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18章煉化銀月宮

魔道神徒
     第1616章煉化銀月宮

    丁浩猜測的沒錯,正是因為寒山的本尊已經死了,所以他放在外邊的神志都生成了妖物。

    既然變成了妖物,丁浩對它們也沒有什麼可客氣!

    「九劍河羅,河羅訣!」

    丁浩繼續使用九劍河羅來強攻。

    「這陣法的防禦力好強,就算是斬破了外邊的大道法則保護層,內部的防禦光幕,也不是那麼容易斬破的!」

    丁浩大概計算了一下,如果自己在這裡不斷強攻,恐怕需要五到八年的時間,才能真正擊破這座保護大陣。

    春月魔被俘以後,洞府之中的老傢伙也不開口說話了,任憑丁浩在外邊如何攻擊,他也是一聲不吭。

    「主人,如果你真的要強行破陣,恐怕至少這裡不間斷的攻擊五年以上。」肥蟲開口道。

    「不停的攻擊五年時間……」丁浩有些煩躁,讓他在這裡不停的打,整整打上五年多,是有點心煩。

    正在此刻,小碧又在吸星石中喊道,「爸爸,這個傢伙掙扎得很厲害啊,你快把它給弄走啊!」

    肥蟲獻計道,「主人,與其這樣花費時間來慢慢磨,倒不如先把這隻月魔給馴服了!然後利用這隻月魔,從內部打開洞府的陣法!」

    丁浩思索了一下,「那我們出去談。」

    很快,丁浩離開這個空間裂縫,出現在一片寧靜的虛空港灣之中。

    「肥蟲,你說說你的想法。」丁浩開口問道。

    肥蟲道,「主人,如果你在那裡不間斷的攻擊五年時間,我怕你根本來不及!在靈田這邊,那隻寒山的神識已經在融合化妖!如果他化妖成功,就可以離開那個空間裂縫!到時候他出來,就要去洞府那邊,兩個都是寒山的神識,說不定它們會聯起手來,先把你消滅!」

    「你說的有些道理。」丁浩點點頭。

    在寒山的靈田所在的空間裂縫之中,寒山神識化成的老魔頭正在融合,如果等他成形,丁浩就會又多一個敵人。

    「那你說的內部打開,又是什麼說法?」丁浩又問道。

    肥蟲道,「我說的內部打開,就是把春月魔給馴服,然後讓它混回寒山的洞府!最好把你也可以帶進去!那樣洞府就可以打開,不攻自破!」

    「對呀!」丁浩頓時大喜。

    如果可以躲在春月魔的身體之中,讓春月魔回去洞府,那麼丁浩也就同時進入了洞府之中。

    不過,這一點的前提是先馴服春月魔,否則這傢伙不配合,到時候只要喊一嗓子,丁浩的計策就失敗了。

    「現在的關鍵問題,這東西對主人非常的忠誠,咱們又該如何馴服呢?」這個問題,成為了丁浩最苦惱的事情。

    月魔這個東西的天性就是這樣,非常的忠誠,很難背叛!

    不過肥蟲這傢伙有腦子,它又開口道,「我覺得這隻月魔還是有策反的可能性的,因為它真正的主人,已經死了!現在號令它的,只是前主人的一道神識而已!而且這道神識經過那麼多年,已經背叛了本尊!所以只要弄清這一點,就會發現這隻月魔還是有策反的希望的。」

    「對呀!」丁浩一拍腦門。

    春花秋月四隻月魔,它們忠誠的是主人寒山,而不是現在洞府之中發號施令的那個老東西。

    那個老東西雖然是來自於寒山本尊,可是它現在已經背叛了!

    「小碧,把它綁好,我進來了。」

    很快,丁浩身影一動,站在了吸星石之中。

    在他面前的腳下,出現一團被妖藤捆得嚴嚴實實的人形。

    小碧在它身上捆綁了一層又一層,它還在其中苦苦在掙扎。

    「這是它的刀。」小碧的另一隻手化成的妖藤伸過來,把一把長柄的半月彎刀遞給丁浩。

    「好刀。」丁浩點點頭,把這把刀給收起來。

    春月魔擅長的就是刀法,它使用很多年的刀被丁浩收起來,它更加發瘋的掙扎。

    「別掙扎了,沒用的。」丁浩走到它腦袋旁邊,蹲下……

    「吼!」月魔非常醜陋的魔鬼面孔,對著丁浩露出兇殘的獠牙,這面孔根本無法形容,簡直無法讓人直視。

    不過丁浩還是注視它魔鬼的雙目道,「春月魔,我想現在有一個問題你還沒有弄清楚!你忠誠的主人是寒山前輩,可是你知道嘛,在洞府裡邊號令你的,他並不是寒山前輩!他只是寒山留下的一道神識,經過這麼多年,這道神識已經成為妖物,他已經背叛了,他不是你的主人!」

    說著丁浩又一指自己,「而我,我才是寒山前輩真正的繼承人!寒山前輩死了,他留下的所有寶物和傳承,包括你們這些寵物,也全部都是由我繼承,所以你聰明的話,就應該主動認我為主……」

