是挺意外。」丁浩其實也沒想到,今天會來這麼多的真仙。

    蘇綾道,「不管怎麼樣,今天多虧你了!我看那些丁家商號的管事,今天跟你爸說話的口氣都不一樣了!」

    丁浩一聽瞪眼道,「怎麼?難道他們之前還有不敬?對於這些不聽話的管事,全部開除,趕出丁家!」

    「算了算了。」丁浪擺手道,「這些管事雖然之前有些懷疑我,可是都是一些堪用之才,都能獨當一面,人家只是懷疑我的能力,現在我證明了自己的能力,還有你的人脈,相信他們也會全心全意擁戴於我!」

    「好吧,總之經營上我不太懂,以後商彩雲可以來幫幫忙。」丁浩手下經營最厲害的,就是商彩雲了。

    蘇綾一聽說女修的名字,低聲問道,「兒啊,小魚這不錯的,你可不要朝三暮四的!」

    丁浩道,「娘,沒有。」

    冷小魚也道,「娘,你放心吧,我管著他,他才不敢。」

    「那就好。」蘇綾對於自己的這個兒媳婦還是很滿意的,很乖巧。當然了,如果蘇綾知道自己的兒媳婦曾經殺人如麻,估計她要嚇死。她又對身邊的閨密水儀太一笑道,「水儀,你是浩兒的姑姑,小魚這孩子不錯吧。」

    「不錯不錯,當然不錯。」水儀太一賠著笑說道,心裡卻是暗罵,想不到丁浩這小子竟然早就有了道侶,壞東西,跟他爹一樣,唉,罷了!當下她心裡難受,只有把小碧給抱起來,笑道,「我還是最喜歡這個小丫頭,這可是孫女輩了。」

    丁浩聽這一說,又笑道,「爹娘,水儀姑姑,其實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小魚已經懷孕了,還是個雙胞胎,龍鳳胎!」

    「是嘛?」蘇綾和丁浪兩個人眼睛猛地一亮,頓時狂喜,「哈哈,哈哈哈,我們要做真正的祖父祖母了!哈哈,太好了!」

    雖然小碧也是孫女,可是小碧畢竟不是親孫女。

    而現在丁浩說出來的,無疑是最好的消息。

    丁浪則是更重視傳承,頓時目中含淚,對著天空嘆道,「諸位丁家正脈的列祖列宗,你們看見沒有,丁家正脈沒有絕種!現在又有了新的一代,是正宗的丁家正脈的傳承!」

    丁家正脈,到了丁浪他們這一代,就只剩丁浪一個人。

    其他都被丁滄海他們殺了,丁浪最擔心的就是丁家正脈沒有後代傳承,現在丁浩有了子女,丁家正脈就可以再次傳承,綿延不絕!

    「大喜事啊!」一直負責招待的丁家總管事聽見了,也上來含淚行禮,又道,「家主夫人,今天真的是喜事一個連一個,早晨我對家主頗有些不敬,家主多擔待!」

    這總管事也挺滑頭,早不來道歉,遲也不來,就在大家開心的時候來。

    丁浪他們當然就不會計較,擺手笑道,「不錯,這個月給所有丁家商號的族人,雙倍俸祿,多出一份,由我丁浪個人承擔!」

    「哈哈,也算我一份!」一個個子不高,其貌不揚的老者走了進來。

    丁浪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著走過去,笑道,「沒想到沒想到,你居然親自出山了!」

    那個其貌不揚的老者笑道,「其實我早就聽說你回來了,只是我感覺不帶一點禮物不好意思來,所以這些日子,我一直在準備禮物。」

    說著,老者拿出一個滿是干泥污的小罈子。

    看見這小罈子,丁浪目中發亮。

    就看見那老者一掌拍開罈子上的干泥,然後掀開蓋子,頓時一股濃郁的酒香,在整個大殿之中縈繞!

    丁浪點頭贊道,「好酒啊,我的天,這麼多年不見,你這酒越來越厲害了。」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那可不,當年就比不過你,現在總不能再比不過?」

    丁浩看見老爹跟這個人很熟悉的樣子,低聲問身邊的丁家總管事,「這是何人?」

    丁家總管事笑道,「這就是常年居住在聖林的丁默老酒的釀造者,丁默!」

    「哦,原來這就是丁默,當初早就想要去拜見,沒想到現在見面了。」丁浩連忙走上前去行禮。

    介紹以後,丁默點頭道,「早就聽說羽化那老東西收了一個不錯的弟子,原來就是你,你小子可以的,為了我丁家長了臉面!到時候我要送你一壇好酒!」

    丁浩笑道,「丁默叔,其實我爹這些年也有珍藏的美酒,輕易都不讓我們喝呢。」

    「哦?」丁默還以為丁浪這些年把手藝給荒廢了,連忙道,「快點,給我嘗嘗!」

    丁浪笑道,「我怕拿出來打擊你呀!」

    丁默哧道,「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人的這個舌頭是不會說謊的。再說了,這麼多年了,怕什麼打擊?」

    當下,丁浪也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美酒。

    丁浩也嘗了一下,其實丁浪和丁默兩個人釀造的酒,差不多!

