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45章真邪的毒計

魔道神徒
     第1643章真邪的毒計

    「不上檔次的偷襲!」丁浩一聲冷笑。

    如今他背後銀色的翅羽上,覆蓋著一層青色的流光,億萬的符文在翅羽上流動,現在他們飛行的速度,已經超過光速極限!

    「好快!」舞琉璃雪白的臉蛋上,滿是震驚。

    她根本無法想象,飛行的速度,竟然可以達到這麼快。

    超越光速,當初羽化真仙的准仙器,曾經達到這個恐怖的級別。

    可是那是武器啊,而現在是兩個人!

    武器的速度,和兩個人飛行的速度,這根本沒有可比性。

    而丁浩就是做到了!

    「這小子……」舞琉璃好奇的看著丁浩,感覺自己的這個後代,真的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財大器粗還不錯,各種手段根本就是層出不窮,丁浩的龍魚梭和意神兵翅羽的搭配,她曾經看過。可是上次,也沒有今天這麼快,很顯然,事情的關鍵,就是丁浩在意神兵上打的那些神秘的法訣。

    「那些到底是什麼法訣?」舞琉璃開口問道。

    丁浩道,「名叫青風印記!可以疊加在飛行寶物上,最多疊加九層,速度就達到現在這種速度了。」

    「原來是這樣。」舞琉璃又奇道,「那以前你為什麼不用?」

    「因為我剛學會啊。」

    「學了多久?」

    「額……就是轉眼之間,哈哈。」丁浩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轉眼之間就學會這麼神奇的法訣,你騙誰?」舞琉璃毫不客氣的扔過來一個動人的白眼。

    轉眼之間就學會功法,還是如此神秘的功法,那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丁浩也不好對舞琉璃解釋,這件事涉及他最大的機密,所以就不說出來裝逼啦。

    兩人繼續向前飛行,其實丁浩是帶著舞琉璃,如果丁浩一個飛行,速度更快!

    當然了,就算是現在,兩個人及時趕到七重天營地,那應該是沒問題的。

    兩人飛行之中,又談起了剛才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的偷襲。

    舞琉璃道,「剛才真邪放出來的那些白色的泡沫,也不知道是什麼寶物,倒是非常的奇特,專門用來逃跑不錯。」

    丁浩冷哼道,「一看就是不入流的下三濫寶物,兩個二段真仙,用這種手段逃走,當真是笑死人!要不是我趕時間啊,就算是他們躲在泡沫之中,我也能用神鬼亂舞拍死他們!」

    那些泡沫雖然佔據的面積很大,可是畢竟還是有範圍的,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兩個人躲在裡邊,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也就是因為丁浩趕著去七重天營地,否則的話,丁浩拿出神鬼亂舞出來一陣亂拍,就不信這兩人不出來!

    「也是。」舞琉璃說到這裡忍不住笑了起來,「我有一陣還感覺到,真邪真仙是高高在上的了不得的人物,可是沒想到,竟然他們夫妻兩都不是我的對手了,想想真的是自己都難以相信。」

    真邪夫妻,本來算得上人類族群的柱石,手中又有凝真仙會這個龐然大物。

    可是舞琉璃的實力不斷的提升,凝真仙會又崩潰了,此消彼長之中,實力就發生了變化!

    甚至舞琉璃自己都感到了無法相信。

    丁浩笑道,「其實你本來就已經不比他們弱了,你的修為和他是一樣的,你的准仙器也不比他們差,加上你現在又煉化了仙鼎!所以現在,你一個人打他們兩個,也是輕輕鬆鬆!」

    丁浩說到這裡,臉色又陰沉了下來,「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真邪真仙這傢伙倒是果然精明!如果他遲一步放出這泡沫,他就必死無疑了!」

    其實就在真邪和紫凝對舞琉璃出手的時候,丁浩已經動了殺機。

    雖然丁浩站在那裡一心給自己打上青風印記,可是丁浩已經想好,只要九層印記打完,他就立即出手!幹掉這兩個禍害!

    可是沒想到,真邪真仙倒是果決,發現無法得手以後,立即放出白色的泡沫,躲在其中。

    丁浩這才無法對其出手,所以乾脆就放過了真邪真仙,拉著舞琉璃離開。

    「不過這傢伙敢偷襲我們兩個人,他們已經完了!」丁浩雙目之中射出森然之芒,他剛才已經把這兩人偷襲的情景,全部都記錄了下來。

    這兩個人公然違反狂盟的規則,而且這兩人在狂盟之中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後台,這件事只要捅到狂盟,應該就可以判令追殺他們!

    「哈哈,這一路過來,你們數次利用狂盟的規則害我,甚至還要我把天風石貢獻給狂盟……那麼這一次,我也要用狂盟的規則,追得你們天涯無路,我看你們往哪兒逃!」丁浩目中射出厲色。

    呼!

