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656章難對付的修祖

魔道神徒
     第1654章難對付的修祖

    修家三兄弟,出言不遜,一口一個小畜牲,實在是氣死人!

    在場的修士,都是敢怒不敢言。

    羽化真仙等人,也只好跟這些人據理力爭!

    羽化真仙道,「丁浩並沒有亂咬人,事實上,整個狂盟都看得見,丁浩對整個族群那是有大功勞的!」

    「哈哈,大功勞?」修祖冷笑,坐下淡淡道,「說來聽聽。」

    羽化真仙道,「幾位前輩,可能你們剛從時空棺材出來,聽信了讒言!事實上,丁浩確實幫助族群做了很大的事情,比如說他打入仙靈族內部……」

    當下,羽化真仙就把丁浩打入仙靈族內部,努力成為靈皇培養的對象,最後找到仙靈所在之處,打破靈皇的皇者培養計劃……

    羽化真仙說這些的時候,在場的狂盟成員,都是紛紛點頭。

    因為這件事,大家都知道,也是大家都非常佩服丁浩的原因!

    羽化真仙本來以為這些說完以後,也會打動修家三兄弟。

    可是,事實並非如此。

    「哈哈,你們真的是愚蠢,被丁浩那小畜牲玩弄於股掌之上!」修祖聽完,卻是給了相反的回答,他開口問道,「你們這些蠢貨,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們這些第三段真仙都沒有辦法打入仙靈族內部?而他丁浩何德何能能混入仙靈族內部?」

    要說,修家三兄弟這些都是活了多少年的老狐狸,一下就找到了其中的突破口。

    這一句話問出來以後,頓時問得所有人啞口無言!

    第三段真仙都做不到的事情,他丁浩憑什麼做到?

    羽化真仙也是被問得一滯,不過他還是立即回道,「丁浩此子,一向天資聰慧,手段想法都非常多,想必他一定有自己的辦法!」

    「自己的辦法?」修祖瞪眼喝道,「那我問問,到底是什麼自己的辦法,他有沒有告訴任何人,有沒有告訴你這個老師?」

    修祖再次把所有人問得啞口無言,事實上,羽化真仙也不知道丁浩是如何混入仙靈族。

    看見問楞了所有人,修權和修玄都是哈哈大笑,心中暗道,看來講道理咱們也是拿手的!

    當下修權道,「我看丁浩,他就是勾結了仙靈族,演了一場戲給你們看!你們這些蠢貨,還把他當成天才培養和保護,其實他早就勾結了仙靈族人,想要徹底毀滅我人類!」

    「不不不,不是這樣!」羽化真仙不斷搖頭道,「在場的真仙,都是參加過那一場戰鬥的,大家都知道那一場戰鬥的驚心動魄!仙靈族受到了巨大的損失!如果仙靈族要演出這場戲,他們要虧死!而且丁浩絕對不可能和仙靈族有關係,仙靈族都恨死他了,丁浩也根本沒有做出損害人類的事情!」

    「愚蠢,太愚蠢了!」修祖霍然站起來,指著面前所有人道,「這就是丁浩小畜牲和仙靈族人勾結演的一場戲,目的是讓丁浩在人類族群得到信任!當他得到信任以後,就利用你們的信任,然後在族群內部製造矛盾!讓我們人類互相之間,互相攻訐,凝真仙會就是第一個犧牲者!」

    「這樣的說法……」琉璃真仙忍不住開口說道,「簡直是強詞奪理!」

    「你是什麼東西?」修玄打量了一下琉璃真仙,冷哼道。

    「這是琉璃真仙。」羽化真仙開口道。

    「哦,你就是琉璃真仙啊!」修祖目光上下打量一下舞琉璃,開口問道,「聽說你手中有一個仙鼎寶物?」

    「什麼,仙鼎?」在場的狂盟修士,絕大多數都不知道這件事。

    「怪不得她能佔據天門榜第六名,原來她有如此的寶物。」不少的真仙都是暗中議論。

    舞琉璃沒想到對方當眾說出,不過她也無可隱瞞,點頭道,「不錯,我確實有一隻仙鼎。」

    嘩,狂盟之中,又響起一陣議論。

    仙鼎這可是好東西,本來那麼些支持琉璃真仙的修士,此刻目中都有些眼紅。

    修祖又道,「這麼好的東西,為什麼不進貢族群之中,給大家使用?」

    「什麼?」舞琉璃以為自己聽錯了,一個前輩竟然說出這種話,當下她毫不客氣的反問道,「那麼我想問一下修祖前輩,你自己的寶物,為什麼不進貢給族群,讓大家使用呢?」

    修士的寶物,都是修士自己拼殺得來。

    願不願意進貢給族群,那是修士自己決定,誰也沒有理由以此強迫修士進貢。

    不過修祖卻是面容陰森,笑道,「琉璃真仙,你也不必激動。我的意思是,仙鼎的所有權還是屬於你,但是放在族群大家使用,比如說進入天門沖關的時候,就可以借去暫用……」

    舞琉璃反駁道,「天門山每天都有人沖關,那樣的話,豈不是我的東西,我永遠都不能用,永遠都在別人手中?再說了,仙鼎需要溝通和養護,借走之人不懂溝通和養護,損壞了怎麼辦?又或者他們死了,遺失了怎麼辦?」