    無論是煉製手法,還是口味,真的都是差不多!

    不過細細一品嘗,丁浪的酒之中,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喝了還想喝,比丁默老酒略勝一籌!

    丁默喝完,感慨無比,搖頭道,「這麼多年了,浪哥,我還是不如你呀。」

    丁浪哈哈大笑,「老弟,其實你釀酒水平已經比我出色了!只是我使用的水比你更好一點!」當下丁浪指著水儀太一道,「純正的水系仙根修士,特有的水緣大道的感悟者!經過她煉製過的水,其中就有水緣,當喝過的人便和這種水有了一種緣分,雙方結緣,所以就會有百喝不厭的感覺!其實勝了你的不是我,而是她!」

    「原來如此!」眾人全部都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為什麼丁浪的酒比丁默的酒好喝那麼一點點。

    丁默笑道,「不管怎麼樣,你還是勝了!哈哈。」

    這個丁默也是爽快之人,看不慣丁滄海濫殺無辜,這才躲進聖林煉酒,這麼多年,聽說丁浪回來,他才出山,此人也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前輩。

    大家聊了一會,丁浩又問道,「丁默叔,你可知道星辰真仙的洞府?」

    丁默點頭道,「不錯,我知道星辰真仙的洞府,不過星辰真仙很久以前就進入時空棺材,洞府也永久關閉,你找他何事?」

    丁浩道,「我最近想要購買一些星系的大道法則,聽說他的後人手中有一些,所以想要找到他的後人購買。」

    「這個……」丁默思索一下道,「過幾日,倒是拜祭星辰真仙的時候,只是星系大道流傳下來的甚少,我見到不止一次有人想要找他們購買,最後都是無功而返!」

    「這樣。」丁浩皺起了眉頭。

    他要把九劍河羅給煉出來,非要五道星系的大道法則不可!否則的話,就會影響他修為的提升,進而拖延他合體的時間!

    丁默道,「這樣,明天我陪你回去聖林,到時候和他們說說,相信如果他們手中有,一定會賣給我一個面子!」

    丁浩點頭道,「如此最好。」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丁浪負責接待各位真仙,丁浩就不去了,讓老爹和這些大佬溝通溝通比較好。

    冷小魚則是前往九祖的住處,嘴說是拜見九祖,其實是想幫丁浩打探消息,看看丁浩有沒有機會把葉雯給拐出來!當老婆當到這種份上,丁浩也很是感動,不過他也算是比較克制的人,仙路走到這裡,身邊美女如雲,也沒有背叛冷小魚,甚至和葉雯都沒有走出最後一步。

    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兒,丁浩則是跟著丁默,奔向聖林。

    ……

    聖林之中,薄霧回蕩,高大的竹林,在白色霧氣衝天而起。

    丁浩跟著丁默,在竹林之中穿梭。

    不久以後,終於來到一座洞府面前。

    這座洞府造型奇特,頗有些西域的特色,而在洞府之中,豎起一尊雕像,一名有著捲髮卷鬍鬚的漢子,手擎日月,頂天立地的站在那裡,目光看向天空,彷彿無所畏忌。

    丁默道,「這就是星辰真仙,二段真仙,其實以他的資質,踏入三段真仙沒有問題,可是他非要研究深奧的星道法術和大道,因此耽誤了很多壽元,最後沒有到達三段真仙,最後迫不得己,進入了時空棺材!」

    丁浩點頭道,「了不得,是一位頂天立地的漢子。」

    丁默道,「距離拜祭他的日子還有兩天,你先去我那裡休息。」

    丁浩道,「我就在這裡等著吧,為了顯示誠意,也為了景仰一下這位星道的前輩,這幾天我就在這裡拜祭等待。」

    「如此也好。」丁默道,「我去幫你準備一些祭祀的物件。」

    丁浩道:「丁默叔,不用了,我這裡都帶著。」

    丁默道,「也好,我就陪你在這裡靜候。」

    當下,丁浩拿出香爐,又拿出幾縷長香,點燃以後,他和丁默二人席地而坐,拜祭星辰真仙,等待星辰真仙的後人出現!

    三日以後,終於有數名黑衣男女,從不同的方向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