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14章青籮徹底服了

魔道神徒
     第1712章青籮徹底服了

    整整五年時間,每天都在雕刻。

    在丁浩面前的地面上,堆滿了一層微小細碎的各種粉屑,這些全部都是雕刻產生的。

    再看青籮的身體上,已經是密密麻麻,全部仙文數量達到百萬!

    這絕對是一個浩大的工程,五年的時間,丁浩一刻沒有休息。

    「我每次把青籮身體一個部位雕刻完畢,就會讓她使用一下仙文,能夠感覺到她實力的突飛猛進。」

    「現在更關鍵的來了,就是讓青籮全身雕刻的仙文,成為一個整體,整體發揮威力。」

    「如果成功的話,青籮的實力,將會非常的恐怖!」

    丁浩雙目之中,射出興奮之色。

    他看向青籮,這是一個完美的作品!

    那些一個個細小的文字,從遠處看就好像是一排排黑色的奇異花紋,這些都是丁浩五年來的心血!

    「呼!」丁浩吹掉青籮胸口最後一片木屑,終於徹底完工!

    雕刻仙文,講究是從外向內,先四肢後主干,先外圍后中央,先背面后前面。

    因此,最後一個仙文就雕刻在青籮的胸口。

    丁浩吐出一口氣,開口道,「激發全身的仙文,試試威力。」

    「好!」

    青籮也非常的興奮,因為她變得強大了,她自己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比以前強大太多了!

    江文大仙打造她的目的,只是為了解悶,所以並沒有賜予她強大的力量。

    可是丁浩不一樣,丁浩給了她真正的力量!

    這些仙文,就相當於仙界的法術,仙術!

    雖然這些仙術,都是輔助性的,可是還是能大大的加強青籮的戰鬥力。

    「激發!」

    隨著青籮心念涌動,從這百萬仙文上,那一筆一劃之中,溢出奪目的金色光線!

    青籮的身體上,金色四泄,每一個文字之中,都有力量溢出!

    「好強!我感覺自己全身都充滿力量!」青籮雙目中,滿滿的興奮,強大力量的充斥,讓她快活的恨不得衝上天空!

    「那就好。」丁浩出了一口氣,拿出一顆丹藥。

    五年的時間雕刻,丁浩確實已經非常的累了,他需要吃一顆丹藥,修養一下。

    不過就在此刻,青籮的雙目之中,卻是突然射出森冷的厲芒。

    「你這個小偷,騙子!既然你賜予了我力量,那我就讓你第一個享受仙文的攻擊!」青籮雖然成為丁浩的奴僕,可是她心中不服,隨時都在尋找機會,想要殺死丁浩,獲取自由。

    眼下,丁浩實力不如她,而且又非常的困頓,正是她翻臉的時候。

    不過對於青籮的翻臉無情,丁浩卻是彷彿沒有看到一般,把丹藥扔進口中,盤膝而坐,靜靜的修養。

    「你這個卑鄙的小偷,無恥的騙子,你竟然無視我?」青籮氣急敗壞,立即上前兩步,她的一條手臂已經完全點亮,從手臂上有瘋狂的力量釋放。

    「死!」青籮厲聲怒吼,就想要把丁浩一掌拍死。

    只是……

    當她的手臂舉起來,她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臂失去了控制……

    然後,從手臂上,傳來一股強大而兇猛的力量,沖入她的妖魂中心。

    「什麼?力量反噬?什麼情況?」

    青籮使用多少力量攻擊丁浩,這些力量都都會返回,反噬她的妖魂!這就是丁浩在她的仙文之中,設下的陷阱!丁浩可不會傻到自己給自己培養一個掘墓人!

    青籮想要用丁浩刻下的仙文來對付丁浩,怎麼可能?

    「啊!好痛!」青籮頭疼欲裂,頓時抱著腦袋,跪倒在地。

    「好痛啊!啊!」青籮痛的死去活來,這種痛苦,絲毫不亞於當初在煮妖皿之中的痛苦。

    丁浩也根本不理她,自己坐在那調養休息。

    整整六個時辰以後,丁浩這才睜開眼,此刻他雙目之中,精芒閃爍,顯然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

    而此刻,青籮被折磨了六個時辰,現在痛疼稍微好轉,躺在那裡喘息。

    「怎麼樣,被仙力反噬的滋味好受不好受?」丁浩嘴角露出的狡猾的笑容。

    「這個騙子小偷,我就不該相信他,他太壞了!」青籮心中恨得要死,不過臉上卻是不敢表示出來,連忙道,「主人,您怎麼這樣?其實我就是跟您開了一個小小玩笑!」

    「小小的玩笑?」丁浩哈哈大笑,抖抖身上長袍上的木屑,站起身道,「你使用多少力量想要殺我,就要承受多少的力量反噬!如果你動用全身的力量來殺我,我保證反噬的力量就會把你的妖魂給徹底吞噬!還好你剛才只是動用一隻手的力量,否則你還會承受更大的痛苦!」

    「什麼?」青籮心中欲哭無淚,心說完了,如果這樣一來,我豈不是永遠都別想跟這騙子小偷動手了?這傢伙太壞了,完了,我又被他騙了!

