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21章前進,虛空底層!

魔道神徒
     第1719章前進,虛空底層!

    「也不知道柴高陽這小子怎麼樣了?」

    在無盡虛空之中飛行,轉眼又已經十多年過去了。

    很奇怪的是,丁浩心中想起來最多的,竟然是柴高陽這小子。

    上次聽顏靈康說過以後,丁浩就感覺到,柴高陽這次回來,恐怕是有備而來。

    「也不知道等我找到三顆魔尊舍利回去,這小子會發展到哪一步呢?」

    丁浩想到這裡,又開始繼續修鍊。

    「我現在已經是一段真仙,想要進入二段真仙需要對天道的更深的感悟!」

    「可是我已經感悟了幾千條的大道法則,還要對天道有什麼感悟?」

    「不懂。」

    丁浩在衝擊二段真仙的路上,遇到了瓶頸。

    對於一般的修士來說,二段真仙就是更加透徹的感悟天道,掌控法則。

    可是丁浩已經感悟了兩千多條大道法則,還要感悟多少大道法則才算是感悟天道呢?

    丁浩又一次走進東傳承大殿,開始尋找那些上古典籍,主要還是那些天才強者的心得和筆記。

    對於修鍊者來說,心得和筆記相當的重要,絲毫不亞於修鍊功法!

    同樣的功法,不同的人修鍊起來,就會發生不一樣的效果,也會發生千奇百怪的問題。

    這些問題,自己根本無法想通,這就需要前輩的心得和筆記。

    打個比方,這位前輩修鍊時,遇到和自己一樣的問題,他是如何解決的。

    丁浩需要的,就是這種。

    他主要翻閱了很多的天才的筆記,這些天才都是一段真仙的時候實力超卓,然後進入二段真仙的時候,又遇到瓶頸。

    在丁浩的識海之中,遍布了幾百本的典籍。

    「想不到,歷史上竟然有這麼多的前輩高人,遇到和我一樣的茫然。」丁浩點點頭,他的精神力掃過這些筆記,其中不乏遠古歷史上的一些大能。

    「這些人也都是一段真仙就有三段實力的天才,他們進入二段真仙的時候,同樣迷茫。」

    「他們是如何解決的呢?」

    「歸根結底,還是力量,他們都選擇了放下感悟,轉而繼續追求力量!」

    「原來如此,古人誠不欺我!」

    丁浩點點頭,從傳承室之中走出來。

    一個修士歸根結底,追尋的還是力量,什麼天道的感悟,什麼法則的運用,什麼心境的歷練,這些的目的全部都只有一個,那就是獲得力量!

    「既然修鍊到了瓶頸,那就要獲取更多的力量,其他都是浮雲,力量才是永恆!」

    所謂的力量,就是讓自己變得強大!

    「吸星魔訣修鍊到第九層以後,我都沒有繼續使用,看來有機會是需要試試了!」

    吸星魔訣的第九層,就是叫做吸星之術!

    也就是說,哪怕一顆星球的力量,也可以完全吸入自身!

    這已經是相當恐怖了,當然了,也是因為吸星魔訣進入了第九層,所以吸其他的東西,遞減效應就非常的明顯,打個比方,以前丁浩吸干一個真仙,和現在吸干一個真仙,得到的靈力,就差別太大了。

    「要繼續使用吸星魔訣,找到修鍊的目標物,這是一個麻煩事兒,哪有星球來讓我吸呢?」

    丁浩又走進青籮城,獅螭還在火上烤,那些可以化成小獅螭的金毛,都已經被燒焦不少。

    「獅螭,你還是不要投降嘛?」

    「哼。」獅螭這傢伙算是有骨氣,被仙火烤了十幾年,竟然還是拒絕投降。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丁浩冷哼道,「今天開始我會給你加一道仙火!一個不願意投降的獸寵,燒死算了!」

    獅螭又冷哼一聲,扭頭不看丁浩。

    「這傢伙……」

    就在此刻,丁浩識海之中傳來肥蟲的聲音。

    「主人,你出來一下吧。」

    「好。」丁浩身影一動,就走出了萬儡仙府,也走出了六尊舍利,來到蟲巢戰艦的控制室。

    在蟲巢戰艦的控制室,一幅明亮的光幕出現在丁浩的面前。

    光幕上,就好像一片星空,布滿了星點。

    「這是什麼?」丁浩問道。

    「這是八年前,我放出的黑金甲蟲的位置。」肥蟲說完,又放出一張圖,「這是七年前的位置圖……這是六年前的位置圖……」

    肥蟲不斷的放出位置圖,一共八張,上邊清楚的看見黑金甲蟲的數量和位置的變化。

    肥蟲道,「主人,你覺得有什麼區別呢?」

    丁浩道,「首先是數量增加了。」

    這句話是廢話,肥蟲三天就能產生十萬隻,一年就能增加1200萬隻以上,每年每年,總數當然是增加。

    十年下來,已經有多達一億兩千萬以上的黑金甲蟲,密布在這片虛空世界之中。

    「然後它們的位置……」丁浩說到這裡,終於發現了有些異樣。他連忙道,「按照道理來說,十年了,這些黑金甲蟲應該擴散得很大了,它們正在飛向不同的方向。可是現在看來,它們並沒有擴散很大,而且它們整體的位置,都在向著一個方向偏離!」

