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51章熟悉的血發

魔道神徒
     第1749章熟悉的血發

    七重天營地。

    天神山,九天神宗。

    丁浩已經閉關一百多年了,除了冷小魚等人,誰也不知道丁浩去了哪裡。

    甚至,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人,忘記了丁浩的存在。

    別說丁浩,就連冷小魚和葉雯等人,包括張殺殺黃浩,都已經很多年不出現了。

    人類的記性都不是太好,幾十年不出現,就會被別人忘記。

    現在在這個世界,最為流行的,就是飛升教!

    柴高陽創立的飛升教,已經深入人心,那些教眾們每天不大喊幾聲「飛升教主,超越無限」就感覺渾身不舒服。

    而且飛升教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

    那就是加入飛升教以後,原先加入的宗門和家族,不要求退出。

    換句話說,那就是你既是九天神宗的人,也是飛升教的弟子。

    因為柴高陽這種半開放式的改革,讓整個人類社會很多青年一代的強者,都紛紛加入飛升教。

    大家都知道,加入飛升教就可以得到一股非同尋常的力量,同時又不影響自己本身的身份,所以這兩邊佔便宜的事情,不佔白不佔!

    就算丁浩創立的九天神宗,也有不少的弟子,信奉飛升教。

    事情愈演愈烈,天心真仙和不二真仙等老人,都看不下去。

    可是他們也鬥不過柴高陽,都把希望放在丁浩身上,可是丁浩始終又不出現,因此只能任由發展。

    「這位師弟,你要不要加入我們飛升教?」

    「加入我們飛升教好處太多了,你依然可以是宗門弟子,不過你同時也是我們飛升教的教徒!」

    「好處?好處太多了!你可以得到柴高陽教主的親手賜福,從此以後,你就會得到強大的力量,修鍊一種特殊的功法,這種功法和你現在修鍊的功法一點都不矛盾!真的,加入我們飛升教,你就是我們飛升新人類的一員了!」

    宗門之中的一些教眾,正在賣力的推銷飛升教。

    「禁止在宗門內部傳教,都給我出去!」現在九天神宗的代理宗主,正是丁浩曾經的老師,正元祖師。

    正元祖師來到這裡也一百多年了,現在修為在合體期中期。

    雖然他作為九天神宗的宗主來說修為稍弱,可是他的人品可以,絕對勝任!

    正元祖師眼裡揉不得沙子,早就看出什麼狗屁的飛升教不是好東西,奈何天下宗門都沒有封禁飛升教,狂盟之中大多數人也不反對,所以九天神宗總不能擺明了對抗飛升教吧。

    所以現在,正元祖師就下了一個命令,本宗弟子信奉飛升教可以,但是你不能拉其他弟子下水!不允許在宗門之內,傳播飛升教!

    可是現在的關鍵是,加入飛升教的修士,全部都好像變成了腦殘,聽不懂人話。

    也不知道是無意還是有意,一轉頭,就又來到宗門之中,大肆宣傳飛升教。

    正元祖師總不能真的把他們殺了吧。

    如果那樣的話,那可真的冒天下之大不韙了。

    「煩死了,這些飛升教,想不到柴高陽現在竟然變成神棍!」正元祖師也曾經求見柴高陽。

    以曾經老師的身份,去見柴高陽,去勸說他不要這樣胡搞。

    可是柴高陽比他的道理還多,辯駁道,「我這是提升整個人類的整體素質,難道你沒看到我飛升教的教徒,實力要超過你們沒有信教的人嘛?我這是為了整個人類做貢獻,老師,你不懂你落伍了!將來所有的人類,都加入我飛升教,都信奉我的飛升仙!人類將會成為一個真正強大的種族!」

    正元祖師總覺得不對,可是現在的柴高陽學到了老大哥忽悠的本事,正元祖師就是說不過他,因此只有作罷。

    就在正元祖師煩躁之中,外邊有一點金光,筆直送進九天神宗高高的大殿之上。

    「有人拜訪,說是九天神宗丁浩的故人?」

    正元祖師也不知道是誰,他作為現在九天神宗的當家人,對於丁浩的故人,親自迎了出去。

    「迎接!」衣袂翻飛,正元祖師帶著幾名手下,匆匆來到九天神宗的大門外。

    就看見在神宗大門外,一位白衣仙人,翩然站立。

    他身形修長,瘦瘦高高,站在大門外,氣勢驚人。

    最為醒目的是,他一頭血紅色的長發,激烈飛揚!

    「是你!」正元祖師雙目一動,看向外邊站著的這位真仙修士。

    那位真仙修士也扭回頭,他一雙血色的妖異眸子,也看向正元祖師,「是你!」

    正元祖師帶著的幾位手下,都是後來加入宗門的,也不認識外邊的血發之人,都是奇道,「正元宗主,此人是誰?」

    正元祖師突然哈哈一笑,「這位可了不得,是九天神宗創始者丁浩的老師!」

    「什麼?」在場的人全部都驚得面色發白。

    九天神宗丁浩,就已經是了不得的名字,而這個人竟然是丁浩的老師!

