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838章謫仙

魔道神徒
     第1836章謫仙

    「雖然我沒有人祖意志,可是卻是可以和人祖溝通。」

    當丁浩這句話說出來,在場人等,一片嘩然。

    「怎麼可能?這個牛吹得有點大!」

    「不錯不錯,太能吹了,無量學院難道凈出一些吹牛大王嘛?」

    「搞笑,如果不用人祖意志就可以溝通的話,那我們還要建造什麼人祖塑像?」

    在場議論紛紛的,全部都是一些來自其他學院的強者,他們也參與建設了人祖塑像,可是又對於塑像建在無量學院內有些不滿,紛紛藉此發泄怨氣。

    崑崙院長聽著周圍一眾議論紛紛,臉色也變得鐵青,心中暗道,這個年輕的禁地長老當真是膽大包天,當眾吹牛,把我無量學院的面子都丟盡了!

    魯震翱知道院長心思,他再次跳出來,指著丁浩罵道,「丁浩!以前我敬你是禁地長老,不好說你什麼!可是你太過分了,你竟然當眾這樣吹牛,我來問你,不用人祖意志,你怎麼溝通?」

    丁浩看著面前一眾吵吵鬧鬧,他卻是淡定自若,「我說可以溝通,就是可以溝通,難道還要告訴你不成?」

    魯震翱怒道,「那你就是胡說八道!照你的說法,我們的人祖塑像,也根本不用建了!」

    「當然不用建了!」

    丁浩這句話,更加的捅了馬蜂窩。

    「混賬!」

    「胡鬧!」

    在場不少的強者,全部都是支持,並且參與了建造這座巨型的人祖塑像!這座塑像,可不是表面一個巨大的雕刻那麼簡單,在它的身體之中,有著密密麻麻的陣法,這樣才能跟遙遠的人祖溝通!

    大家都出力不少,現在丁浩竟然一句話全盤否定了大家,所有人當然氣得跳了起來。

    當下,就有其他學院的強者,直接對崑崙院長道,「崑崙院長,你們學院到底靠譜不靠譜?一個小小的中等金仙也能成為禁地長老?當然了,這和我們沒關係,可是他竟然否定人祖塑像的作用……此人簡直是可惡,我們一番心血,難道就被他一句話否定嘛?」

    「這個……」崑崙院長被說的臉色相當尷尬。

    雖然他並不是最支持建造這個塑像,可是不得不說,大家建造塑像確實出力不少!

    魯震翱也走出來,道,「院長,丁浩此人雖然是千萬年才出來的下界凡修,可是他作為禁地長老還是相當不夠格的!我建議剝奪他的禁地長老身份,讓他成為一個普通弟子,好好打磨幾萬年再說!」

    「這個……」

    丁浩心中大惱,這個魯震翱心思當真險惡,把老子打磨幾萬年,黃花菜都涼了!

    想到這裡,丁浩向前一步,大聲呵斥道,「崑崙院長,我想請問你,你可知道他們建造的人祖塑像的下方,就是人祖教導弟子的地經閣!」

    「這個……」崑崙院長被丁浩這一問,頓時心中也是一動。

    他是見過人祖的強者,也知道地經閣的所在!

    不過隨著歲月變遷,無量星上滄海桑田,變化很大,建造人祖塑像的時候,他甚至都沒想到這一點。

    現在被丁浩提出來,他的心中也是想到了一定的可能性。

    丁浩繼續又道,「人祖塑像,放入人祖意志,溝通異世界的人祖!理應這個塑像放在哪裡都可以,為什麼要放在地經閣?我看是他們覬覦地經閣里的人祖傳承!」

    「什麼!」崑崙院長的雙目之中頓時射出奪目之芒。

    「混賬!」

    「胡說八道!」

    「狼子野心!」

    在場的各位強者,全部都開口怒罵,魯震翱更是跳出來罵道,「太過分了!太過分了!我們一心為了溝通人祖,消滅攻入我們世界的異界魔人,哪有你說的私心?你這混賬,你不配做我無量學院的長老,我不服!」

    看著魯震翱等人暴跳如雷的樣子,丁浩淡淡道,「我看你是做賊心虛被揭穿,因此惱羞成怒了吧!」

    其實這件事兒,丁浩也是猜測。

    不過丁浩見到那巨型的塑像,心中就有這個猜測!而且東方赤霞老婆婆給他的智慧之光里還有一句話,「那是人祖授徒之地,外人禁止進入,多年未曾開啟!」

    東方赤霞老婆婆顯然已經看出了什麼,這句話就有了一點點的暗示。

    因此,丁浩這就當面提了出來!

    看魯震翱氣急敗壞的樣子,丁浩心中,懷疑也更大了!

