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54章蠻家先祖

魔道神徒
     第1652章蠻家先祖

    丁叔這些年都是為了在九重天建立補給站而忙碌,這次返回七重天,也是聯繫一下建立貨物運送通道的問題。

    他正在忙碌,腰間的丁家內部令牌就亮了起來,他抬手一摸,頓時臉色大變。

    「什麼,修家三兄弟,真邪竟然把這三個老怪物都請了出來?」

    丁叔當即離開,奔向天神山。

    與此同時,來自五大家族的各位真仙,也都紛紛收到族中弟子的請求,也趕來到天神山。

    「你們都來了?」丁叔來到天神山,算是來的略遲的。

    當他站定,發現現場已經站了不少五大家族德高望重的強者,丁叔的心中一松,如果這些人都在這裡,修家三兄弟,恐怕還不敢造次!

    此刻,修家三兄弟的臉上都不好看。

    看著匯聚而來的真仙越來越多,修權臉色陰森道,「這些小傢伙們都集中過來幹嘛,都想要找打不成?看來我們太久沒有出關,已經有人忘記了我們的威名!」

    真邪真仙和紫凝真仙連忙挑撥道,「這些人都是丁浩小畜牲的狐朋狗友!他們糾結在一起,為非作歹,整個狂盟都已經被這些人所霸佔!我們夫妻看不慣他們的作為,才被他們誣陷,趕出狂盟!」

    「原來如此,這些人真的是好惡劣。」後邊那位來自蠻家的真仙走了出來。

    「五大家族的人都給我出來!」蠻家真仙怒喝一聲。

    現場來自五大家族的真仙都走了出來,一位真仙開口道,「前輩,我等並不認識你們!也不想和各位為敵!可是諸位前輩別忘了,這裡是七重天營地內部,禁止戰鬥!而且我們五大家族都有人在天神山修鍊,我們五大家族保護我們族中弟子,無可厚非!」

    這真仙說的是義憤填膺,不過那位蠻家真仙卻是冷哼道,「你們知道我是誰?」

    說話之中,他一抬手,手心出現一塊奇異的火紅令牌,令牌上有一個大字,「蠻」!

    這塊令牌相當的奇特,外邊上來看,沒有什麼特殊。

    可是對五大家族的所有弟子,卻是有一種驚人的震懾作用,此牌一出,那些修士包括真仙,全部從內心深處,油然而生一種膜拜和敬仰的情緒,根本無法壓制!彷彿這令牌是他們的祖先駕到一般,恨不得跪地叩首才好!

    蠻家真仙朗聲道,「九重天開闢之初,五大家族的創始者全部落難,多虧了我蠻家祖先蠻老捨棄一身修為,救了他們五人!因此,五大家族的創始者集體發誓,以後若是見到我蠻家令牌,不管是自己還是族人,全部遵從號令,生生世世,永不改變!」

    「什麼?竟然還有這種牌子!」在場的五大家族的各位強者和真仙,全部臉色發白。

    這個傳說,近千萬年,已經沒人記得。

    不過蠻家真仙卻是心念一動,口中暴喝一聲,「你等不信,那就跪下!」

    「轟!」

    頓時,現場來自五大家族的所有修士,全部都跪下,甚至那些來救場的真仙二段真仙,也全部轟然跪倒!

    這種精神力的控制,根本就是無可抗拒的!

    丁叔一看完了,本來還指望這些五大家族的朋友來救場,可是對方這也太牛逼了,竟然把五大家族的恩人都請來了。

    真邪真仙哈哈大笑,厲聲道,「五大家族,我和你們無冤無仇,這次我只是找丁浩了解一些恩怨。這裡沒有你什麼事兒,你們都給我滾蛋!」

    蠻家真仙冷哼一聲,擺手道,「滾吧!」

    蠻家真仙急於出手,是因為他也覬覦丁浩手中的寶物。

    兩三天感悟一條大道法則,有誰不想?修家三兄弟在前邊打頭陣,無非就是想要寶物想要傳承!可是如果好東西都被修家三兄弟拿走,那他還有什麼好處?因此蠻家真仙也迫不及待跳出來施展一番。

    這樣一來,五大家族的人都站不住了。

    「丁叔兄……這裡的事情,我們怕是管不了……我們……哎!」眾人都是無可奈何,準備帶著自己族中的修士離開天神山。沒辦法,大家實在是有心無力,這些人太牛逼了!

    不過就在五大家族的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就看見天邊有一朵白色的雲朵飄來。

    雲朵型寶物落在天神山半山腰,嬴政扶著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走了過來。

    修家三兄弟等人,並沒有把嬴政當一回事兒。

    「一炷香已經要燃盡,丁浩小畜牲好大膽,竟然到現在都沒有出來。」修權開口冷道。

    他一說話,修玄立即跳出來,「別等了,我們已經夠給他面子了,小畜牲不打得他屎尿俱下,他也不認識我們修家三兄弟!」

    蠻家真仙也不甘示弱,再次把手中蠻家令牌拿出來,喝道,「五大家族的人,我現在命令你們,進入天神山宗門,控制陣法,不要讓他們打開大陣!」

    「這……」五大家族的人全部愕然,心說這也太過分了吧?要求我們離開也就罷了,現在還要求我們控制陣法,難道我們要為了你們和九天神宗打仗不成?

