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845章人祖講經

魔道神徒
     第1843章人祖講經

    其實就在剛才崑崙院長和西門黑兩人發生內訌的時候,也正是丁浩進行驗證最關鍵的時刻。

    丁浩聽見下邊的對話,不過這種對話,對他並沒有任何的影響。

    他成功通過了驗證!

    當西門黑等人都離開這裡的時候,丁浩的心念之中,傳來一個蒼老的意志。

    「丁浩,已經完成檢測!」

    「我留下的意志已經給你配置了最佳的學習方案!」

    「現在,到了開啟地經閣,讓你進入,給你講經的時刻了!」

    嗡!

    沉寂幾千萬年的祭台上,突然有一個怪異的符文點亮了!

    沒錯,這個祭台上的那些怪異的符文,每一個都是人祖親自刻下!這種符文並不是仙文,也不是古仙文!這是人祖創造的一種文字,這種文字上帶有超越仙文的強大力量,因此這些文字根本不需要任何晶石的驅動,哪怕經過億萬年,它們也可以自己點亮!

    隨著第一個怪異文字的點亮,接著第二個怪異的文字也點亮。

    第三個,第四個……

    一道道的白色光霧的升起,祭台地面上,一處接一處的點亮。

    剛開始是一個個的文字,接著文字連成片,形成一片片的區域,到了最後,整個祭台上所有的文字全部都點亮了!

    當這些文字點亮的時候,那些在祭台上積累千萬年的厚厚灰塵,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開,光潔如新!

    嶄新明亮的祭台,一個個白色耀眼的文字,還有坐在這一片光明最中央的丁浩!

    「這……」

    下邊坐在石凳上,所有的人全部都驚呆了。

    「天吶,人祖留下的祭台竟然點亮了!」

    「怎麼可能?這下邊是地經閣,是當年人祖給弟子講經的地方,自從人祖和他的兩個弟子離開仙界以後,這裡就沒有再點亮過一次!」

    「這個丁浩他到底是誰?他為什麼可以點亮祭台?」

    「難道他說的溝通人祖的事情,真的……」

    當這一切發生的一瞬間,所有人的思想,都改變了!

    這個時候,站在最靠近的就是東凰和唐源澤,以及其他18名護衛,他們的臉上從震驚變成了驚喜,東凰朱潤的嘴唇浮出驚喜的弧度,「他竟然真的……」

    「他竟然!」崑崙院長和他周圍坐著的所有的強者,也全部都驚呆的看著面前的景象。

    可以說,崑崙院長這些活過的年頭不知道有多麼的久遠,見過的離奇事情,也是不知道有多少!這個世界上,能讓他們吃驚地瞪大雙眼張開大嘴的事情,已經不多了!

    可是此刻,真的讓他們全部都驚得目瞪口呆,張口結舌!

    雖然崑崙院長隱隱覺得丁浩有能力溝通人祖,可是沒想到丁浩竟然是用這種方式溝通人祖,他竟然是先啟動了祭台,打開了地經閣!

    丁浩並看不見所有人震驚的眼神,他再次進入了一片無盡的虛空,在他的身體四周,是億萬的世界,生活著不同樣的生命!

    他緩緩的站起來,站在這一片虛空之中,就好像是這一片虛空的主人。

    然後他緩緩舉起雙手,口中低沉吐出幾個字,「地經閣,開啟!」

    說話之中,祭台就好像是一個巨型的探照燈,向著上空射出無比奪目的光線。

    這種光線,把下邊所有的仙帝魔尊的視線和仙識,全部都屏蔽!

    當祭台上的光亮消失,所有仙帝魔尊的視線和仙識都掃過來時,祭台上的丁浩,失蹤了!

    「我的天!」

    終於有人口中吐出幾個字,「他竟然打開了地經閣,他進入了地經閣!」

    「怎麼可能?他是誰,他為什麼可以進入地經閣?」

    「他進入了地經閣!」魯震翱此刻已經完全傻眼了。

    其實魯震翱他們幾個人,推出建造巨像溝通人祖的計劃,其中有一個自私的目的,就是利用人祖意志的力量,打開地經閣!大家都知道,地經閣是人祖給弟子講經的地方,如果他們也能進入,一定能得到人祖留下的傳承和寶物,那他們的修為和實力就會更進一步!

    可是誰知道,他們還沒有做到,丁浩卻是先進入了地經閣。

    「怎麼可能?」崑崙院長也傻了,他根本沒想到,丁浩竟然先進入了地經閣。

    「丁浩小友……」升龍仙帝完全不知道說什麼了,他是親眼見到丁浩打通第九關成就仙人的,可是這個小子,怎麼又來到這裡進入了地經閣呢?

