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26章寒山死因

魔道神徒
     第1624章寒山死因

    「丁浩那賊子居然對她……」白須老者有些目瞪口呆。

    要知道,根據月魔的特性,春月魔肯定是遇到舞琉璃以後才完成變異的。

    也就是說,春月魔在丁浩的手中,還是惡魔的模樣。

    而丁浩這個小子,居然對那麼醜陋的惡魔欲行非禮……

    白須老者愕然道,「我的天,丁浩小畜牲怎麼下得去口,這口味也太重了吧!」

    舞琉璃點頭鄭重道,「不錯,丁浩小畜牲,本來就是九重天名聞遐邇的無恥y賊,多少女兒家被他禍害,還公然娶兩個老婆成為九重天的笑柄!大概是見到阿春妹妹身材姣好,就動了無恥之心!剛好我趕上,打跑了此賊,才沒有讓阿春妹妹慘遭侮辱!」

    「原來如此。」白須老者拈鬚點頭道,「我就說那丁浩不是好人,想不到竟然這麼惡劣!」

    此刻,丁浩躲在春月魔身體之中,這會兒已經要吐血了,心說,琉璃祖先你要不要把我說得這麼下賤?我娶兩個老婆,這也是你允許的好不好?

    這時,外邊舞琉璃又道,「救出阿春妹妹以後,雖然想把她送回,可是我不知道她的住處和來歷。後來和我相處一段時間,她完成變異,開啟靈智,這才帶著我來到這裡!所以,寒山前輩,我把她給送回來了。」

    白須老者大喜,連忙道,「琉璃道友,真的是萬分感謝!本來想要請道友進入我洞府之中一敘,只是我本尊正在閉關修鍊之中,所以不方便請你進入。」

    舞琉璃點頭道,「沒關係,那我送回阿春妹妹,就離開了。」

    說完,舞琉璃又假意安慰春月魔幾句,這才轉身離開。

    看著舞琉璃離開,白須老者頓時狂喜,開口問道,「春,她剛才所說可是真的?」

    他倒是並沒有懷疑春月魔,因為月魔的忠誠,是可以信任的。

    他不相信春月魔會認別人為主,這是不可能的。

    春月魔點頭道,「是真的。」

    聽春月魔這一說,白須老者完全相信,心念一動,喝道,「開啟洞府,歡迎回來。」

    隨即洞府上打開一閃門戶,春月魔從門戶之中走了進去。

    當她的身影消失,門戶自動關閉上。

    春月魔進入洞府以後,白須老者立即傳來命令,「你先去和花秋月三人那邊休息一些日子,過些日子,我再找你說話。」

    「是。」春月魔走向她的修鍊之處。

    白須老者雖然沒有見春月魔,不過他已經開始忙碌起來。

    「春月魔已經完成變異,開啟靈智,我就可以開啟煉獸爐,把我的意志煉入她的身體之中,這樣就能奪取她的身體!哈哈,到時候我就變成了有身體的妖族,還有人類的外形,我還有本尊留下的各種資源寶物,哈哈,我一定會修鍊成功的!」

    白須老者忙著去準備煉獸物品的時候,春月魔已經來到了她的住處。

    所謂的住處,其實就是一片太湖石的假山,有一個石洞進入,裡邊是一處掛著水瀑的洞天。

    在洞天之中,向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有一個小洞。

    洞口不大,春月魔可以爬進去,在洞中休息,洞中也沒有什麼個人物品,只有幾份典籍玉柬,僅此而已。

    看見此景,丁浩心中感嘆,「寒山真仙也只是把這些月魔當成畜生在養而已。」

    聽見春月魔回來,從其他的三個小洞之中,頓時有了動靜。

    四隻月魔常年呆在一起,雖然沒有靈智,可是也算是有了感情。

    聽見春月魔的動靜,其他三隻月魔都從洞里爬出來。

    看見這三個傢伙醜陋的臉孔,丁浩真的是有種想吐的衝動。

    花秋月三隻月魔,都相當激動,看到了幾年沒見的朋友。

    不過它們並不會說話,那醜陋的臉上伸出無數的小觸手,口中發出吼吼之聲,實在是駭人。

    相反,倒是開啟靈智的春月魔比較鎮定,她淡淡的點點頭,然後一張口,幾顆小石子飛了出來。

    這些小石子,就是丁浩和他的幾塊魔尊舍利。

    看見這些小石子,三隻月魔都愣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過下一秒,身影一動,一個年輕男子站在了它們的面前。

    是丁浩!

    那三隻月魔全部都驚呆了,可以清楚的看見,它們臉上那些伸出來的醜陋小觸手猛然一愣,然後它們口中同時發出吼叫之聲,「吼!吼吼吼!」

    丁浩也不跟它們廢話,直接對著它們,張開手掌,用手掌中的月牙標記,對準三隻月魔眉心的月牙。

    「呼!」

    要說這銀月族的標記果然了得,當兩兩相應,三隻月魔全部認主,全部都跪在丁浩的面前。

    「想不到這標記果然好用。」丁浩暗自點頭,原來那個在寒山居別院中在老頭也有所保留,所謂的讓春月魔完全變異再收服也是幌子,真正的收伏月魔,還是要有銀月族標記!