    天空之中一道銀色的電光,肉眼根本都難以看清,正是丁浩拉著舞琉璃越過天宇。

    此時此刻,兩個人影從一片白色的泡沫之中,伸出頭來,

    「夫君,你這次怎麼這麼怕?」紫凝真仙疑惑的看著自己的道侶,奇道,「我們才對舞琉璃發了一招,幹嘛就放出泡沫逃生?其實和她多打一會兒,我們有機會獲勝的……」

    她還沒有說完,真邪真仙就搖頭道,「完了完了,打不過了!難道你沒看見舞琉璃身上那件玉鼎形狀的鎧甲嘛?」

    「看見了呀,防禦力很強。」

    「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叫仙鼎,是仙人才能煉製的一種手段。」

    「什麼,仙家手段!」紫凝真仙頓時臉色蒼白,她這才知道,為什麼真邪只是一招,就立即放棄了。

    真邪又道,「還有你注意到丁浩的眼神了嘛?」

    紫凝真仙回想了一下,道,「丁浩當時的眼神,目光之中充滿輕蔑,甚至我們對舞琉璃出手,他根本看都不看!」

    「這說明什麼?」真邪咬牙切齒道,「這說明他有強大的自信,他知道,就憑我們兩個,根本不能奈何舞琉璃!而且你沒有注意到,他漠不關心的眼神之中,還閃過一絲殺機!如果我剛才慢上一步,丁浩也跟著對我們出手,恐怕在舞琉璃和丁浩兩個人的聯手之下,我們這次是必死無疑!」

    「啊!?」

    紫凝真仙傻眼了,她根本無法相信。

    「我們兩個都是二段真仙,還都修鍊了雙修同心訣!可是舞琉璃才是一個新晉二段真仙,至於丁浩更是一個小渣渣,才合體大圓滿……憑什麼?憑什麼我們打不過他們,還必死無疑!」紫凝真仙心中充滿了費解,根本就是無法相信,巨大的等級懸殊之下,實力的天平卻是已經發生了相反的變化。

    「是寶物、手段!我們和他們有著天大的差距呀!」真邪真仙嘆道,「琉璃真仙有著仙鼎寶物,我們根本無法打破,丁浩又有意神兵,我們也是無可奈何!還沒開打,他們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這戰鬥還有什麼可打的?再說丁浩這個小畜牲,我再次提醒你,千萬不要用修為來衡量這個人!我感覺到,這次進入黑死領域,他的能力又提升了,他絕對要超過舞琉璃的實力!」

    「什麼!」

    紫凝真仙再次傻眼。

    他們夫妻兩個人,連一個舞琉璃都干不掉;而丁浩的實力,竟然還在舞琉璃之上……

    「那我們想殺他們豈不是變成了不可能……」紫凝真仙臉色蒼白。

    真邪真仙嘆道,「我突然感覺到,我們和丁浩為敵,就是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難道我們現在要和他和解?」紫凝真仙又問。

    「可能嘛?」真邪真仙臉上再次露出了森冷,「兩人的仇恨既然已經結下,怎麼可能和解?要想解決這件事,除非是他殺了我們,又或是是我們殺了他!」

    「不錯。」紫凝真仙雙目之中,也浮出了殘忍之色。

    真邪真仙又道,「這次丁浩回去七重天,肯定要把事情捅到狂盟!現在又有了羽化老東西給他撐腰,我們倆恐怕要面臨前所未見的巨大壓力!」

    「怎麼辦?」紫凝真仙剛才還很殘忍的眼中,現在一下又變得充滿恐懼,「我們會不會被狂盟追殺?那就真的完了!如果整個狂盟都追殺我們,我們根本就無路可走了,人類的世界,將沒有我們的立足之地!」

    剛才他們偷襲舞琉璃的時候,沒有考慮這些,可是現在到了這一步,卻是終於發現自己把自己給逼得沒有退路了。

    真邪真仙思考了一會,終於雙眼之中浮出一些陰冷的笑意。

    「我手中有一份名單,是一些聰明的老傢伙,我相信他們聽說天門山打開,然後又聽說仙鼎意神兵這種寶物……他們應該願意出時空棺材折騰一番!」

    「聰明的老傢伙?」紫凝真仙奇道。

    真邪真仙道,「那些躺在時空棺材里的老傢伙,其實有不少人,他們留下的壽元還很長!他們留下了充足的時間,只要有足夠的寶物和機會,他們就會出世!他們分佈於人類各個隱世的蒼老家族,其中甚至不乏狂盟的最初締造者!」

    「這些人肯定很想要仙鼎……」說到這裡,紫凝真仙雙目之中射出強烈的光色,「夫君,你真的太卑鄙了!哈哈,如果我們真的能把這些人都請出來,丁浩小畜牲在狂盟又能如何?讓他人財兩失!」

    真邪目中射出陰笑,「嘿嘿,我們要趕緊了!」

    今天兩更,明天爆發啦!

    感謝下讀者任昨天的打賞,非常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