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29章甲殼月魔(四爆)

魔道神徒
     第1627章甲殼月魔

    琉璃真仙是二段真仙,丁浩雖然才是合體期大圓滿,可也算是戰鬥經驗充足。

    他們要根據上古典籍,自創一份功法,那也並不是太難的。

    「以纏絲圖錄為基礎,配合上乾坤仙抄分出主次,然後再以比翼鳥心訣溝通心念,這三者配合起來,絕了!」丁浩點頭贊同。

    纏絲圖錄本身就是一種陰柔的戰鬥手段,而乾坤仙抄則是可以在其中增加很多霸道的攻擊,最後比翼鳥心訣又可以讓兩人的心念緊密結合,這三者配合起來,真的是堪稱天作之合。

    琉璃真仙也點頭笑道,「如果我們倆能煉成,倒是不亞於雙修同心訣,哪怕就算是遇上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也有一戰之力!」

    說到這裡,兩人都是比較感慨。

    曾經何時,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那都是丁浩他們仰望的強者,人類族群的中流砥柱。

    可是就在不經意之間,一代新人勝舊人,舞琉璃和丁浩的實力,已經隱隱有超過這兩人的勢頭。

    「不管那麼多了,我們現在開始修鍊吧。」

    兩人之間的修鍊配合,首先要分清主次乾坤。

    本來丁浩說,我是男人我為乾,你是你女人你為坤。

    不過在練習一番以後,琉璃真仙不滿意了。

    因為她的戰鬥手段達不到纏繞的效果,而丁浩的九劍河羅,卻有足夠的纏繞效果。

    「還是這樣,我擔任乾位,發動主動攻擊;而你擔任坤位,負責纏繞攻擊!」

    在琉璃真仙的安排下,兩人重新演練,這樣一來,果然配合協調。

    丁浩的九劍河羅,形成連綿的纏繞光瀑,而琉璃真仙手中一把准仙器,則可以發動突然襲擊!

    准仙器的力量非常厲害,幾乎是一擊必殺,非常的恐怖。

    丁浩點頭道,「好吧,琉璃祖先你果然霸道,你乾位在上,我坤位在下,你在上我在下,想弄幾下弄幾下!」

    琉璃真仙俏臉一寒,瞪眼道,「又胡說八道,什麼弄幾下?」

    丁浩連忙改口道,「說錯了,是想砍幾下就砍幾下。」

    外邊,怪獸雖然在瘋狂的攻擊陣法光幕,可是它暫時不會攻破,丁浩和舞琉璃有足夠的時間在洞府之中演練。

    兩人演練功法倒是還好,最讓琉璃真仙感覺臉紅的,是比翼鳥心訣的修鍊。

    比翼鳥心訣本來就是一種心意相通的功法,所謂在天願作比翼鳥,這種功法就近乎於夫妻雙修的心訣。練成以後,兩人心意想通,在戰鬥之中,雖然是兩個人,可是配合無間,就好像一個人一般!

    不過這樣一修鍊,舞琉璃就臉紅了,丁浩心思之中的那些齷齪的想法,她頓時全知道了。

    「丁浩,你這小子,腦袋裡要不要有那麼多不幹凈的東西嘛?」琉璃真仙又揪住了丁浩的耳朵。

    其實丁浩也沒想什麼,就是那三隻月魔開始面孔變異,其中有一隻臉孔和琉璃真仙有點相似。丁浩心說,這月魔的臉竟然長得和琉璃祖先一樣,那等她變異完成,我讓她脫光,不是和看琉璃真仙一樣了嘛?

    丁浩啥也沒敢動,就動了動心眼,還被琉璃真仙給發現了。

    琉璃真仙頓時惱羞成怒,揪住這傢伙的耳朵。

    「祖先,祖先……你聽我說啊,男孩子一向思維比較發達啊,你饒我一命吧,我就動了動心眼……」

    「動心眼也不行。」

    「我知道我知道,以後不動了。」

    丁浩無可奈何,其實他也很無辜,男生思維本來就比較活躍,看到一些美好的事物就喜歡yy一下,可是這樣一來,卻是全部都被琉璃真仙給知道了。

    琉璃真仙道,「繼續修鍊,煉成以後,就可以互相保守秘密了。」

    其實丁浩也怕啊,他很多秘密的,如果都被琉璃真仙完全知道怎麼行?尤其是吸星石這種秘密,可了不得,所以修鍊比翼鳥心訣的時候,丁浩完全都不敢想吸星石的事情。

    不過好在,比翼鳥心訣之中還是比較人性化的,修鍊之中可以設置一些秘密,不會讓另一方知道,雙方溝通的,主要是戰鬥技能,以及一些心境波動。

    竹林之中,白霧流動,一男一女,兩個身影,在白色的霧氣之中,飛翔舞動。

    他們一會從兩側沖向中央,一會又分開兩邊,再過一會,又是非常貼近的奔向一側。

    在他們的面前,一道劍光長河,蜿蜒流動,圍繞在他們的身周,他們就好像在長河之中漫步,景象萬千。

    砰砰砰!