    收下四隻月魔,丁浩並不敢多做停留,當下心念一動,把四隻月魔全部都收入吸星石之中。

    頓時從吸星石里又傳來小碧的一聲尖叫,「爸爸,又來三個醜八怪!」

    丁浩道,「讓她們在裡邊住一段時間,她們和阿春在一起,很快也會完成變異,到時候就好看了。」

    說話之中,丁浩也進入了吸星石,當下控制吸星石飛行,「去找那個老東西。」

    寒山居之中的面積,還是相當大的,其中景色很美,墨綠色的翠竹,一片接著一片,小河石橋,亭台樓榭,如同江南水鄉,煙雲淡淡。

    和江南水鄉稍有不同的,就是小道兩側,有著數量繁多的大小石籠!

    這些籠子,都是獸籠,其中裝在各種各色的大小野獸。

    籠中獸大部分都死了,不過也有一些還沒死的。

    吼!

    吼吼吼!

    感覺到吸星石飛來,這些野獸全部發出咆哮,在石籠之中上跳下竄,想要衝出來吃人一般。

    「這是……」

    丁浩控制吸星石飛進去,注意看了一些,感覺有些駭然。

    原來這些野獸,包括那些死掉的野獸,竟然全部都是一種沒見過的造型。

    有的人頭蛇身,有的是虎豹財狼卻是人類手腳,有的更加噁心,明明是畜生,竟然身體外掛著一隻人類的心臟……

    「你大爺的,寒山這傢伙太變態了些吧。」

    丁浩大致也能明白了,這些野獸本來都不是如此的,而是寒山用人類的肢體來和野獸煉化在一起,因此煉出這種半人半獸,相當可憎可怖的玩意兒!

    「這些玩意兒,太恐怖了。」吸星石繼續向前飛,後邊還有更恐怖的。

    一隻石籠外寫著三個字,「母子蛇」,丁浩進入一看,裡邊是一條死掉的雙頭蛇,雙頭蛇的腦袋,竟然是兩個人腦袋!看乾枯的腦袋一大一小,竟然赫然是一對母子的頭!

    「你大爺的,殺了母子,將其腦袋煉在一條蛇的身上……寒山此人,太兇殘變態了吧。」

    丁浩本來還以為寒山是什麼好人,不過現在,此人並非好人。

    也不能算是壞人,畢竟他幫人類發明了馴化仙靈族的辦法。

    事實上,寒山就是一個狂人,為了煉獸而發狂的人。

    沿著石板路,兩側的石籠越來越密集,其中各種奇奇怪怪變態的東西還有不少,比如一隻巨猿生物,身體前後,煉上了大量人眼,看上去非常的駭人,大概是360度無死角,誰要想偷襲它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些怪異的東西,越是怪異,死的就越快。

    所以到了後來,石籠里基本上沒有什麼活物了。

    石籠小道的盡頭,出現了一排房子,房子白色,也沒有窗戶,高牆一般,感覺有點不祥之感。

    丁浩控制吸星石直接越過高牆,過了高牆,丁浩雙目猛地一收。

    雖然過去了幾百萬年,可是現場的慘烈,還是清清楚楚。

    到處都是屍體,有人屍有獸屍,全部都撕成了碎片。

    在這個大院的四周,有著數量驚人的石籠,這些石籠層層疊疊,就好像堆得一層層的集裝箱。

    大多數的籠門大開,也有些籠門關閉,裡邊有不少修士和獸類的屍體。

    「是誰,把這裡所有人都殺死了?」

    丁浩的目光又在大院的屍骸之中一掃,很快,一隻怪模怪樣的巨獅屍體映入眼帘。

    這隻巨獅身材碩大無比,屍身佔據了大院之中面積最大的一塊區域,而且品質很高,全身金毛,就算死去幾百萬年,身上的金毛還是油光水亮!其他屍身都變成了骨骸,又或者發生了風化,只有這隻巨獅彷彿還和當年活著一樣。

    而這隻巨獅的腦袋,竟然是一個白髮蒼蒼的人腦袋!

    這個白髮蒼蒼的人腦袋,也沒有腐化,丁浩看了一眼他的面容,頓時駭得口不能言。

    「寒山前輩!」

    這個人的臉孔,長得和寒山居別院之中的老者,一模一樣!

    「這個腦袋是活生生的腦袋,並非什麼光影,難道這就是寒山前輩本尊!」

    丁浩目瞪口呆,他大概也能明白寒山是怎麼死的。

    這個變態的老傢伙,他真的是狂人,煉獸狂人,終於有一天,他發現一隻很奇特的獅種,愛不釋手,最後決定把自己的腦袋給煉上去,最後也不知道是不是煉化沒成功,最後就把自己生生給玩死了!

    「寒山原來這樣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