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20章人類第二道曙光

魔道神徒
     第1718章人類第二道曙光

    丁浩上次煉化猿貅的獸牌,是借用了朱雀的力量。

    讓這塊獸牌,以為煉化它的是仙獸朱雀,因此獸牌臣服。

    猿貅和獅螭都是外世界的異獸,不一定就害怕朱雀。

    可是獸牌並不是異獸,獸牌其中的靈體是比較簡單的,有些是一些比較低等仙獸的魂魄來打造。所以獸牌會害怕朱雀,丁浩正是用這種方法取巧。

    「這次煉化獅螭的獸牌也是一樣,繼續使用朱雀的力量來恐嚇它。」

    丁浩的朱雀仙根,現在已經融入虛境。

    這並不影響使用,丁浩放出自己的虛空,頓時一片的星空,黑暗而浩瀚。

    丁浩一抬手,就把獸牌扔進了星空之中。

    獸牌在星空之中翻滾,它對於眼前這一片星空,並沒有感覺到恐懼,畢竟它是見過大世面的。

    可就在它不知道飛行了多久以後,突然從星空的深處,傳來一聲高亢的嚎叫。

    「昂!」

    朱雀叫聲如龍,震撼整個星空。

    獸牌之中的靈體,頓時為之一驚。

    隨著朱雀的吼叫,獸牌也改變的方向,飛向星空最深處的某一個方向。

    當它來到那裡的時候,在它的面前,是一隻全身帶著七色火焰的火鳥,巨大無比,頂天立地,就這樣懸浮在黑暗的虛空之中。

    從這隻火鳥的身體上,無數強大的意志和氣勢,瘋狂的鎮壓而來!

    獸牌頓時為之驚動。

    不過獸牌天生的特性,就是拒絕被人煉化,當它感覺到要被人煉化的時候,它又開始了本能的拒絕。

    丁浩注視著這裡,他雙目之中射出奪目之芒,心念之中又是一聲暴喝,「朱雀,給它看看力量!」

    頓時,呼!

    星空朱雀口中噴出驚人的七色火焰。

    其實丁浩的朱雀還沒有真正的成型,這種七色火焰並沒有殺傷力,主要也就是一些鎮壓和威懾的作用。

    還別說,這種七色的火焰,是把獸牌給嚇到了。

    就在此刻,丁浩立即放出自己的意志,想要趁著這個機會,煉化獸牌。

    可是就在此刻,獸牌突然又警覺起來,瞬間關閉所有和外界溝通的通道。

    這樣一來,它對於面前強大的朱雀,根本就是看不見聽不到,任你再強,我不看你也不聽你,你又能如何?

    「可惡,這個獅螭的獸牌,要比猿貅的獸牌狡猾多了。」

    丁浩使用這個辦法,竟然失效了。

    這一失效,就麻煩了,獸牌陷入一種冬眠的狀態,任憑丁浩如何的溝通,它就是沒有反應。

    「這是什麼情況?」

    大奴他們走來,道,「主人,這是一種假死狀態,可能很多年,它都不會醒來,除非是一股很強的仙人力量,才能震醒它。」

    丁浩眉頭大皺,「沒想到煉製一個獸牌,竟然還出這麼多幺蛾子。」

    五奴笑道,「主人,獸牌也是仙器的一種。你可不知道,仙器各有脾性,各不相同!而且仙器全部都非常的傲氣,對於凡界的修士,基本上是不屑一顧!如果你是仙帝,你根本不用說話,它就會匍匐在你腳下;可是如果你只是凡修,它寧可裝死,也不會搭理你。」

    「這不是狗眼看人低嘛?」丁浩大惱。

    當下,他把這塊獸牌扔在一旁,罵道,「沒想到我費盡心思想要得到的獸牌,現在到手了,卻是沒有任何的作用。」

    六奴思索了一下,道,「主人,現在你想要和這塊獸牌溝通,已經是不可能。你要馴服獅螭,只有從獅螭本身入手!如果獅螭它願意認主,那麼這塊獸牌,自然而然的就會認你為主。」

    「這塊獸牌都這麼傲氣,獅螭那傢伙……」

    丁浩說到這裡,雙目突然射出厲色,「獅螭這傢伙,我給它好言好語,它不聽話,也罷,我就讓它鬆鬆筋骨!」

    此刻,獅螭被裝在一個透明的陣法空間之中,懸浮在半空。

    對於丁浩,它還是比較輕蔑的,幾乎是死也不願成為丁浩這種下界凡修的獸寵。

    突然,它就感覺到,這個陣法空間竟然移動了,直奔青籮城!

    很快,它就看到了「卑鄙無恥」的丁浩,它發出雷動一般的怒吼,反抗丁浩給它的不公平待遇。

    「獅螭,我來讓你享受享受!」

    在青籮城的後院,有一道仙火!