    正元祖師又道,「他的名字,叫九奴!」

    「原來他就是九奴前輩!」在場人等雖然沒見過,可是都聽說過九奴的名字。

    九奴看見正元祖師先是一愣,他對正元沒什麼好感,就好像正元對他,也沒什麼好感。

    九奴和正元,就好像是丁浩的兩個老師,一正一邪,一個教會丁浩修鍊,一個教會丁浩做人。他們互相之間也都知道對方,不過大家並沒有打過交道,因為正邪不兩立嘛。

    可是沒想到,這一正一邪,竟然就這樣碰面了。

    發現正元祖師並非想象之中那麼刻板,九奴笑道,「我可擔不起丁浩的老師,你才是丁浩的老師吧。」

    正元祖師哈哈大笑道,「我現在只是合體期六層的修士,我更加擔不起丁浩的老師。」

    九奴聽見這一句,也是哈哈大笑,曾經的兩位故人,敵對的故人,現在算是一笑泯滅了恩怨。

    正元祖師又道,「九奴前輩,請進。」

    九奴跟著正元祖師走進九天神宗,這些年他一直都在默默的修鍊,從頭開始修鍊,現在他已經不是原來的他!他已經擺脫了自己的宿命,他已經不是那個奴僕九奴,而是一個新生的九奴!

    「500年了!」

    不久以後,九奴站在天神山的最高處,鳥瞰下方,臉色變化不定,他離開丁浩已經五百年了。

    這五百年,他從奪舍進入一名兒童身體,慢慢的一路修鍊上來!

    期間他也是非常的關注丁浩的消息,不過他並沒有出來尋找丁浩,他要靠著自己的能力,修鍊到真仙。

    整整五百年的修鍊。

    終於,就在幾天前,他終於突破了真仙境!

    當他成為真仙以後,意味著他真正的成為一個新人,不再是一個魔尊的奴僕。

    不過,就在他成為真仙以後,他識海之中封印著的一些記憶,卻是豁然打開。

    所以他這才風塵僕僕的前來尋找丁浩。

    「見過九奴前輩。」

    得到消息的冷小魚葉雯等人,全部出關來拜見。

    大黃和張殺殺對九奴更是非常的熟悉,都跑出來興奮道,「九奴前輩,這幾百年你都去哪了,好想你呀!」

    「哈哈,其實我一直在修鍊而已。」九奴目光一掃,沒看到丁浩,皺眉道,「丁浩呢?」

    冷小魚道,「九奴前輩,瞞別人也不會瞞您,丁浩其實並不是在修鍊,而是進入了九重天的最底層。」

    「去了那裡!」九奴震驚。

    九重天世界的最底層,就算是他也沒有去過的世界。

    不過他很清楚,「那個地方應該是一個萬劫不復之地呀,丁浩他幹嘛要去那裡?」

    冷小魚道,「九奴前輩,丁浩得到一些仙緣,打開了一座傳承大殿,只是那座傳承大殿並沒有徹底打開,現在他去尋找失落的部分……」

    丁浩曾經說過,九奴是他最信任的人,所以冷小魚並沒有隱瞞。

    把丁浩打開東西南三大傳承殿的事情,都給九奴說了,又說丁浩去那個神秘的世界,其中有一個目的,就是尋找失落的部分。

    「去那裡尋找剩下的三顆魔尊舍利!」九奴咬牙道,「哎呀,不好,來遲一步呀!」

    冷小魚震驚道,「九奴前輩,難道丁浩還有什麼危險不成?」

    九奴嘆道,「我只希望他得到剩下的三顆魔尊舍利以後,不要急著融合,更不要去打開北傳承大殿,最後千萬不要穿上魔尊大人親手打造的那件鎧甲呀!」

    「什麼?」冷小魚等人全部臉色駭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有些事情,都封印在九奴的腦海之中,一直沒有解封,因此九奴也無法得知。

    可是隨著他變成一個新人,又擺脫自己的宿命,所以有些事情就自然的解鎖了。

    當他發現這些事情以後,才發現一個驚人的大陰謀,所以這才匆匆趕來天神山叮囑丁浩,可是沒想到,丁浩已經去了一個,他根本無法去的地方。

    如果丁浩在其他的地方,他肯定要拚命趕去阻止。

    但是九重天的最底層,九奴也根本無法去。

    「丁浩,這次我都幫不上你,只能希望你,不要急著融合剩下的三顆舍利,更加不要穿上裂天魔尊親手打造的那件鎧甲……否則,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