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27章霸佔洞府(二更)

魔道神徒
     第1625章霸佔洞府

    在來到這裡之前,丁浩的心裡一直都有一個謎團,那就是寒山到底是怎麼死的?

    要說起來,寒山的實力到達了三段真仙,位列上古八姓之一,就算是他壽元耗盡,他完全可以躲進時空棺材,暫時躲過死亡。

    那麼這樣的一個強者,為什麼會死掉呢?

    現在情況一目了然了。

    寒山已經沉迷在煉獸之中,不可自拔,最後把自己給玩死了。

    明白這件事以後,丁浩也就不再糾結於此,雖然寒山亦正亦邪,可是他留給丁浩的財富還是很多。

    因此丁浩把寒山的屍身收起,等會有找到合適的地點,將其安葬,了卻這一場緣。

    從這白色高牆院落里出來,丁浩就看見遠處湖邊,還有幾間小屋,其中有一間相對高大。

    在那間小屋的頂上,有一座高高的煙囪。

    此刻從煙囪之中,升起繚繚的青煙。

    「那邊!寒山的意志應該在那邊!」

    丁浩立即控制著吸星石飛了過去。

    果不其然,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正在忙碌,煉獸之前,需要先溫養煉獸爐,寒山的意志正在忙著溫養煉獸爐呢。

    他就等著一切準備停當,然後把春月魔放進煉獸爐之中,到時候把自己的意志融合進入,成為這具身體的主人!

    不過他如意算盤還沒有打完,在小屋門外,就已經站定了一名年輕男子。

    「寒山前輩,你在忙什麼呢?」

    「什麼?」白髮白須的老者見到丁浩,頓時驚慌失措,「你是怎麼進來的?」

    他實在想不通,丁浩是怎麼進來的。

    丁浩冷笑道,「我管我怎麼進來的?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在忙著點燃煉獸爐,然後好把春月魔放進去煉製!把你的意志煉入她的身體,這樣一來就相當於奪舍了!」

    「關你屁事!」白髮白須的老者被說中心思,心中發虛,扭頭就逃。

    在這小屋,竟然還有後門。

    不過他剛衝到後門口,卻是發現,春月魔領頭,後邊花秋月三名月魔,都拿著武器,堵在門口。

    「春花秋月,你都背叛了!」白髮白須的老者臉色蒼白,蒼老的雙目射出厲色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原來丁浩小兒,是被你帶進來的!春,你可真是長進了,居然背叛我!」

    春月魔現在已經不是以前,她不但有了靈智,還有了自己的想法。

    她反駁道,「你根本不是主人本身,我們沒有必要繼續為了你效勞,這談不上背叛!丁浩才是我們現在的主人,他手中的銀月標記,就是主人留給他!」

    「什麼,他竟然有銀月標記?」白髮白須的老者回頭看著丁浩。

    丁浩一抬手,露出手中發亮的月牙標記。

    「見過主人!」白髮白須的老者,竟然第一時間,跪在丁浩的面前,痛哭流涕道,「主人,原諒我之前的不敬!我知道了錯了,不過那是因為我不知道你是本尊的傳人,現在你有了銀月標記,那麼就是這個的主人,是我的主人……」

    這老者雖然演的很像,可是丁浩回應他的,只有冷笑一聲。

    「你少來裝可憐了,你已經成妖,你已經根本不是寒山留下的意志了!」丁浩毫不客氣,大手一揮,「阿春,猶豫什麼呢,弄死他!」

    春月魔對於主人的命令,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她的身影衝上前幾步,手中長刀舞動,直接斬向面前的白髮白須的老者。

    這個老者是寒山的意志,寒山煉製他的目的,是當洞府的關鍵,所以也沒有給他任何的戰鬥力。

    因此在這一刀之下,白髮白須的老者,被劈成兩半,隨後化成煙霧,消失在虛空之中。

    「原來就是這麼一個戰鬥力等於零的渣滓!」

    丁浩斬了這個意志以後,這才道,「帶我去這個洞府的控制中心!」

    此時此刻,舞琉璃一個人站在寒山居外。

    眼前是青石板路,黛瓦粉牆,牆頭上有大片的墨綠竹影,遠處則是一片的水霧茫茫,舞琉璃一身白裙,站在江南煙雨的景色之中,非常的般配,協調。

    正在此刻,突然聽見吱呀一聲。

    寒山居的正門打開,陣法光幕也隨時消除,從正門之中,春月魔走了出來,給舞琉璃行禮道,「主人請您進入。」

    「這小子,這麼快就成為主人了。」舞琉璃不由得失笑,丁浩這小子從外表看平淡無奇,可是卻有其神奇之處,任何的事情,到了他那裡,都有辦法解決。

    從大門走入,舞琉璃欣賞著洞府之中的景色,最後來到寒山居的大殿上。

    丁浩正坐在大殿之中的主位上,在他的身後,站著三隻相貌非常醜陋的月魔。

    「你小子,可以啊。」舞琉璃失笑,丁浩這小子不但霸佔了洞府,還把其他的幾隻月魔都收入囊中,這次真的是大賺特賺了!

