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61章奪肉身!

魔道神徒
     第1759章奪肉身!

    九奴自己把自己所有不忠於裂天魔尊的思想,都全部切割了。

    這才讓裂天魔尊完全相信他!

    可是九奴又給自己留下一個小小的設置,那就是把他真正反抗的意識,裝進一顆小小的智慧之光!

    當到時間合適,他就可以拿出這顆智慧之光!

    「我真正的意識,回來吧!」

    這顆智慧之光進入九奴的識海,頓時消散開來,九奴的魂魄之中,反抗裂天魔尊的思想,瘋狂的蔓延開!

    「裂天魔尊,沒有人心甘情願做奴隸!」

    「人心總是嚮往自由!」

    「這顆智慧之光里,裝滿的是我對自由的嚮往,和解救丁浩的心念!」

    九奴這次也是拼了,如果救不到丁浩,他這次肯定被發現了。可是眼下這種情況,簡直是唯一的機會,以後都不會再有!

    「大奴二奴三奴,你們都給我說說,裂天魔尊是怎麼回來的?」

    「九奴你!」其他的八名奴僕全部都圍攏了過來,他們震驚的看著九奴。

    因為九奴之前一直表現的非常的忠誠,可是裂天魔尊才走,九奴就露出了真面目。

    看見疑惑的眾人,九奴開口道,「諸位,我已經重新修鍊,我已經獲得新生,我不會再被裂天魔尊奴役!這是丁浩幫助我的,他給我自由,我必須報答!所以這次就算是死,我也要查清原因,爭取能救回丁浩!」

    「是這樣!」在場的八名奴僕,雖然都效忠於九奴,可是心中對丁浩還是有所眷戀。

    當下,大奴就把當天的情況說了。

    「什麼,是丁浩進入北傳承大殿,然後穿著裂天魔甲出來,就不對了。」九奴點點頭,「和我所知的差不多,裂天魔尊就是在裂天魔甲之中留下的魂魄種子,當丁浩的意志和裂天魔甲相連的時候,裂天魔尊就趁虛而入!裂天魔尊的魂魄雖然只是一顆種子,可是那是仙人魂魄,而且裂天魔尊又早有準備,所以丁浩的魂魄根本無法反抗!」

    九奴瞬間,就把當初的情況給猜了一個**不離十。

    明白了這些,他又問道,「那丁浩的魂魄,現在還存活嘛?」

    「不知道啊……」在場的八奴,全部都是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丁浩是不是還活著。

    九奴看看他們,然後抬起腳步,奔向北傳承殿。

    「不是吧!九奴,你瘋了!」大奴喊道,「如果你進過傳承殿,就沒有挽回的餘地了!魔尊回來一定會發現,到時候你就死翹翹了!如果你現在停下,把你識海之中反抗魔尊的意念都切割,那你還有挽回的餘地……」

    「挽回的餘地?」九奴冷笑一聲,「你們永遠不知道自由自在是什麼感覺!享受過自由和尊嚴,就不願意再這麼卑微的活著!」

    說完,九奴猛地推開厚重的北大殿的大門,大步走了進去。

    傳承殿,奴僕是無法進入的,不過九奴早就獲得新生,他已經不是奴僕,所以他可以自由的進入大殿。

    「沒有。」九奴去後殿轉了一圈,看見數量驚人的各種鎧甲,不過卻是沒有丁浩的一絲絲消息。

    「去二樓看看。」

    不久以後,九奴已經站在了高大的樓梯上,在他的面前,是一道金色的光幕。

    「是隔絕屏障!」九奴嘴角浮出輕笑,這種隔絕屏障對於下界修士來說無法突破,可是對於九奴來說,他很清楚,只要有正確的密碼,就可以進入!

    「裂天魔尊當初很信任我,他所有的事情,我知道不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這種法訣。」

    九奴在面前的金色光幕上,畫下幾個深奧的仙文,然後轟的一聲,金光消散,道路打通。

    「果然。」九奴直奔二樓。

    到了二樓,果然看見不少的各種寶物,不過這些仙界的寶物,都有禁制隔絕,九奴根本無法觸摸。

    「九奴,九奴,是你么?」

    說起來,還是丁浩先看見九奴。

    「主人!」九奴臉色一喜,飛快的來到一塊境面一樣的晶體面前。

    晶體之中,丁浩的頭像浮了出來,點頭道,「九奴,不錯,沒想到你修鍊成功了,從此以後,你就是有了自由之身!你不要叫我主人,你給我幫助太大了!你是我大哥,你叫我小弟吧!」

    九奴血紅的雙目含淚,「好吧,丁浩兄弟,都是我害了你啊!」

    丁浩搖頭道,「這不怪你,你也不知道,再說了,我享受了裂天魔尊這麼多年福利,也該是給他一點利息時候了。」

    九奴苦笑道,「我真的是嚇死了,還以為你已經魂飛魄散了呢。」

    丁浩道,「不會的,因為在肉身之中,有一條我凝練出來的大道法則!如果我的魂魄滅亡,這一條大道法則也會消亡!裂天魔尊想要那條大道法則,所以他不會讓我死!他要布置什麼逆天的陣法,來奪走我的大道法則,然後才會讓我死。」

