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66章最後的機會

魔道神徒
     第1764章最後的機會

    萬儡仙府之中,某間靜室。

    靜室外,蟒身豹頭的赤煉仙王正在昂首挺胸的守衛;

    靜室內,一顆光彩奪目的石子,懸停在空中。

    魔尊舍利凝合以後,就成為這樣一顆明亮的石子。

    丁浩站在魔尊舍利之中,大奴到九奴,全部都站在他的面前。

    「主人,前主人對我們還是有控制力,所以我們那時候……」大奴等人都比較尷尬,在丁浩被困期間,他們可是全部都投靠了裂天魔尊。

    丁浩點頭道,「我能理解。」

    大奴他們身體之中還是有裂天魔尊的奴印,說起來,還是裂天魔尊的奴隸。讓這些人反抗裂天魔尊是不可能的,只有真正的幹掉裂天魔尊的最後一絲殘魂,才能真正徹底的解放他們。

    「你們還是在魔尊舍利之中呆著,等到我真的幹掉魔尊舍利,就可以還你們自由!」

    本來丁浩還想把他們都放出魔尊舍利,現在看來,只要裂天魔尊還活著,他們就無法離開魔尊舍利。

    「謝謝主人!」大奴等人全部都跪在丁浩面前。

    「起來吧。」丁浩又一招手,「九奴,跟我進來。」

    進入傳承大殿以後,丁浩道,「九奴,你現在重新修鍊了,你也需要傳承寶物等等的資源!從此以後,這裡所有的東西,你可以任意取用,都不要跟我說!只要你需要,都可以用。」

    這次多虧了九奴,說起來,丁浩這一路上,最為感激的人,就是九奴。

    所以這裡的一點傳承和寶物,也全部都和九奴分享,不會有任何的吝嗇。

    九奴笑道,「丁浩,我也是這次才知道,你居然身體之中還有一條神秘的大道法則!我查過了,這種異像曾經出現在人祖青冥等人的身體中,哈哈,今後你如果開創一界,可不能忘記我!」

    「哪能呢。」丁浩跟著哈哈大笑。

    九奴說的沒錯,在以前,丁浩這一路,多虧了九奴的幫助;而現在丁浩有了本事,有了自己的本錢,將來只會越走越高,到時候,九奴就沒有什麼可以幫助丁浩,而相反,丁浩卻是可以全力幫助他!

    「九奴,以前是你幫助我,今後請讓我來幫助你!」丁浩心中暗自說道。

    說話之中,兩個人又來到樓梯上。

    九奴笑道,「這裡打開禁制的方法很簡單,只要寫下這幾個仙文。」

    「原來如此。」丁浩跟著九奴,在面前的光幕上寫下仙文,就看見面前金色的光幕,轟然破碎。

    兩人沿著台階向上,來到傳承殿的二樓。

    「這裡好多寶物!」丁浩站在傳承殿二層,雙目之中貪婪之光閃爍。

    和外邊的那些仙器碎片相比,這裡才是真正的寶物。

    「鬣牙寶刃!」

    「寶羅仙傘!」

    「仙綾……」

    丁浩看著一件件包裹在金色禁制之中的仙界寶物,雙目閃動,仙器,這裡全部都是真正的仙器!

    他一路走過去,仙器、仙丹、仙符、仙界的功法傳承!

    琳琅滿目,全部都讓人心動!

    九奴搖頭道,「沒用的!這些仙器仙寶,全部都被裂天魔尊的禁制保護,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得不到。」

    「就沒有什麼打開的方法嘛?」丁浩眉頭大皺。

    「沒有。」九奴道,「就算你殺了裂天魔尊,這些寶物也無法使用。只有你擁有仙力,才能煉化掉上邊的禁制……」

    「那要到何年何月……」丁浩只有苦笑搖頭。

    九奴道,「畢竟這裡是凡界,使用仙器不是什麼好的選擇,而且以你的修為,就算是一把仙器在你手中,也無法發揮真正的威力。」

    「可是裂天魔尊還有一件寶甲!」

    裂天魔尊逃離的時候非常匆忙,只是帶走一件寶甲。

    不過就算是這件寶甲,防禦力也是相當驚人,如果沒有強大的進攻手段,是很難擊穿的。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七重天上古四奇那裡的仙矛!」

    九奴聽說仙矛的事情,也是相當震驚,他沉吟了好一會,才道,「現在的關鍵問題,不是帝無道!」

    憑著現在丁浩的實力和地位,想要奪得帝無道的那塊地,拿到其中的寶物,這並不難。

    九奴又道,「現在的問題,是仙矛出世,天意能不能容忍的問題!」

    「這倒也是。」丁浩眉頭大皺。

    「這裡是七重天,天意正濃,你在這裡寶物出世,恐怕不是很容易。」九奴沉吟道,「如果這東西是在九重天就好多了,九重天的天意稀薄,你寶物出世沒人管你。可是這個是七重天啊,你如果寶物出世,我估計天意拚死也要阻止你!」

