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46章和獅螭的賭注

魔道神徒
     第1744章和獅螭的賭注

    赤煉仙王發現一個人不能奈何丁浩,心中生出念頭,直接讓龜叔出手幫忙。

    「丁浩小兒,跟你們人類根本不用講什麼道義!龜叔,幫我將他活捉!」

    「好!」龜叔身影一動,也放出巨大的仙體。

    「人類,臣服!」

    承壓雲的第41層,本來面積就不大。

    現在龜叔和赤煉仙王兩個人都放出仙體,基本上把整片41層承壓雲都佔滿了。

    丁浩現在的日子,很難過!

    他本身不是仙體,對付赤煉仙王一個仙體就已經是苦苦支撐了。

    現在突然出現一個更加強大的龜叔,那簡直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好強!」丁浩後退,真身有點難以承受這樣的攻擊。

    砰砰砰!

    地動山搖,巨響不斷,這種戰鬥已經是這個世界最頂尖的戰鬥了!

    「哈哈,小小的人類凡修!你根本打不過我們倆人,你還是老實臣服吧!這樣你也少受一點痛苦!」龜叔放聲大笑,作為一代半的妖仙,他對於丁浩這種小小凡修真的沒太放在心上。

    丁浩根本是步步後退,無力對抗。

    「主人,讓我出戰吧!」猿貅和青籮再次請戰。

    獅螭也開口道,「丁浩,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打得過他們!必須我們出馬,我們都是異獸,在仙界也是很高檔的存在!我們這些日子吞吃大量的仙力晶,我們可以很好的對抗鎮壓,在這裡,我們可以輕鬆的戰勝這兩人!而你……請恕我直言,還差得遠!」

    現在的情況,確實是這樣。

    丁浩是凡修,龜叔和赤煉仙王是妖仙,丁浩比他們低一個檔次;

    而獅螭和猿貅則是強大的異獸,在仙界也是很高的存在。

    如果這樣說起來,丁浩要比獅螭低幾個檔次。

    這也是獅螭不願意認主的原因,猿貅是被丁浩騙了才認主,要不然怎麼可能認丁浩這種低檔貨為主人?

    不過丁浩從獅螭的口氣之中,感覺到了不爽,感覺到了看不起。

    獅螭一直都昂著高高的頭顱,雖然跟著丁浩,可是它很高傲,內心並沒有把丁浩當成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如果這次還要獅螭出手幫忙……

    丁浩心中不爽。

    他咬牙怒道,「獅螭,你總是說我差得遠,你看不起我是不是?不錯,我是一個凡修,可是面對眼前這兩人,我一個凡修,也能把他們給擺平!」

    「怎麼可能?」獅螭失笑道,「丁浩,你不要意氣用事了!就憑你,最多也就是和赤煉仙王打一個平手!僅此而已!你想要擊敗赤煉仙王都很難!現在又來一個龜叔,更強!難道你還沒有看出來嘛?龜叔對你還有留手,如果他全力出手,你根本支持不到兩秒鐘!」

    「可惡!」

    丁浩心中大怒。

    他最為憤怒的,是獅螭說的是實話!

    實話最殘忍,也最傷人!

    丁浩只是一個凡界的修士,被碾壓的存在,必須靠著獅螭和猿貅才能活命!

    「我就不信了!」丁浩咬牙怒吼道,「獅螭,咱們打一個賭吧!如果我能憑著自己的實力,擊敗這兩人,你就心甘情願把獸牌給我煉化,臣服於我,做我的奴僕!」

    「丁浩,你真的不要意氣用事,你會害死你自己的!」獅螭失笑,丁浩現在根本是自身難保,還要一個人擊敗這兩人,當真是痴人說夢。

    丁浩步步後退,咬牙問道,「獅螭你敢不敢賭?如果你輸了,就成為我的奴僕,聽候我的調遣,哪怕是我天天騎在你身上,你也不可以抗拒!」

    「這……」獅螭冷笑,又道,「那如果你輸了呢?」

    丁浩道,「如果我輸了,就解除了猿貅和我的心神聯繫,把你們都送回封鎮星辰閣的前邊,讓你們原物返回!」

    獅螭的雙目一閃,意動點頭。

    「好,我跟你賭了!我就是不相信,憑著你一個人就能戰勝這兩人,如果你真的贏了,我就認你為主又何妨?」

    「那好!」

    丁浩雙目之中射出奪目之芒,獅螭之強,就算是到仙界也足夠,所以丁浩這一次是必須得到。

    不過想要贏了這場賭注,很難!

    「小小的凡修,你真的不是我們的對手,臣服吧!」蒼老的龜叔口中發出威嚴的聲音。

    其實他還算是厚道,沒有全力出手,否則的話,丁浩很可能就已經死在了眼前!

    轟!

    丁浩又後退一步,現在他已經是退無可退!

    「打不過,無處退!」丁浩雙目一寒,回頭看看,咬牙道,「現在要戰勝,我也只有一個辦法了!」

    說完,丁浩猛地一回頭,向著後邊,邁出一步!