    丁浩看她臉色變來變去,當下走過去,淡淡笑道,「你想要殺我,來啊,我不還手!」

    青籮連忙道,「不不不,主人,你是我最尊敬和崇拜的主人,我哪有膽子害您?剛才只是跟您開了一個玩笑,您放心,以後這種玩笑,我絕對不敢再開了!」

    「原來是這樣,以後想跟我開玩笑的時候,別客氣。」丁浩哈哈一笑,走出了陣法。

    「這個卑鄙的小偷,無恥的騙子!」青籮心裡咬牙切齒的罵了兩句,暗道,「現在看來我是沒有機會殺死這個小子了,以後如果有時機,我還是會再次發動的!哼!」

    ……

    「見過主人。」顏靈康感知到丁浩出關,他連忙迎了上來。

    「恩。」丁浩點點頭,問道,「這些年錄製了多少關於猿貅和獅螭戰鬥的場景。」

    「很多。」顏靈康一有機會,就會溜出封鎮星辰閣,去看兩隻異獸的戰鬥。

    不過那獅螭很是精明,當它發現顏靈康在場的時候,就不會使出什麼太多的招式,反而是尋找機會,想要接近並殺死顏靈康!所以錄製這些戰鬥場景,也是有危險的,而且想要真正的錄製到兩隻異獸全力戰鬥的場景,也是非常的艱難。

    「給我看看。」

    很快,顏靈康抓出一個個的智慧之光。

    所以顏靈康抓拍到的最好的戰鬥場景,他都會記錄在自己的識海之中,用智慧之光來保存。

    他不斷的抓出,不斷的激發,很快,就在丁浩的面前,形成很多的光幕。

    一場場的戰鬥,都投射在這一片片的光幕上,同時出現。

    丁浩看了一下,這兩隻異獸果然都是非常的了得,別看是兩隻巨獸的戰鬥,可是它們戰鬥之中,展示的不但是強大的力量,而且是有一種更加高檔的戰技,這是丁浩目前沒法兒掌握的!

    「這些戰技,都是相當了得,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丁浩回頭道,「青籮,如果你參加戰鬥,你能不能配合猿貅戰勝獅螭呢?」

    「這個騙子小偷,果然到了讓我送死的時候。」青籮腹誹一聲,搖頭道,「主人,您還是另請高明吧。這兩隻異獸的實力,太嚇人了,就算是真正的仙界大仙來,也很難收伏他們!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傀儡,我如果做一些伺候你的事情,端茶倒水還可以,如果您讓我拚命,我選擇拒絕!」

    青籮也很狡猾。

    她心說,只要我想要殺死丁浩,那就會受到仙力反噬。那麼我就不想要殺死你,我只是消極怠工,我就是不幫你出手,我看你能如何?

    青籮從想要武裝反抗,變成了消極怠工。

    不過很顯然,丁浩不會讓她這麼如願的。

    「你想要消極怠工,不幫我出力幹活?」丁浩冷笑道,「青籮,我花費五年時間給你的身上刻滿仙文,讓你強大,並不是用來看的!而是讓你幹活的!我跟你說,這一戰,你想打也要打,不想打也要打!你如果不能從獅螭身上搶到獸牌,你就給我死吧!」

    青籮拒絕道,「主人,我不是不幫你出手,而是我的實力有限!你強行命令我出手,就是要我死!獅螭那麼強大,我怎麼可能搶到它身上的獸牌?我連獸牌在哪裡都不知道!主人,我不幹!」

    「好好好,你不幹。」丁浩臉上浮出冷笑,然後抬起手,對著青籮的身體打出一個手訣。

    頓時,青籮抱著腦袋,痛苦不堪,噗通一下跪地喊道,「主人,我沒有想要對你出手,怎麼也會受到仙力反噬?啊,好痛啊!我痛!」

    丁浩嘴角微微翹起,「就算你沒有對我出手,只要我想要折磨你的時候,還是隨時都可以讓你痛不欲生!」

    「我勒個擦!」青籮氣得都要罵髒話了,心中把丁浩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

    不過她也不敢罵出口,只有跪地求饒道,「主人,我知道錯了,從今天開始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絕對不會拒絕!主人,其實我剛才那些話,並不是心裡話,我只是跟你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

    「又是玩笑,你還真是幽默。」丁浩冷哼一聲,手掌一揮,青籮這才喘著粗氣,跪在地上,好受一些。

    隨即,丁浩指著她面前的一片片的光幕道,「從可以開始,你就給我看,找到獅螭的破綻,並且找到它身上100處可能藏匿獸牌的地方!」

    丁浩說完,又道,「當然了,你也可以拒絕。」

    「不不不,我現在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