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25章混入洞府

魔道神徒
     第1623章混入洞府

    丁浩的小世界並不是上古來的,而是他這一路走來,所有的修鍊方法,都是使用的上古完美之法!

    所以,他現在煉化成的小世界,才那麼完美,就和上古留下的小世界,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很快,小世界把十萬多人都收入其中。

    這些人進入小世界以後,頓時全部都興奮死了。

    這個小世界風和日麗,到處一片和諧景象,天空之中艷陽高照,地面上初生的草木正在生長!

    丁浩的小世界,現在缺乏的,就是生命的種類還是很單薄。

    不過丁浩以後會注意收集各種大世界的靈獸靈植和生物,放入其中,這樣一來,就一切完備了!

    把這些人都收起以後,偌大的陣法之中,只剩下了兩個人。

    一個人是舞琉璃,另一個人就是春月魔。

    「你小子,沒想到你真的把小世界煉成了。」舞琉璃點點頭,拍拍丁浩的肩膀贊道,「不愧是我舞琉璃的種啊!」

    丁浩差點暈倒,「祖先,雖然你是我的祖先,可是我不是你的種啊,我是丁浪和蘇綾的種,說的遠一點,是丁飛揚的種啊!」

    「哎呀,差不多了,總之你還是不錯的。」舞琉璃大大咧咧的說道。

    「祖先,差好多好不好?」丁浩一抹腦門上的汗,又道,「幸好我趕上了,如果慢上一步,你們就危險了。」

    正在他們說話之中,天空之中傳來咔嚓一聲巨響,陣法已經開始崩潰,數量驚人的天火好像巨大的雨點一樣砸了下來。

    「不行,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裡。」

    丁浩的臉色驚駭。

    舞琉璃也不敢寒暄了,開口道,「算了,長話短說吧,我幫你把月魔煉成了。」

    丁浩已經注意到春月魔的面孔變成正常人,已經達到了百分百的變異。

    「完成了變異,她開啟靈智沒有?」丁浩又問道。

    「當然了!」舞琉璃哈哈大笑道,「我不但幫她開啟了靈智,而且每天給她洗腦……不對,是上課!她現在已經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你的奴僕,對你相當的崇拜!」舞琉璃說完,對著春月魔招招手,道,「阿春妹妹,你過來。」

    不過這次春月魔可沒聽她的。

    春月魔本來很正常,可是剛才看到的驚恐場景,和眼前面臨死亡的景況,讓她心中的魔氣涌了上來。

    頓時,她猛地抬起頭,一雙大眼睛之中,滿是鮮紅的血絲。

    「吼!」她低吼一聲,撲了上來。

    「這……什麼情況?」舞琉璃都要暈倒了,她以為自己已經馴服了春月魔,可是現在,好像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

    正在此刻,天空之中又是砰地一聲,整個陣法,完全的崩潰!

    轟!四面八方的天空,好像潮水一樣的席捲而來。

    如果沒有見過那個場景,真的是無法形容,四周的火焰,就好像是大海一樣的洶湧,橫掃!

    而春月魔這邊卻是雙目血紅,揮舞手中的長刀,撲向丁浩。

    「阿春妹妹,你醒醒,你這樣就走不掉了!」舞琉璃還在大聲的嘶吼。

    丁浩卻是微微一笑,拉開舞琉璃,然後對著撲過來的春月魔張開右手。

    「阿春,聽我命令!」

    當丁浩張開手,他手心之中的月牙標記點亮了,與此同時,在春月魔眉心也浮出一輪月牙標記!