    「怪不得。」九奴道,「怪不得他最近看上了仙靈之地,想必他是想要去那裡布置什麼逆天陣法。」

    丁浩點頭道,「一定是這樣了,他動了貪心,他不但想要得到我的肉身,還想要得到我這條大道法則!」

    九奴道,「你等著,我把你放出來。」

    「好。」

    好在這塊晶石只是一般的鎖魂晶,沒有禁制保護,九奴只是使用了最簡單的手法,就解開了鎖魂晶。

    迷離的光霧一閃,丁浩的魂魄化成一些黑色的絲絲縷縷,出現在虛空之中。

    丁浩出來以後就問道,「裂天魔尊現在在幹嘛,怎麼讓你進來的。」

    「是這樣……」九奴把情況一說,是因為裂天魔尊和柴高陽發生了爭鬥,兩人都去狂盟理論,裂天魔尊把自己的魂魄放進狂盟了,九奴這才找到機會,進入傳承殿救丁浩。

    「裂天魔尊的魂魄不在?」丁浩雙目之中射出狂熱之芒。

    「現在是唯一的機會。」九奴道,「我有著進出魔尊舍利的許可權,我現在就把你給帶出去!只是,你的肉身,現在被甲靈蒼龍所看管,你想要拿出來,很難啊!」

    丁浩嘿嘿冷笑道,「裂天魔尊他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他小看了我肉身之中大道法則的力量!一件區區的戰甲,還根本不是仙甲,就想要限制我肉身之中的大道法則?他簡直是夢都沒有做醒!」

    「什麼?你有辦法?」九奴臉色狂喜。

    丁浩道,「當初我穿上裂天魔甲,其實我還是有些防備的,可是裂天魔尊的仙人神識太厲害,我根本沒有什麼抵抗,就繳械投降了!不過這些日子,我痛定思痛,最後得出結論,那就是當時我犯了一個大錯!如果我當時能及時啟動身體之中的無名法則,裂天魔尊就不會輕易得手!」

    「竟然是這樣。」九奴驚道,「難道這無名法則,比仙界的魔尊還要高檔?」

    「那是當然,要不然他死活要得到這道大道法則?」

    「那你太厲害了!」

    丁浩這一路走來,除了靠吸星石就是靠九奴,讓很多人都以為,丁浩自己是無用的。可是其實,丁浩也有自己的機緣和努力,不說起來,就算這無名法則,就是丁浩自己努力得到,和裂天魔尊沒有關係,而且這條大道法則又是如此的珍貴!

    「九奴,這次多虧了你,給我第二次機會,這次我不會再犯錯,而且這些日子,我反覆琢磨了體內大道法則的啟動辦法!」

    丁浩說完,喝道,「九奴大哥,事不宜遲,請你立即把我帶出去!」

    「收到!」

    天門山,天門外。

    一座透明的光幕陣法,在陣法之外,一隻有著一截蟒身的豹子赤煉仙王,正在來回的巡弋。

    赤煉仙王得到裂天魔尊的命令,正在保護赤煉仙王的肉身,不讓任何人接近。

    不過,外邊沒有人接近,卻從陣法內部,身影一閃,一個血發血目的妖異男子走了出來。

    「九奴。」赤煉仙王喝道,「你身為丁浩大人的奴僕,現在丁浩大人不在,你到處亂跑什麼?」

    「丁浩大人?」從九奴的身影,幻出一團黑霧,霧氣之中,浮出丁浩的臉孔。

    「你是……」赤煉仙王一呆,他發現這個丁浩好像也是丁浩。

    丁浩冷哼道,「赤煉仙王,這些日子,你幫助裂天魔尊,助紂為虐,等我解決了眼下的事情,有你好看!」

    「什麼?到底是什麼情況?」赤煉仙王整個人都懵了。

    不過他也並不傻,很快就琢磨出:難道這幾天和我說話的,是另一個人?怪不得,我感覺他好像變了一個人呢!

    到了這個時候,赤煉仙王已經不知道向誰效忠了。

    當然了,就算他想要給裂天魔尊效忠,也沒有辦法,因為裂天魔尊設下的保護陣法,把它隔絕在外,它根本無法干擾陣法之中的東西。

    給丁浩帶來麻煩的,倒是裂天魔甲的甲靈,蒼龍。

    丁浩開口道,「蒼老,你居然趕幫著裂天魔尊騙我,你找死,這次你完了!」

    裂天魔甲的雙眼就好像兩個黑洞,它深深道,「九奴,你竟然欺騙了主人,你想死吧!你應該知道,背叛主人的下場!」說完,它又對丁浩道,「你的肉身在我的戰甲之中,你別想拿回去,等到裂天主人回來,你們都會死!死!」

    丁浩用嘲諷的口氣道,「是嘛?」

    今天三更,下午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