    蠻家真仙看他們不動,心中大怒,頤指氣使喝道,「你們這些畜生,當初我祖先為了救你們的祖先,修為盡喪,現在調動你一下就調不動!看來還要我讓你們跪下嘛?」

    說完,他手中令牌又一次舉起,喝道,「都給我跪下!」

    五大家族的人頓時全部都跪成一排,那些二段真仙也難逃這種命運,他們各個憤怒無比,可是這種鎮壓又無法抗拒,當眾跪下,讓他們感覺無比的屈辱!

    就在此刻,後方傳來一聲厲喝,「混賬!你蠻家祖先的令牌,是讓你這樣用的嘛?」

    一個沒有修為的老者,氣得全身哆嗦,走了過來。

    大家都認識,這是狂盟里的蠻老,蠻家真仙也認識,不過他也隱約知道,這位蠻老雖然和蠻家有關係,可是只是族中一位不相干的老者。

    想到這裡,他瞪眼道,「蠻老,這裡沒你什麼事兒!你來幹什麼,還不回你的狂盟呆著!」

    蠻老更氣,罵道,「畜生!你們這些全部都是畜生!」

    蠻家真仙罵道,「蠻老,我敬你不是怕你!你若是這樣,別怪我不客氣,對你一個沒有修為的人動手……」

    他這句話還沒說完,卻是看見蠻老對著他手中的令牌一招手,喝道,「過來!」

    「什麼?」所有人都驚呆了,就看見蠻家真仙牛逼烘烘的令牌,就這樣飛進了蠻老的手中。

    「你奪我令牌!」蠻家真仙雙目之中射出厲芒。

    蠻老也不理他,拿著這塊令牌,嘆息道,「當年我救了五大家族的人,並沒有想要任何報答,可是他們還是打造了這塊令牌給我,想要世世代代的報恩!可是沒想到,這塊令牌竟然淪落如此,說來此牌也沒有什麼用了,也罷,那就散去吧!」

    說話之中,他手中的令牌彷彿聽懂人話一般,從上邊飛出無數的螢火蟲一般的星星點點。

    這些星星點點,全部都是五大家族祖先的意志,現在飛出來,都飛回五大家族在場修士的身體之中,他們身體之中對於這塊令牌的敬畏,也隨之消失!

    當這些力量都散盡,蠻老手中的令牌,頓時傳來啪啪啪的聲響,開始碎裂,越碎越細,最後碎成粉末,成為一堆白色的齏粉。

    「什麼?他就是當年救了五大家族的祖先的蠻老!怪不得他沒有修為!原來如此!」在場的所有修士,全部都驚呆了,那些五大家族的修士愣了一下,隨即全部走過來,再次行禮。

    誰也沒想到,在狂盟之中最沒用的人,竟然就是五大家族的恩人!他不但救了五大家族,還是狂盟的創始之人,上古八姓中所有人都受過他的恩惠!

    「你就是我祖先……」蠻家真仙傻眼了,他根本不知道蠻老原來就是他的老祖!

    蠻老瞪眼喝道,「滾啊!回去自己接收蠻家家法,否則我開除你出蠻家!」

    「可是老祖,丁浩手中……」這蠻家真仙還要說什麼。

    蠻老氣得厲聲罵道,「我當初為了救人,捨棄一身功法,可是你覬覦別人的寶物和傳承,竟然無事生非,打上門來,我蠻家的臉面都給你丟盡了!你們如此倒行逆施,是要滅亡我蠻家啊!小畜牲,滾!」

    蠻家真仙聽這一說,再也無顏站在這裡,扭頭就走。

    此人一走,跟著真邪他們來的其他真仙,也是頗為尷尬,沒想到蠻老都來了。

    不過這些人都沒有走,因為他們還看著修家三兄弟,修家三兄弟可是和蠻老一個時代的人,他們可不怕什麼。

    「蠻老頭,你沒事趟什麼渾水?這和你有關係嘛?」

    對於蠻老的出現,修家三兄弟並沒有太擔心,蠻家真仙走了也好,回頭分寶物的時候還少一個人。

    蠻老怒道,「這件事怎麼跟我沒有關係,跟整個狂盟都有關係,丁浩是曙光時代所有修士的希望!我絕對不允許你們在這裡搞事兒,你們若是膽敢出手,老朽今天跟你們拼了!」

    修家三兄弟全部都放聲大笑,「蠻老頭,你當初修為在身的時候,我們還讓你三分,現在你凡人一個,我們還怕你作甚,你速速給我起開!」

    今天三更,下午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