    兩輪月牙標記遙遙相對,同時點亮。

    通過月牙標記的溝通,春月魔頓時身體一震,隨即,她雙目之中的血絲,頓時消退,變得清明。

    「見過主人!」春月魔終於跪在丁浩的面前,效忠於丁浩。

    「敢情,我這段時間的洗腦還是白乾了。」琉璃真仙苦笑。

    丁浩笑道,「好啦,謝謝祖先了。」

    說話之中,丁浩已經把意神兵扔給舞琉璃,銀色的潮水很快就覆蓋她的身體。

    「走了!」

    舞琉璃穿著意神兵鎧甲,衝上天空,奔向這一方世界的出口。

    她也知道丁浩有些秘密,所以她也不管其他,直接飛入火海之中。

    丁浩的方法就是吸星石,他把春月魔裝入吸星石,然後自己也進入吸星石。

    隨後,幾顆小石子,也飛入火海之中。

    天火肆虐,整個這一方世界,完全都覆蓋在火焰之中,天空之中也都是布滿火焰。

    保護檮杌的陣法崩潰,所有的一切都被燒毀,就連銀月宮,丁浩離開的時候也並沒有打開陣法,讓其付之一炬。

    從此以後,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一切都燒成了飛灰。

    不久以後,安靜的虛空港灣之中,星河靜謐,幽深無比。

    舞琉璃和丁浩已經從養獸場的空間裂縫出來,站在黑暗的虛空之中。

    「好了,終於出來了,接下來還要幹嘛?」舞琉璃又問道。

    丁浩微笑道,「還能幹嘛,當然是去開啟洞府了!」

    「真的有洞府啊。」舞琉璃還是不相信,在這種鬼地方,竟然會有人類強者的洞府,「到底是誰的洞府?」

    丁浩伸出手,展示了他手中的月牙形標記,笑道,「看到這標記,難道你還想不到嘛?」

    「真的是寒山的洞府?」舞琉璃其實也有所猜測了,現在丁浩也算是對她證實了猜測。

    寒山是人類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上古八姓之一,在六重天的飛揚城廣場上,還有寒山的雕像。

    只是寒山後來的下落,就好像謎一樣,誰也不知道寒山前輩最後到底去了哪裡,是死是活,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未解之謎。

    丁浩道:「我目前也不敢說寒山前輩到底是什麼情況,我猜測他已經死了,只是怎麼死的,又死在哪裡,這些我都不清楚。不過他的洞府確實是在這裡,相信,等我們進入他的洞府之後,就能破解這個謎!」

    這樣一來,舞琉璃倒是對這次的探寶相當有期待。

    上古八姓之一寒山的洞府,裡邊到底有什麼呢?能不能解開寒山生死之謎呢?

    「我倒是探過不少的洞府,要不要我幫忙?」舞琉璃開口問道。

    丁浩笑道,「不需要了,有阿春的反水,相信打開寒山的洞府,不會太為費事的。」

    ……

    空間裂縫之中,青石板路,平平整整,透明的光幕陣法,煙霧之中,如同江南風景的小橋流水,庭院深深,一陣微風吹過,庭院之中的竹林沙沙作響。

    一名身材動人的高挑女子,手提長柄月牙彎刀,走在了青石板路上。

    終於,她走到了寫著寒山居的洞府門前。

    她也不說話,就那樣站在那裡。

    洞府之中,一個老者的身影,看著面前的水鏡,臉色驚奇。

    「這是春月魔嘛?怎麼回事兒?怎麼三年不見,她竟然完成了變異?我的天,這是四隻月魔之中,唯一一隻完全變異的,好東西好寶貝!」白須老者雙目之中射出貪婪。

    春月魔完成變異,對他來說,是相當重要的。

    白須老者是寒山當年留下的一段意志,也就是說,他不但沒有肉身,就連三魂七魄都沒有。

    可是他又已經成妖,他想要用有自己的肉身和身份。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絞盡腦汁,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正有著真實身體的生命。

    只是,這麼多年,他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宿主!

    四隻月魔是他最好的選擇,只不過,四隻月魔都沒有完成變異,也就是說,靈智未開。

    如果他強行煉妖,將自己的神志煉入月魔之身……那麼結果很可能是,他喪失自己的靈智,最後變成一個惡魔。

    所以,他一直都沒有實施自己的計劃。

    可是現在春月魔完成了變異,那就不一樣了,也就是說春月魔開啟靈智了,到時候他把自己的意志融入其中,春月魔的身體和智商就會屬於他所有,那麼他就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妖女,他就可以得到寒山洞府的所有寶物,然後離開這裡,遠走高飛!

    「春月魔,沒想到你竟然完成了變異,簡直就是天助我也!」

    這個老傢伙雖然心中大喜,可是他並不傻,他開口問道,「春月魔,這些年你到哪裡去了?你為什麼完成變異?還有那個捉走你的丁浩,那小子到底去了哪裡?」

    春月魔還沒有說完,從後邊的石板小路上,又走來一個白衣素裙的美麗女子,她面容姣好,身材動人,最驚人的還有一種無比高傲美艷的氣質,讓男修一看就有一種不可自拔的感覺。

    「這是……」白須老者的聲音從洞府之中傳來。

    「還真是寒山洞府。」舞琉璃看見寒山居三個字,點點頭,盈盈一躬身,道,「在下舞琉璃,見過寒山前輩,給寒山前輩請安。」

    白須老者心中暗喜,這個女娃子長得不錯,而且還把我當成寒山,也罷,我就冒充本尊和她聊上兩句。

    當下,白須老者沉著聲音道,「小輩,你起來吧,你來老夫的洞府,有何貴幹呢?」

    舞琉璃脆生生的說道,「寒山前輩,我前些日子見到丁浩那個小畜牲,想要對阿春妹妹欲行非禮,剛好被我遇上,我打跑了那個小畜牲,救了阿春妹妹,然後把阿春妹妹給送了回來……」

    今天兩更,明天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