    可是修祖根本不停她說這些,大聲道,「我聽說狂盟之中,所有的提案都需要表決,既然如此,那我就提出這個提案,讓大家表決一下!」

    雖然,剛開始大家都是反感修家三兄弟,可是這個提案提出來,頓時不少的狂盟成員,雙目之中浮出興奮之色!損害某個人的利益,成全了大家,這對大家來說,都是好事兒!

    「這修祖好陰毒啊!」羽化真仙趕緊走出來,大聲道,「諸位狂盟成員,我希望大家想想清楚!這種打著有益大家的旗號,損害個人利益的行為,實際上是對狂盟最大的傷害!今天我們可以強迫琉璃真仙交出仙鼎,明天別人也可以強迫我們交出自己的寶物!總之,對於這個提案,我認為違背狂盟原則,不應該表決!」

    被羽化真仙一說,那些眼睛發亮的修士,又不得不重新考量。

    那些真仙,修鍊到如今,手中都是有些寶物的,如果這次真的讓修家三兄弟得逞,那麼以後別人也會用同樣的理由,逼迫自己交出寶物!

    想到這裡沒,還是有不少的修士開聲道,「我也反對錶決,就算是標記,我肯定投否決票!」

    看見更多的人支持羽化真仙,修祖哈哈一笑,「大家都別激動,其實我就是開一個小小的玩笑!」

    羽化真仙此刻已經感覺到這修家三兄弟,尤其是這個修祖相當難對付。

    「諸位前輩,咱們別開玩笑了。」羽化真仙又開口問道,「不知道諸位前輩都離開時空棺材,這次出棺,所為何事?」

    修祖目光掃過眾人,話鋒一轉,笑道,「我聽說這個年代已經是曙光時代了,天門都找到了,這是一個好時代!所以不瞞大家說,我們這些老不死出關,就是為了闖天門來的!」

    「原來如此。」羽化真仙道,「如果諸位前輩想要闖天門,那麼隨時可以前往。」

    修祖又道,「我聽說要排隊啊,只是我們這些老不死壽元方面……」

    羽化真仙連忙道,「不用排隊,你們可以提前,其他人押后!」

    「哈哈,那就好!」修祖大笑道,「那我們就離開狂盟了,我們會儘快前往九重天!」

    說完,修家三兄弟和其他四名三段真仙,全部都離開狂盟,消失不見。

    ……

    「什麼,他們就這樣走了?」天心真仙愣道。

    看見這些人全部離開,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不過也感覺到不可思議。

    「我以為他們還會無理取鬧下去,可是沒想到他們說走就走了。」不二真仙也是抓抓頭。

    大家都以為他們很難對付,所以大家都準備好打持久戰了,可是誰知道,竟然三言兩語,這些人就都走了。

    「或許他們真的是出棺來打天門的。」也有比較幼稚的修士說道。

    「是嘛……」羽化真仙目光之中露出深邃的光,一字一句道,「我總感覺到,他們這次離開,意味著更大的風雨要來!」

    丁叔點頭道,「這些人,尤其是那個修祖,不是好相與的人!」

    羽化真仙看看舞琉璃,然後又對丁叔道,「希望丁浩能夠早點突破成功,成就真仙以後,或許這些人還不好刁難他!」

    丁叔嘆道,「希望如此吧,只是突破這種事,我們也幫不上忙。」

    「那就散了吧。」羽化真仙揮揮手,示意大家離開。

    看著狂盟之中人影一個個的消失,最後都走完,只剩羽化真仙一人和蠻老。

    羽化真仙這才問道,「蠻老,你怎麼看?」

    蠻老嘆道,「修祖這個人相當狡猾,當年就把上古八姓耍的團團轉,最後也沒能奈何他們。」

    「唉,也不知道他們要搞什麼鬼……」

    ……

    此刻,修家三兄弟,已經從七重天營地出來了。

    「大哥,難道我們就這樣無功而返,離開七重天營地?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們太好說話了呢?」修玄不解的問道。

    「不會。」修祖陰笑道,「別忘了我們今天只是亮一個相而已,今天狂盟大多數人不支持我們,可是不代表他們以後不支持我們!這是一個崇尚力量的世界,只要我們展現出自己的力量,相信就有更多的追隨者,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隨意操弄狂盟的決定!」

    「原來是這樣。」修權隱約猜到了什麼。

    「既然蠻老他們想要跟我們玩,那就好好玩一玩!」修祖哈哈大笑,「走,去九重天,是展示我們力量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