    肥蟲點頭道,「不錯,不管是向著哪個方向飛行的黑金甲蟲,最後都向著某一個方向偏離,這是潛移默化的,剛開始不會發現,可是時間長了,就會發現不對!」

    丁浩點點頭,「那裡是黑暗虛空海的底部!這一片虛空,並不是完全的虛空,它有著力量的鎮壓,所有的東西,長期在這裡飛行,最後都要被鎮壓到虛空的最底部……」

    他說到這裡,肥蟲開口道,「主人,難道你不想去看看嘛?」

    「這……」丁浩眉頭大皺。

    其實這個問題,他一直都思考過。

    所有的記載都顯示,虛空的最底部,那是人祖的鎮壓,萬劫不復!

    別人逃離都來不及,難道自己還要上杆子去被鎮壓?

    丁浩在這裡使用蟲巢戰艦,而不是空身人走出去,就是因為蟲巢戰艦不會被鎮壓。

    肥蟲又道,「如果你要找的人還活著的話,他們最終的目的地,還是虛空最底部!」

    它說的是一句大實話,當初魔空界裂成無數的碎片,這些碎片雖然在飛行,可是它們也會慢慢的消散!而且就算是不會消散,也會潛移默化的向著某個方向移動!總之,不管是遲還是早,他們最後的歸宿,就是虛空最底部!

    「主人,你要找的東西,只有那裡!」

    丁浩陷入沉默,肥蟲說的沒錯,與其在這無盡的虛空之中茫茫然尋找,還不如去虛空最底部。

    那三塊魔尊舍利,最終都會在那裡匯合。

    「只是那裡是萬劫不復的,我怕被鎮壓下去,就永遠無法回來了!」

    面對丁浩的擔心,肥蟲也不敢亂出主意,畢竟人祖的鎮壓,那不是鬧著玩的,就算現在是仙尊仙帝在這裡,也沒有人敢說沒事兒。

    丁浩思索了一下又道,「可是很顯然,那裡才是真正的目的地!我們在虛空之中尋找了十來年,就連魔空界的一根毛都沒有看到!」

    當年魔空界,一個小世界裂成了碎片,按照道理,這一片虛空之中,應該會偶然遇見。

    可是十年了,丁浩連一塊指甲大的泥土都沒有看見。

    說明什麼?

    說明所有的碎片,全部都被鎮壓到了虛空最底部!

    「所以這一片虛空,永遠都是那麼乾淨。」肥蟲又開口道。

    「不錯,因為在裡邊飛行的所有事物,最後都要被鎮壓!」

    丁浩抬手拿起獸牌,心念一動,把猿貅給放出來,問道,「猿貅,你對於這一片虛空世界,有什麼看法?」

    猿貅傳來苦笑的情緒,「主人,你別問我,我啥也不懂,我就是封鎮星辰閣面前的一隻鎮守異獸,管的就是封鎮星辰閣面前的一畝三分地,對於其他的地方,我根本是一竅都不通的。」

    肥蟲問道,「主人,你去不去呢?」

    丁浩回答這個問題,並沒有思考太久。

    「去!」

    雖然丁浩很不想去,可是他非去不可。

    因為九塊魔尊舍利,是一定要煉化的,另外三顆舍利,就算沒有到虛空的最底部,也在前往最底部的路上!丁浩要想得到它們,這一趟是非去不可!

    既然非去不可,那就去吧。

    下定了決心,丁浩命令道,「肥蟲,現在計劃改變,取消投放黑金甲蟲的計劃,改變方向,向著虛空最底部,前進。」

    黑暗的虛空之中,龐大的金色戰艦上,彷彿有無數的燈光閃動,它在虛空之中靈巧的轉動龐大的身體,擺正方向以後,嗽的一聲,這一艘金色的蟲巢戰艦,直接奔向虛空最底處,飛速的前進。

    虛空茫茫,丁浩也不知道這次吉凶如何。

    可是,那裡是三塊魔尊舍利唯一可能找到的地方,丁浩沒有不去的理由。

    「既然要去虛空最底部,我想,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只有一個。」

    丁浩站在戰艦之中,大手一揚,一隻神神秘秘的黑色小塔,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座小塔也是人祖所留,用來控制九重天的。九重天最底層的虛空中的最底層,這相當於十八層地獄的地方,希望我手中小塔能有用。」

    肥蟲道,「主人,你現在對這個小塔的使用和控制,又能有多少?」

    丁浩道,「目前還停留在很初級的階段,你繼續飛行,我會用這段時間,好好的研究和琢磨一下這隻小塔!」

    今天三更,下午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