    「哪裡哪裡。」丁浩指指後邊的三隻月魔道,「琉璃祖先,還有三隻月魔沒有完全變異,恐怕又要耗費琉璃祖先的心血。」

    「知道這小子就沒好事兒。」舞琉璃咬牙切齒,又道,「你這傢伙,得到了一個洞府,其中的寶物傳承也不說分我一半。倒是遇到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就想到我,當真以為我是你的傭人不成?」

    「看祖先您說的。」丁浩嘿嘿笑道,「你是我的祖先嘛,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說那些身外之物,大煞風景呢?」

    「切,我才不怕煞風景!」舞琉璃冷哼一聲,又問道,「那你先給我說說,寒山是怎麼死的?」

    丁浩當下,就把寒山死掉的情況一說,舞琉璃這才恍然大悟。

    「真的沒想到,一代驚艷絕倫之才寒山,最後竟然自己把自己給玩死了。」聽說這一切,舞琉璃也是感覺到非常的唏噓,若不是親耳聽見,她不相信居然還有這種事兒!

    丁浩道,「死了也好啊,銀月族這些鬼鬼祟祟的隱族,說起來對人類有益,可是某些方面,也著實變態了一些。就說那些殺害人類修士的手段,砍手挖眼,母子砍頭,半人半獸,這些手段真的是駭人聽聞!」

    舞琉璃點點頭,「你說的沒錯,如果寒山還活著,恐怕還有不少人要遭受他的毒手。」

    說完,她又問道,「對於那些活著的半人半獸,你準備怎麼處理?」

    丁浩擺手道,「這些東西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雖然它們活了幾百萬年,證明了寒山某些手段的成功。可是我不願意這個世界,以後變得人不像人,獸不像獸!所以我決定,要把這些人和獸一起煉製的產品,全部都消滅!」

    這些長著人體某些器官的獸類,如果把它們放出去,肯定要為禍四方!

    所以丁浩要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消滅。

    不但如此,丁浩又道,「還有另一件事。」

    「這裡所有的傳承和典籍,我已經答應的寒山,要傳承給他銀月族的後代。」

    「什麼?」舞琉璃這才知道,丁浩得到這個洞府之中所有的寶物,原來不是為了他自己,而是為了轉交給銀月族的後人!想到這裡,舞琉璃對丁浩倒是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舞琉璃點點頭,思索一下又道,「可是丁浩,你有沒有想過,這些傳承,如果傳給銀月族的後人。那麼最後的結果就是培養更多的煉獸狂人而已!你表面看上去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兒,可是其實卻是害了不少人,其中有很多無辜枉死者,還有那些銀月族的後人。」

    丁浩點頭道,「我跟你想到一起了,我們要跟你說的另一件事兒,就是篩選一下寒山留下的典籍和傳承!把那些半人半獸的功法,全部都銷毀!寒山前輩雖然是前輩,可是我敢說,他追求一條道兒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方!絕對不能讓他的功法流傳出來,否則將來必定後悔!」

    舞琉璃點頭道,「可以。」

    如果經過篩查,把那些煉製半人半獸的想法和心得,該刪的全部刪了,這樣一來,今後丁浩轉給銀月族的後人,其中就沒有這部分的功法,也不太會出現這種殺人煉獸的手段。

    不過,寒山留下的傳承眾多,其中典籍更加數量驚人。

    丁浩和舞琉璃不厭其煩,大致掃過這些所有的典籍,把其中有需要改變的玉柬都拿出來。

    時間匆匆,這些日子丁浩和舞琉璃兩人就在寒山的洞府之中住了下來。

    雖然丁浩得到了寒山的洞府,也得到了數量驚人的靈石和各種珍貴的天材地寶,可是說起來,真正讓丁浩感覺到收穫的,還是春花秋月四大月魔!

    這些日子,花秋月三隻月魔和舞琉璃每天接觸,漸漸的,她們臉上的表情也開始變得生動了起來。

    丁浩也在寒山的洞府之中仔細尋找,他要找的,就是靈媒。

    用大奴的話來說,就是含有巨大靈力的活物的血肉大塊!

    不過丁浩仔細找了一下,發現寒山洞府之中符合條件的還真不多,那些奇奇怪怪的半人半獸,其中都是一些小獸,大獸都早就死光了!

    唯一算的上的,就是春花秋月四大月魔。

    不過殺了這四隻月魔,丁浩實在是心中捨不得,正在這一天,有人上門了。

    今天五更爆發,先更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