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04章幸運的柴高陽

魔道神徒
     第1702章幸運的柴高陽

    呼呼呼。

    火焰肆虐,這裡是火焰的世界。

    這裡的火焰相當的奇特,是仙靈之火,仙靈族人進入其中不受任何的影響,而人類走入其中,卻是會瞬間死亡。

    因為這個特質,所以靈雪王也沒有太擔心。

    她穿著緊身的戰甲,銀色的戰靴把她的小腿勾勒出動人的弧度。

    如果不看她滿身的詭異符文,光是看她的身材,應該是一個動人的美女。

    不過這個仙靈族的美女,此刻臉上都是怨毒。

    「丁浩賊子,你騙我太狠了!」

    「我仙靈族人,那麼多強者,最後竟然喜歡上你化成的丁七!」

    「是我瞎眼!不但被你欺騙了,而且還害了我整個仙靈族的族人!」

    「如果不是你丁浩,我仙靈族不會這麼慘,我父親不會死,我仙靈族現在就應該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靈雪王因愛成恨,她之所以有膽量當面向靈皇索要傳承,並不是因為她有多大膽量。

    而是因為她心中的恨。

    愛讓人勇敢,恨也讓人勇敢。

    「丁浩,我一定會強大起來,帶著我們仙靈族人,殺了你,殺光人族,哈哈哈,你們會後悔的!」

    想到這裡,靈雪王的雙眸之中,射出猙獰之光。

    靈雪王的身影,走過熊熊的火焰,她手中提著一個黑色的盒子,走向這片空間之中的一座小山包。

    這座小山包,就好像是火山爆發一樣,不斷從這個小山包里,有大塊大塊的火焰巨石飛出,劃過天空,拋到遙遠之處,帶去兇猛的仙靈之火。

    在小山包的面前,是一處炸塌歪倒的祭壇。

    「這個祭壇,就是星隕王隕落的地方!」

    「丁浩我好恨你!」

    靈雪王心中恨意翻滾,她猛然伸出手,口中一聲嬌斥,「給我起!」

    隨著她這一聲,巨大的祭壇掀起,然後轟然落在一塊平坦的地面上。

    雖然祭台被炸塌,可是並沒有損壞,靈雪王用她銀色的戰靴走上去,來到祭壇四周,把祭台上的陣法,全部都點亮。

    「呼!」一個陣眼點亮以後,就會出現一道白色的火焰。

    當祭壇四周的火焰全部都點燃,陣眼全部打開,這個祭壇上頓時有水流一樣的力量流過,煥然一新,外邊的仙靈火焰,也不會侵襲進入了。

    「就是這裡了。」

    靈雪王點點頭,把手中的大盒子,放在祭壇的中央。

    「父皇,我們都會永遠記得你。」

    「雖然我勸說你自殺,可是我對你只有尊敬,整個仙靈族也會永遠記得你。」

    靈雪王非常的虔誠的跪在大盒子面前,跪地磕頭,隨著她磕到第三個頭,就聽見轟的一聲,盒子轟然打開,在盒子里,靜靜的安放的是一個碩大的心臟。

    此刻,這個碩大的心臟,還在一下一下的搏動。

    「父皇!」靈雪王雙目含淚,不過她卻是站了起來,開始對著面前的心臟,打出無數的法訣。

    這些法訣印在碩大的心臟上,就好像一塊金色的烙鐵落在的肉上,當金色的光影消失,就看見這心臟上多出一塊傷疤。

    也不知道心臟是不是會感覺到痛苦,每次多出一個傷疤,它就會猛地一揪。

    看得靈雪王都揪心。

    「父皇,忍耐一下,我把裡邊的仙靈傳承都逼出來,你就舒服了。」靈雪王含淚又道,「偉大的仙靈,會原諒我的!」

    說完,她打出法訣的速度很快。

    哧哧聲之中,就好像用電烙鐵在不斷的燙豬肉。

    巨大心臟上的傷疤越來越多,開始變小,開始萎縮。

    不過從心臟上方,溢出來的黑紫色的氣團,卻是越來越大。

    這個黑色氣團,就是被靈皇煉化的仙靈傳承!

    仙靈傳承,仙靈族最為珍貴之物!

    仙靈族是一個祖先授權的種族,如果沒有仙靈的同意和加冕,沒有誰能自己成為皇者!

    靈雪王非要跑到這裡來煉化傳承,也正是這個道理。

    時間匆匆過去,不知道多久以後。

    靈雪王已經在靈皇心臟上不知道打了多少的法訣,而這個心臟也已經縮小到一個豬心的大小。

    現在已經看不出是心臟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團醜陋的黑炭。

    而這個心臟跳動的速度,也變得非常的緩慢,彷彿隨時要停止。

    「父皇,快了!」

    事情要結束,靈雪王雙目之中的淚花早就已經乾涸,取而代之的,是兩隻期待的眼眸。

    「力量、皇者、強大!」

    這個世界,沒人可以抵抗對力量的渴求,更何況靈雪王心中還有那麼深的怨毒。

    「我要變得強大!」靈雪王的動作更快。

    終於,在她的某一個動作之後,面前的心臟徹底安靜下來,從它之上,也不會再有紫黑色的光霧散出。

    「死了?」

    靈雪王雙目一動,伸出手按在這團醜陋的黑炭上,她用自己的力量掃過。

    「裡邊的力量已經基本被我激發出來了,現在它已經徹底死了……」靈雪王抬頭,看著面前頭頂上方的一大片黑霧,頓時興奮了起來,「這才是我要的力量,足夠了,足夠讓我晉陞進入皇者!仙靈傳承,沒想到最後的繼承人,竟然是我,靈雪王……不,靈雪皇!仙靈族第二代皇者!」