    別說丁浩,崑崙院長的臉上也閃出狐疑的表情,「魯震翱,這人祖塑像的選址,可是你等確定?」

    魯震翱發現崑崙院長懷疑他,他立即嚇得回道,「院長,我發誓我沒有這個想法!之所以放在那裡,是那裡那座山的尺寸剛剛好,而且下邊地經閣的事情我知道,我問了好多人,都說地經閣是人祖親自封印,不會被打開,所以才在那裡選址的!」

    旁邊其他幾個學院的強者也力挺他道,「不錯,魯副院長的人品,我們還是清楚的!再說了,崑崙院長,你信不過你的副院長,難道還信不過我們嘛?」

    「這個……」崑崙院長再次無話可說,雖然他的心中也產生了懷疑,可是也不好直說。

    魯震翱還以為崑崙院長相信了他,他心中大恨丁浩,連忙指著丁浩道,「這個傢伙妖言惑眾,憑空散播臆測的消息,又當眾吹牛,說他可以溝通人祖!我建議這樣,讓他溝通人祖,如果溝通失敗,就剝奪他的禁地長老的身份,貶他成為謫仙!」

    「謫仙!」丁浩心中大怒。

    謫仙,說白了就是犯了罪的仙人,被流放的仙人!被貶成謫仙以後,就會被流放到最荒涼遙遠的仙界星球,或者去抵禦外敵,或者去開礦,總之各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能活著回來就不錯了,別想修鍊了!

    魯震翱這個傢伙竟然如此的狠毒,實在是讓丁浩生氣。

    就亂升龍仙帝也看不下去了,走出來道,「崑崙院長,此舉不可!丁浩雖然有些年少妄為,可是他畢竟是一千多萬年來唯一打過九門的下界凡修,他不但資質優異,而且對下界和九重天的情況很熟悉,所以我不支持貶他!」

    魯震翱怒道,「升龍仙帝你不要在這裡做老好人,我並不是想要害他,我只是覺得他太需要打磨了!你們都放心,把他貶成謫仙以後,我負責派人專門伺候他,他若是有生命危險,我魯震翱願意賠命!」

    他這句話說的漂亮,不過他心中想的卻是,嘿嘿丁浩,我會好好「伺候」你!我不會讓你死,我讓你生不如死!到時候你天天跪在我的面前,成為我的一條狗的時候,我才會放你回來!

    丁浩當然知道他的心思,冷笑一聲開口道,「魯副院長,如果我不能溝通人祖,就貶成謫仙!那如果我能夠溝通人祖,你又怎麼說?」

    「你溝通人祖?怎麼可能?」魯震翱冷哼道,「如果你真的能做到,魯某任憑你處置!」

    「任憑我處置?」丁浩心說我想弄死你!

    不過這樣說,就顯得丁浩不大氣了,丁浩於是也道,「如果我能溝通人祖,那就把你貶成謫仙!讓我做你的中書院掌控者的位置!」

    「什麼,你混賬,你竟然還惦記上我的中書院了!」魯震翱氣得差點沒當場把丁浩給踢死。

    聽著他們對吵,崑崙院長的雙目一動,他漸漸發現這個叫丁浩的年輕人,貌似好像有兩把刷子的樣子。

    「好啦!」崑崙院長道,「如果丁浩長老真的能溝通人祖他老人家,那也是好事一件!如果不能溝通,我看也不要懲罰了!」

    「不行!」在場人等紛紛表示抗議。

    魯震翱道,「崑崙院長,我願意和丁浩賭上這一次!他如果不能溝通人祖,就剝奪他禁地長老身份,貶他成為謫仙,讓我打磨他;如果他能溝通人祖,我就自貶為謫仙,然後把中書院掌控者的職位讓給他!」

    說到這裡,他一抱拳,「大家做一個見證!」

    在場的大部分人等,都是支持魯震翱的,紛紛點頭贊同道,「願意見證!見證!」

    丁浩更加爽氣,當場發誓,把誓言放在智慧之光中,遞給崑崙院長,「請院長做一個見證。」

    魯震翱又提醒道,「你不準使用人祖意志和人祖塑像!」

    「當然!」

    「好!」魯震翱心說,你沒有人祖意志,又不用人祖塑像,你憑什麼溝通人祖?你開什麼仙界玩笑?

    想到這裡,魯震翱覺得自己贏定了,當場也發下誓言,存在手中的一顆智慧之光里,遞給崑崙院長。

    手上放著兩顆智慧之光,崑崙院長白眉一展,竟然笑了。

    如果說眼前的這兩個賭注,他竟然覺得丁浩獲勝的機會更大一點!

    他心中有這個想法,就想要把儀式搞的更大一點。

    當下,他開口宣布,「半月以後,召開溝通人祖的儀式,到時候,邀請所有的禁地長老和各大學院的強者前來觀摩!」

    「什麼?」魯震翱臉色震驚,「不是吧!丁浩到時候百分百要失敗的!到時候,豈不是要讓我們學院丟一次大臉?」

    崑崙院長哈哈大笑道,「丟臉也是丁浩丟臉,把場面搞大一點!」

    魯震翱咬牙切齒道,「好,必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