    瘋狂的撞擊,根本沒有停止。

    怪獸有著寒山留下的意志,他清楚的知道這座洞府的薄弱之處,他只要堅持不斷的攻擊,這個洞府早晚都會被他徹底攻破!

    「哈哈,只要攻破這裡,我就是寒山的繼承者,到時候我修鍊成人,就可以回歸人類社會!哈哈哈!我才不要在那個地方種幾百萬年的田,我要強大,我要回歸!」

    「這樣的撞擊,只要堅持三年,最多五年,我就能攻破洞府!」

    「加油,撞開它!」

    怪獸在這裡,整整撞了半年時間,每天不間斷的撞擊,堅持不懈。

    就在這一天,從洞府之中傳來一個聲音。

    「怪物,你累不累啊?」

    「啊?」聽見這個聲音,怪物就是一愣,「怎麼會是他的聲音?怎麼可能?」

    洞府的光幕上,浮現出丁浩的聲音,「老東西,你沒有猜錯,就是我的聲音,就是我!」

    「丁浩!」怪獸都要吐血了,它還以為這裡住著是另一個寒山的意志,可是沒想到,丁浩已經成為這裡的主人。

    「老東西,你還不服輸嘛?我已經成為這個洞府的主人,我已經成為寒山本尊真正的繼承人!這裡沒有你什麼事兒,你還是回到你的靈田空間,繼續種你的田吧。」

    「不!」怪物在靈田空間種了幾百萬年的田,早就已經煩躁死了,當下厲聲吼道,「丁浩,就算你成為這個洞府的主人,我也絕對不會甘心!這個洞府是寒山本尊的,而我是寒山的神識所化,我才是最有資格的繼承者!」

    丁浩哈哈大笑道,「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的本尊賦予你的,只是種田的技能,他連戰鬥許可權都沒有給你!他不需要你去戰鬥,他只需要你去種田,你現在已經是背叛了本尊!」

    「我不管,我要殺了你,我只有殺了你,才能繼承本尊的傳承。」怪獸咬牙切齒道:「丁浩,你可敢出來和我一戰?」

    「好吧,如你所願。」

    經過這半年時間,丁浩和舞琉璃已經把自創的合練功法完全練到大成,也到了出手的時候。

    身影一閃,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出現在有著寒山居幾個大字的洞府前。

    男人年輕帥氣,眉宇之中有一股衝天之勢;女人眉目如畫,站在那裡就是一道最絢麗的風景。

    就連那隻怪物都不由得點頭道,「果然是神仙伴侶一般。」

    舞琉璃頓時臉色一紅,罵道,「你胡說什麼?丁浩,別跟他廢話了,出手!」

    「好。」丁浩張口吐出九控神兵,撲了上來。

    看見衝上來的兩人,怪物醜陋的臉上小觸手全部都伸了出來,它的雙目之中都是殘忍,「丁浩你二人,既然自己找死,那麼就去陰間冥界去做神仙伴侶吧!」

    「你死了,連陰間冥界都不收呢!」

    丁浩嘲諷一聲抬手一指,「九劍河羅!」

    頓時,劍光長河蜿蜒流動,在虛空之中,如同一條璀璨星河,把怪物的身體包圍。

    吼吼吼!

    怪物沒想到丁浩一上來就發動如此兇猛的攻擊,它連忙後退。

    「纏絲圖錄,纏!」丁浩繼續施展功法,手指移動,彷彿那劍光長河跟隨著他手指移動,璀璨的長河將怪物的身體包圍,截斷它的退路。

    「小子,倒是有些手段!」十六條腿十六隻手的怪獸,竟然被丁浩的劍光長河纏繞在其中,進退兩難。

    「還有更多手段呢!」

    就在此刻,舞琉璃的口中發出一聲嬌斥,她小手一揮,丁浩的劍光長河頓時裂開,從裂開的豁口之中,出現一把光芒奪目的長劍。

    「准仙器!」怪獸頓時看得臉色蒼白。

    「乾坤仙抄,乾元一劍!」

    這一劍,堪稱乾坤仙抄之中最霸道的一斬,當這一斬斬下,怪獸突然發現,自己的四周原來已經全部都被九劍河羅形成的劍光長河給困住。

    「不可進,也不可退,難道我就要在這裡被這把准仙器斬殺嘛?」怪獸雙目之中射出瘋狂之色,「丁浩,你們想要殺我,是絕對做不到的!你們真的以為我很弱小么?其實並不是!當初本尊,曾經就想要把自己的頭顱和月魔煉化在一起,甚至還發明很多可以使用的功法!雖然他最後退縮了,可是這一切,被我做到了!」

    迎著當面斬落的乾元一劍,怪物放聲大笑,笑聲之中,它的身體再次膨脹起來,在膨脹之中,那連接在一起的八隻月魔身體,也同時發生變異!

    「丁浩,你以為月魔種族就是變化成人形那麼簡單么?其實初煉出來的月魔,可以形成的變化,遠非你可以想象!」

    怪物的身體進一步發生變化,無數黑色的甲殼浮現了出來……

    下午還有一章,大家有月票推薦票的,都記得送一下呀。

    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