    這道火焰,絕對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火焰之一,獅螭也已經無數年,沒有見過如此的火焰了。

    「既然你不願降服,那就給我燒,先把它一身的金毛,給燒乾凈!」

    下一刻,丁浩直接把獅螭的身體放在仙火上炙烤。

    「好難受!」這種仙火併不能燒死獅螭,不過卻是可以讓它非常的難受。

    「獅螭雖然你很強,可是這是不折不扣的仙火,長期在上邊炙烤,你身上的金毛,會被點著的!」丁浩冷哼了一聲,也就不再理會它,讓火焰慢慢的烤,想要獅螭短期之內想法,是不現實的,丁浩已經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

    「降服獅螭,需要很長的時間,這些日子,我也不能閑著,我還是去看看突破進入二段真仙的修鍊方法吧。」

    黑暗的虛空之中,一艘金色的龐大戰艦,從天空之中劃過。

    這種沒日沒夜的航行,不知道要航行多久,不過丁浩有耐心,他相信,就算這片虛空再大,他也能找到另外三顆魔尊舍利。

    ……

    就在丁浩在虛空海之中尋覓的時候,在人類九重天,一場偉大的戰役,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

    「人類的道友們,出發吧!」

    「不要對他們有任何的憐憫,他們根本不值得憐憫!」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是一個仇恨人類的種族,我們必須要將他們徹底滅亡!」

    「這個世界是屬於我們的世界,我們必須殺死他們,因為我們代表的是人類的天意!」

    「人類的道友們,無論在八重天還是九重天,我們都毫不留情的消滅他們,全部消滅,不要留下活口,這個邪惡的種族!」

    柴高陽站在狂盟的中央,大聲的演講。

    他爽朗的笑聲,煽動性的話語,還有對於仙靈族痛下狠手的決絕,已經在狂盟贏得了大量的擁躉。

    「柴高陽,我們正在執行你的路線,我們在九重天和八重天,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

    看著面前無數修士的歡呼,柴高陽又一次有了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上次,他有這種感覺的時候,還是七百年前!

    「這就是權力和榮耀,這種感覺太好了,它讓我沉醉!」

    柴高陽心中大快。

    他算是非常的幸運。

    本來拚死進入仙靈墳之中,他是抱著必死的念頭。

    可是他沒想到,仙靈竟然蠢得可以,被他忽悠住以後深信不疑,不但給了他仙靈傳承,而且還給了他第二代仙靈族的發展方法。

    柴高陽在仙靈之地,只用了十幾年,就成就了真仙。

    成就真仙以後,柴高陽帶著仙靈「消滅仙靈族、開創第二代仙靈族」的指示,從仙靈墳之中走出來。

    當他走出來的時候,發現靈雪王還在外邊等著他。

    靈雪王把仙靈傳承丟了,她是絕對不會離開的,所以只有在仙靈墳外等著。

    也是靈雪王倒霉,終於把柴高陽等出來,卻是發現柴高陽已經強大到自己無法面對。

    柴高陽對於靈雪王,根本不存在什麼憐香惜玉,他這次出來,本來就是要消滅仙靈族的。

    因此,他直接痛下殺手,把靈雪王就給殺了。

    殺了靈雪王以後,柴高陽回到人類族群。

    柴高陽帶給人類族群的,是靈雪王的屍體,另外就是靈皇已死的消息!

    對於人類族群來說,這些年都沒有太關注仙靈族,雖然靈皇已死了很久,可竟然沒人知道。

    柴高陽就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勇闖仙靈族的勇士,如何如何發現仙靈族的秘密。進入仙靈族,發現靈皇已死,又親手殺死了靈皇的繼承人靈雪王,還有屍體為證!

    人類被仙靈族欺壓的太久了,當得到柴高陽的消息一樣,人類頓時都瘋狂了。

    柴高陽的這一場勝利,幾乎可以堪比當年丁浩帶著大家殺進仙靈之地的那一場戰鬥!

    他的聲名,一下鵲起,柴高陽這個名字,一夜之間,讓所有的人類強者都聽說了。

    不過聽說歸聽說,柴高陽真正的出名,是他得到狂盟的身份以後,進入天門通道,挑戰天門。

    當柴高陽以第一段真仙的修為,一次挑戰完五道天門以後,柴高陽的名字,頓時可以說是家喻戶曉。

    「柴高陽,人類族群的第二道曙光!」

    他成為繼丁浩之後,第二個被族群寄以厚望的天才人物。

    無數的鮮花和掌聲簇擁下,柴高陽的心裡卻並不開心。

    因為他這一輩子,最大的魔障就是丁浩,不把丁浩踩在腳下,他心中難以平靜。

    所以他咬緊牙關,不斷的進入天門,挑戰一關關,最後挖礦,帶回仙石。

    有了仙靈傳承,他確實實力也非常了得,在他的努力之下,他終於爬到了丁浩的頭上,成為天門榜上排名第一的人物!

    而且讓他開心的是,當他做這些的時候,丁浩剛好閉關了,失蹤了,這樣讓他有了足夠的空間。

    「我要變得強大,我要掌控話語權,我要消滅仙靈族,我要培養飛升教!」

    「哈哈,丁浩,等你出關以後,你會發現你已經遠遠的被我甩開了!」

    「我這個曾經被你看不起的人,終於踩在了你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