    而在旁邊的昆吾院長則是嘴角浮出微微的笑意道,「看來這個丁浩,還真的不是一般人呢!」

    這個時候,魯震翱跳出來,「我建議立即停止溝通人祖的儀式,丁浩他的目的,並不是溝通人祖,而是潛入地經閣!他是一個小偷,他想要盜竊人祖留下的傳承和寶物!」

    西門英也恨恨道,「不錯,他馬上就要得手了!院長,我們一定要趕緊行動,否則他偷竊到人祖的傳承和寶物,然後就會逃走了!」

    對於這氣急敗壞的師徒倆,坐在前邊的火舞妖尊嘴角浮出譏諷的冷笑道,「偷竊人祖留下的傳承和寶物,你有本事,你怎麼不偷?」

    「這……」魯震翱目瞪口呆。

    其實在場的強者都看得很清楚,丁浩這小子一定和人祖有某種聯繫!否則,丁浩不可能破解人祖留下的封印,進入地經閣!

    那祭台上怪異的文字,是人祖留下的封印,整個仙界,沒有其他人可以破解。

    只有人祖自己,才能破解這個封印!

    所以這個祭台在這裡這麼多年,無數人在這裡經過,也沒有一個人可以破解這個封印!

    丁浩能進去,絕對不是因為他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而是他真的有這個許可權!

    明白了這些,在場的強者心中都不由得產生一個疑問,「丁浩到底是誰?」

    ……

    此刻,丁浩已經進入了地經閣。

    「這就是地經閣!」丁浩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世界。

    地經閣。

    在丁浩的印象之中,既然是人祖給弟子講經的地方,這裡恐怕是一片安靜的靜室,放著三塊蒲墊,人祖盤膝而坐,對著兩名弟子傳道授業……

    可是,並不是這樣!

    在丁浩面前的,是一個無比瑰麗而奇異的世界。

    這個世界之中充滿的是各種符文和線條!

    丁浩就站在這無數的符文和線條的中央,而在他的面前,站著一個高大的人影!

    「老師!」丁浩眼睛一亮,立即行禮。

    「丁浩,你來了。」人祖開口微笑,又道,「我現在是在遙遠的異世界,準確說,是一個名叫聖的世界,這裡的界面要比我見過的界面高級許多,因此我要在這裡停留很久。」

    「老師!」丁浩震驚,「這不是你留下的意志,而是你的異世界傳遞迴來的訊息,我的天吶,我真的和你溝通了!」

    這確實是相當的驚奇,無盡世界非常的龐大,龐大到無法的想象,人祖離開仙界那麼遠,竟然能即時傳來訊息,這實在是讓人震驚。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丁浩也是第一次,真正和人祖進行對話!

    以前丁浩見到的人祖,都是人祖留下的意志,而現在丁浩對話的,則是人祖本尊發來的信息!

    「老師,我真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想要向你請教!」丁浩脫口而出。

    當丁浩還是一個少年的時候,他以為自己學到了很多,學會了很多功法,得到了很大的力量,一步步的穩步前進!可是隨著他的閱歷和見識越大,他就越是發現,他欠缺的還很多,他不明白的還很多,他的眼前一片迷茫,他想要了解的還很多!

    就像是他在九州小世界的時候,有九奴一路幫助著他,給他安排好修鍊的路線。

    可是現在,他真的是很茫然,千頭萬緒,他沒有一個真正的老師,也沒有一個真正的前輩可以給他指點!

    「你想要說的,我都懂。」人祖雙眼無比的通透,彷彿瞬間就看透丁浩的心思,他又道,「其實我曾經像你一樣的迷茫!別人的修鍊,都是按部就班,照著前人留下的功法修鍊,可是我們不一樣!」

    丁浩連忙點頭道,「是啊!老師,真的是這樣!尤其是我身體之中的無名法則,我不知道怎麼修鍊它?我也不知道怎麼提升它?我更加不知道它有什麼力量,它能給我帶來什麼……我完全不知道,我也不敢告訴任何人,我也找不到這一類的功法典籍!」

    人祖點頭微笑道,「你說的都沒錯,不過你不用焦急和緊張,因為這是我們的幸運!你的兩個師兄,現在還在各個異世界奔走,想要得到這些,而你已經得到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倆才是同一類的人!」

    丁浩道,「可是老師,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做,如何去修鍊,你給我指點一條明路。」

    「我指點不了你。」人祖搖頭道,「你和我一樣,創造了一條大道!在無盡世界里,大道創造者其實並非只有你我!只是每個人創造的大道並不相同,因此每個人走過的路,也不相同,我和你不是一條道,我無法指點你!」

    「什麼?」丁浩目瞪口呆。

    人祖又道,「不過我可以引導你,剛才我檢測了你的一生,為你設置了最好的引導課程,現在你坐下,我開始給你講經!」

    當人祖開始給丁浩講經的時候,地經閣外人祖講經地,也隨之引來的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