    轟!一股瘋狂的力量好像重鎚一般打在他的腿上,骨頭都要斷了!

    「要想戰勝,這是唯一的希望!」

    丁浩雙目之中都是瘋狂,提起另一條腿,也走了下去……

    「什麼!他下去了42層!」

    「他瘋了么?」

    正在步步緊逼的赤煉仙王和龜叔,兩個人全部都傻了,震驚的看著走下去的丁浩。

    「42層,根本我都下不去,他竟然下去了!」赤煉仙王驚呆當場。

    龜叔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他沒想到,丁浩竟然如此的決絕,走下42層,說實在的,他龜叔都沒有下去過42層!

    「你們……下來!」丁浩站在42層,一臉猙獰,口中帶血,一字一句的說了這四個字。

    「龜叔……」赤煉仙王臉上露出恐懼之色,他伸出一條腿,不過感覺到那種重壓,他還是縮了回去。

    42層的鎮壓太強了,太恐怖了!

    赤煉仙王就算是妖仙之身,他也不敢下去!

    「這人類……」龜叔雙目之中,已經不是輕蔑了,而是目中都是敬佩,「這個人類夠狠夠拼……你能走出這一步,我還有什麼理由不陪你?」

    說話之中,龜叔也是向前踏出一步!

    轟!

    一計重鎚!

    那種感覺,就好像把龜叔的腿,給死死釘在了地面上!

    此刻,就算是龜叔想要收回自己的腿,已經收不回了!

    「這種鎮壓,太恐怖了!」龜叔的臉上都是驚恐,他也從來沒有下過42層,真的下來了,才知道有多麼的恐怖。

    停頓了一會兒,龜叔這才把另一條腿,也走了下來。

    「好……強大的……鎮壓!」龜叔臉色大變,額頭已經有大汗滲出。

    妖仙之體,在這裡也要承受人祖的絕對鎮壓!

    現在丁浩和龜叔都走了下去,不過兩人都無法出手,鎮壓之力太強了,他們就跟兩根木樁一樣釘在那裡,動都不能動,談什麼動手?

    ……

    「恩人!」六尊舍利之中,毛毛的美眸看著外邊,已經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種男人,如此的堅韌,百折不回,挑戰一切,簡直是讓人著迷!

    在她的身邊,大奴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

    「主人,要不你進入六尊舍利吧,你這樣……能行嗎?」

    外邊的恐怖鎮壓,傻子都看得出來,妖仙都被鎮壓,何況是凡修?

    不過他們說出這句話以後,又覺得很愚蠢。

    因為外界的鎮壓之力太強大了,如果丁浩進入六尊舍利,那麼六尊舍利也會被鎮壓在地,根本動都不能動!

    那樣的話,更危險!

    「主人,怎麼辦?」肥蟲躺在小車上,目瞪口呆看著外邊。

    六奴臉色鄭重,一字一句道,「現在是考驗主人的時候,他做的沒錯,在正常的情況下,他根本鬥不過龜叔!可是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才是主人獲勝的唯一希望!」

    ……

    萬儡仙府之中,此刻也能看著外邊。

    「這……」猿貅震驚的看著外邊,作為丁浩的奴僕,他能夠感覺到丁浩現在承受的壓力是多麼的恐怖。

    「這……」青籮也驚得一句話說不出來,心中震驚道,這個小偷騙子,沒想到他真的很拼啊!42層,什麼概念?如果是自己走出去,恐怕也要被鎮壓得趴在地上吧!

    同樣,獅螭看著外邊,也是一臉的驚異,「瘋了吧!」

    雖然一直以來,它都不是很看得起丁浩,可是這些年的相處,已經是慢慢的接受了丁浩。不過這種接受,只是處在平等的地步,它的內心並沒有產生什麼崇拜。

    而現在,它真的是動心了。

    丁浩的勇猛和堅持,絕對讓人傾心!它不是女人,它只是異獸,不過獸類有一種天性,就是尋找自己的主人!

    當遇到真正的強者,獸類就會真的動心,就會想要成為強者的獸寵,那是一種心甘情願的臣服。

    「這傢伙也真的夠拼,如果他真的勝利,那我就做他的獸寵又如何?相信有一天,他一定會強大,也會帶著我走上巔峰!」

    「他,可以的!」

    ……

    41層的邊沿上,赤煉仙王看著下邊站著一動不動的兩人,他只有干著急。

    他也想下去幫龜叔的忙,可是他下不去啊。

    就是這一個台階的差距,他就是下不去!

    也可以說,他沒有這個勇氣下去!

    他好多次伸出自己的一條腿,可是當他感覺到那種鎮壓力量的恐怖,他最後還是縮回了腿。

    「龜叔,怎麼辦?我該怎麼辦?」赤煉仙王第一次感覺到一種無力感,丁浩就站在那裡,一動不能動,可是他就是走不下去!

    龜叔咬著牙,一字一句道,「你別下來,別跟我說話,現在我和他就看誰先緩過這一口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