    說話之中,她的手猛然用力,一把將手中黑炭心臟,捏得粉碎。

    「父皇,你放心去吧,仙靈族就交給我了!」

    說完,靈雪王大手一揮,把靈皇心臟化成的黑色碎片,都捲起來,對著小山的方向,扔了過去。

    生於斯,死於斯。

    把靈皇最後的血肉,扔在仙靈的身邊,是對死者最好的祭奠。

    做完這些,靈雪王盤膝坐下,開始凝練面前的紫黑色光霧。

    ……

    就在火焰熊熊的小山頭下,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影正盤膝坐在火焰之中。

    這個男子的背影,顯得高大英俊,尤其是他頭上的龍角裝飾,更是非常的高貴。

    不過,就在此刻,突然一大堆黑色的粉末和碎片,帶著難聞的腥味,猛然從天灑落,灑得柴高陽一頭一臉。

    「我那個擦,是誰啊,這麼沒有公德!」

    柴高陽早就來到這片世界,因為得到老大哥記憶之中的一個片段。

    是一個仙靈曾經的後人,因為擁有某些手段,所以柴高陽能自由的走在這隻有仙靈才能進入的空間。

    進入以後,柴高陽還是很幸運的。

    他不但撿到了幾位死掉真仙留下的寶物,最終要的是,是發現了無敵真仙丁滄海的屍骸。

    丁滄海手中的財富,可是了不得,作為丁家商號曾經的掌控者,手中的財物要嚇死人。

    柴高陽真的是發了一大筆。

    不過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丁滄海留下的那把上古至尊級別的准仙器給弄到手了!

    那把准仙器,可以說是目前人類族群最好的准仙器了。

    「好劍啊!」柴高陽盤膝坐在這裡,就是想要來煉化這把珍貴的准仙器寶劍。

    不過很遺憾,他的努力不但沒有成功,反而被靈皇的骨灰給灑了一臉。

    「算了,這把准仙器暫時無法煉化,先背著。」

    柴高陽的實力,甚至不能把准仙器給收入囊中,因此只能如同張殺殺當年,背在身後。

    「到底是誰灑過來這團灰,然後又來新人了?」

    柴高陽站起身來,繞過小山包,循著黑灰來的方向悄悄尋找過去。

    當他走過小山包,繞過小路,頓時雙目一亮。

    「那是……」

    出現在柴高陽面前的,是一個非常奇異的景象。

    只見面前的火焰之中,一個祭壇明亮無比,一個仙靈族女人的身影盤膝坐在祭壇的中央,在她的頭頂,有一顆光芒奪目的七色寶珠!

    這顆寶珠正在飛速的旋轉,發出漫天的七色華光,而在寶珠的下方,大量的紫黑色的光霧,還在向著寶珠匯聚!

    「仙靈族人,在幹什麼?」柴高陽目瞪口呆,他不知道這個仙靈族女人到底在幹什麼,不過很顯然,柴高陽評估了一下,自己絕對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

    柴高陽也並不蠢,明知道不是對手,他也不敢出手。

    當下,他就躲在山包旁,伸出腦袋,靜靜的觀看。

    靈雪王的凝練,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所有的紫黑色光霧,都被凝練成一顆明亮的仙靈傳承珠!

    「成功了!」

    靈雪王雙目之中,突然爆出奪目之芒。

    她仰起頭看著空中,那顆傳承珠正在發出明亮無比的光芒!

    四周的紫黑色的光霧全部都消失,只剩這一顆珠子,她甚至可以感覺到,這珠子之中傳來的驚人力量!

    「這就是仙靈傳承!」

    靈雪王伸出手,這顆明亮動人的珠子,就落在她的手心。

    「有抗拒!」靈雪王眉頭一皺。

    雖然仙靈所有的傳承,都被煉成這一顆珠子。

    可是仙靈目前還沒有承認靈雪王,沒有得到仙靈的承認,又怎麼加冕成為皇者?

    「偉大的仙靈,我請求得到你的承認!」

    靈雪王手掌一張,就看那顆七彩流光的珠子,從她手中飛出,飛出圓形的祭壇,直奔前方墳起的小山包。

    「這是什麼情況?」柴高陽都看得傻眼了。

    他很清楚這顆珠子是好東西,那個女仙靈族人煉製得很幸苦,可是此刻,這顆珠子,竟然對著自己飛了過來……柴高陽頓時感覺到小心臟砰砰的跳……

    今天兩更,明天爆發。

    因為特殊情況,把周一的爆發,改到周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