    丁浩嘰哩嘩啦給這個傢伙說了老半天。

    不過結局卻並不理想。

    月魔的溝通能力相當低下,也不會說話,跟野獸一般,只會發出吼聲,任你說破大天,也是對牛彈琴。

    「不行啊,這玩意沒用啊。」丁浩非常的懊惱,站起來,用腳踩在那張恐怖的醜臉上,來回觀察一番,搖頭道,「跟它說不通道理,要想收伏它,只有另想辦法,肥蟲,放幾隻傀儡蟲出來。」

    很快,幾隻變異傀儡蟲飛了出來。

    春月魔還在瘋狂的掙扎,丁浩死死踩住它的臉,然後就看見幾隻傀儡蟲鑽進了它的耳朵之中。

    丁浩本來還期望得到什麼好結果,不過很快,就看見幾隻傀儡蟲又從它的耳朵飛了出來。

    「主人,辦不了。」肥蟲道:「我現在算是相信了,月魔這種東西已經是來自異世界。它的外形雖然好像女人,可是身體內部結構,和人類完全不一樣!跟這個世界的野獸也不一樣!傀儡蟲根本找不到它的識海,更何談侵蝕它們的意志。」

    「這樣……」丁浩眉頭大皺,沒想到這麼麻煩,皺眉道,「我都想把它切成碎片,看看它的內部結構。」

    肥蟲道,「主人,你怎麼捨得?這身材絕了,世上幾個女人能比得上,你看看這胸,看看這屁股,那曲線和弧度,簡直是完美!」

    丁浩差點暈倒,「喂,你這隻母蟲子,要不要這麼色?」

    雖然丁浩沒有什麼憐香惜玉的心思,而且憐香惜玉也不可能用在這惡魔身上,不過丁浩還是放棄了將月魔切片的想法。

    「我們先去銀月宮看看。」

    寒山的動物園內部的山上,有一座銀月宮,那是寒山當年專門用來養獸和煉獸的所在。

    月魔雖然強大,可是也是寒山煉製的一種寵物獸,所以丁浩想要去銀月宮之中找找線索。

    「拜見聖人!」

    「拜見祖先!」

    「拜見創世神!」

    丁浩進入這個空間,那些土人又紛紛跪地磕頭祈禱。

    丁浩並不理會他們,駕著蟲巢戰艦,直奔銀月宮。

    很快,龐大的蟲巢戰艦停在山峰的平台處,然後丁浩從戰艦上走下來,來到銀月宮。

    銀月宮陣法上有一個漏洞,丁浩直接從這裡,和上次一樣,鑽進了銀月宮之中。

    「這座銀月宮,便是寒山當年煉獸的最好地點!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月魔應該也是在這裡煉的!」

    丁浩曾經在這裡得到八隻月魔的卵,那麼很顯然,這裡也是煉製月魔的所在。

    「那麼春花秋月四隻月魔也是應該在這裡煉製,那麼我在這裡說不定,能夠找到降服月魔的辦法。」

    上次,丁浩就已經在銀月宮之中搜索了一圈,並沒有什麼發現,有點值錢的上次就被丁浩掃蕩了。

    不過這第二次來,丁浩心中又有了新的想法。

    「這個銀月宮是不是顯得太空曠整潔了一些呢?」

    「不對,銀月宮之中一定還有什麼秘密的房間!」

    丁浩開始在銀月宮之中尋找,不過他這一找,還真的找到了一些線索。

    「這大殿的牆壁,竟然有陣法!」不久以後,丁浩站在了銀月宮大殿一側牆壁處。

    這個陣法相當隱蔽,不仔細尋找,真的很難發現。

    「這應當是一個幻陣!」

    丁浩觀察了一下,「是一個幻陣,等級並不是最高的。」

    說著,丁浩伸出手,按在幻陣上,心念一動,「吸星魔訣,吸!」

    噝!當靈力瘋狂的吸入,面前幻陣開始改變,最後消失。

    出現在丁浩面前,是一個牆壁上的神龕。

    幻陣就好像一層無形的光幕,擋住這個神龕,當幻陣消失,這個牆壁上的神龕出現,神龕之**奉的是一塊黑色的石碑。

    「看來我找到銀月宮的控制之處。」

    每個修士在煉陣方面,可能都有自己的習慣,寒山就比較喜歡用黑色的石碑,來作為控制中心!

    就好像在玄龜身體中的洞府,那也是一塊石碑鎮壓;還有檮杌所在陣法的控制點,也是一塊黑色的石碑;同樣,銀月宮的控制中心,就是眼前的這一塊石碑。

    「煉化了看看。」丁浩張口吐出一口火焰,開始煉化眼前的石碑。

    不久以後,石碑上的符文開始出現,在丁浩的火焰下,上邊的符文開始變化!

    等符文變化到最後再次消失,丁浩也收回了吐出的火焰。

    「煉化成功!」丁浩心念一動,整個銀月宮外邊的陣法瞬間關閉,「哈哈,我已經完全控制了銀月宮,看看這裡有什麼秘密呢?」

    今天三更,下午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