    「如果我將仙矛收入魔尊舍利,然後帶到九重天,又或者和裂天魔尊戰鬥的時候再拿出來呢?」丁浩問道。

    九奴苦笑道,「丁浩,你還是想的簡單了!仙矛這種東西,不是你可以想象,仙器有靈,你一個下界凡修,你想要把仙矛收入魔尊舍利,你以為仙矛就會聽你號令,直接進入魔尊舍利嘛?」

    「這個……」丁浩頓時被問得啞口無言。

    現在問題很麻煩,仙矛無法帶入天意,而又無法收入魔尊舍利。

    九奴又道,「丁浩,其實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以你的實力,恐怕根本無法使用仙矛!」

    丁浩卻是嘿嘿一笑,拿出一份典籍,「這是江文大仙留下來的。」

    「這是……」九奴接過玉柬,用心念一掃,頓時面露喜色,「江文家族的仙文典籍,這可是江文家族秘不示人的傳承!江文家族屹立至今,就是憑著仙儡製造方法,其中仙文一道,也是非常重要的!」

    丁浩道,「這些只是一些皮毛而已,不過我想要用上邊的仙文刻錄之法,來控制那把仙矛。」

    「這倒是可行……」九奴又道,「可是那把仙矛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要想在上邊刻錄仙文,需要專門的刻刀。」

    「你看看。」丁浩嘿嘿一笑,他把江文大仙的刻刀拿出來,這可是被丁浩煉化的刻刀,就算是仙矛的身體上,也能刻下仙文。

    「好東西!」九奴點頭道,「現在看來,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了。」

    丁浩道,「我現在還有有些把握的,如果能把仙矛弄到手,相信弄死裂天魔尊就沒有問題了。」

    說著,丁浩就向下走,臨走之前,把那塊鎖魂晶帶了出去。

    這塊境面一樣的鎖魂晶,是傳承殿二層唯一可以拿走的物品,丁浩來到這裡,就是拿走這件物品!

    「裂天魔尊的魂魄,是仙人魂魄,在凡界已經是無人可擋!」

    「不過這塊鎖魂晶卻是剛好使用,用來收取裂天魔尊的最後一縷殘魂,剛剛好!」

    當初裂天魔尊用來鎖住丁浩的鎖魂晶,現在剛好成為丁浩用來收取裂天魔尊魂魄的工具。

    從魔尊舍利走出來,丁浩放出九奴,讓其自己去修鍊,然後他就在靜室之中,盤膝坐下,服下數種丹藥,開始修鍊恢復。

    「我現在是真仙二段,想要貿然進入真仙三段是絕對不可能的;現在只有拋棄不可能的幻想,真心把自己真仙二段恢復到最良好的境界,開始修鍊吧!」

    ……

    這幾個月,最難受的要數曾經顯赫一時的帝無道。

    那時候,帝無道資質驚人,被稱作人類的新一代的第一天才,他的身後又站著凝真仙會這種龐然大物,加上他相貌清秀,引來無數年輕男女修士的側目,就連老一代的強大修士也對他客客氣氣。

    可是誰知道,丁浩出現以後,他的日子根本是一天不如一天!

    「這個混賬!」帝無道怒罵。

    丁浩的風頭已經完全壓住了他,後來又出現超越真仙柴高陽,更是如日中天。

    至於他帝無道,在凝真仙會被消滅以後,已經完全被人遺忘了。

    不過,帝無道還有自己最後的期望,那就是上古四奇的洞府中央的那一池春水。

    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帝無道和丁浩兩人,知道這水下的秘密。

    帝無道非常的精明和堅韌,雖然他沒有親眼見過水池下到底是什麼,可是他相信,絕對是一件仙器!

    他幻想著有一天,他把這件寶物起出來,然後大殺四方,笑傲九重天的場景。

    可是,一道金色的金鈴符飛入了他的洞府之中。

    「嬴政,這個狗腿子!」帝無道咬牙怒罵。

    這些年,嬴政來了無數次,想要說服帝無道出售這一塊地。

    「竟然是丁浩讓他轉告我!」

    這次嬴政並沒有和帝無道說什麼,只是說,丁浩現在閉關修養了,還有六個月出關,到時候,讓帝無道去七重天營地,丁浩有話跟他說。

    「有話跟我說?」帝無道清秀的臉上浮出猙獰,「他丁浩不就是現在牛逼起來了,我如果去了他的天神山,恐怕他就要對我採取強制手段!到時候,這塊地我賣也是賣,不賣也是賣!」

    現在的帝無道,從實力和地位來說,根本不是丁浩的對手。

    丁浩出手強搶,帝無道根本沒有機會反抗;又或者丁浩去狂盟推出什麼搶奪的議案,恐怕也會高票通過。

    所以丁浩不管是陰謀還是陽謀,搶他的這塊地,輕鬆寫意。

    「丁浩!」帝無道咬牙切齒道,「你還有六個月不是?這六個月,就是我最後的機會!」

    饅頭最近不在家哈,有點事,碼字也受些影響,今天三更,下午還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