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27章 連弩袖箭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半仙,你不是說有重要的事要跟我商量嗎?我們走吧。”紅錦道。

    她現在說云澈不是自己人已經越描越黑了,干脆找個理由撇開他,眼不見為凈。

    用行動證明云澈不是啥自己人!

    “好。”半仙跟在紅錦身旁走了幾步,扭頭一看,云澈竟然還跟著。

    “云公子,我與半仙要商議要事。”紅錦不耐地道。

    云澈波瀾不驚地答,“既然是要事,我更應當跟著。”

    黃禎語氣淡淡然地嗆他,“云公子當真敬業。”

    這是諷刺云澈竟然甘愿從一個王爺變成侍衛。

    云澈卻不怒,“過獎。”

    還真當是在夸他呢!

    算了,他愛跟就跟吧。

    怎么說也是盟友,總不能讓他已經這么卑微地放低身份了還要顏面掃地。

    紅錦跟著黃禎,黃禎跟著云澈,丹青原本也想跟上去,卻被夢瑤給攔下了。

    “你家主子可以進去,你不行。”夢瑤冷冷地道。

    夢瑤看人的眼光老辣,一看這丹青就覺得她心術不正,絕對不是什么善茬,得讓她離公主遠遠的。

    “我是主子的貼身暗衛,有何不可?”丹青道。

    這夢瑤明明是個女人,卻偏偏剃光了頭發,穿得像個男人一樣,也不嫌難看。

    “都暗衛了,還跟前跟后的?”夢瑤上下打量丹青兩眼,皺眉。

    暗衛也就算了,還貼身暗衛!

    云澈怎么說也是公主的前夫,既然現在愿意低頭投誠,薄面少不得要給幾分。

    但是竟然找個女的做貼身暗衛!

    不像話。

    夢瑤對云澈剛提上去的一點好感又直線下滑。

    丹青見夢瑤不放行,也不能硬闖,只好看了看云澈背影消失的方向,硬生生吞了這口悶氣。

    進入屋內,屋中的兩張木桌被黃禎事先拼成一張,上面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

    紅錦眼前一亮,率先發現了一個造型看起來十分眼熟的,想拿起來卻發現自己的手勁根本不夠,“這不是諸葛連弩嗎?”

    諸葛連弩?

    黃禎一臉茫然,“這確實是一種連射弩箭,可以齊射十發弩箭,是工部最近才研制出來的武器。”

    “我能不能拿起來試試?”紅錦躍躍欲試,拿兩只手才勉強把沉重的弩身拿了起來。

    “我來幫你上弦。”黃禎從桌上拿起弩箭,“擠”(?)開了紅錦身后的云澈,將手中的弩箭一發一發地裝進箭匣扣在弦上。

    “射出弩箭時,一手握好木臂,一手壓下另一條木臂頂起弩弦射出弩箭即可。”黃禎說完便稍稍從紅錦身邊讓開了一些。

    做日紅錦對他說過的話他還沒有忘記……

    在一夜的沉思過后,他選擇了一切從緩。

    只是不知云澈的突然出現,會不會成為他計劃之中的變數。

    紅錦費力地托著弩對準距離最遠的墻,用力地壓下木臂!

    “嗡-”得一聲轟鳴,十箭齊發,對著墻壁呼嘯而去,在一陣密集“哆哆-”聲中深深地嵌入墻壁!

    巨大的后挫力讓本來就有些勉強的紅錦根本拿不住手里的弩機,眼看著便要將弩摔在地上了。

    紅錦手忙腳亂地想探手去撈,但是手上托過重物,有些虛軟,根本不可能將那沉重的弩機撈起來。

    一陣熟悉的露水清香縈繞周身,紅錦只覺得自己的整個背部都貼在了云澈的胸膛他一條手臂環過她的腰間,另一只手則貼著紅錦伸出的手臂穩穩地將弩機連同紅錦的手一起握在了掌心里。

    紅錦怔怔側過頭,對上云澈冷俊的側臉,還有一雙神色溫柔的黑眸,“沒事吧?”

    低沉磁性的聲音從他喉間發出,他懷抱里熟悉的感覺讓紅錦不由得想起了她教他切蘿卜的時候,還有他們分別前那最后一餐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將她擁在懷里。

    只是,溫暖的記憶,在新婚之夜那些鮮血淋漓翻涌上來之后,褪去了所有溫度。

    “多謝云公子相助。”紅錦回過神來,將連弩放在了長桌上,不著痕跡地踏前幾步遠離了云澈的懷抱。

    云澈還托著紅錦柔夷的手掌一空,心里也跟著一痛。

    從前的她,從來不會這樣推開自己。

    她現在就像是一只振翅欲飛的鳥,隨時都可能拍拍翅膀遠走高飛。

    而他,只能不知疲倦地緊緊追在她身后,即便明知她一定會拒絕,不知何時才有可能讓她想起從前的事情重新接受他。

    不過沒關系,他甘之如飴。

    “這是什么?”在諸多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武器之中,紅錦看到了一個小小的圓環,看起來像是個鐵質的手鐲。

    黃禎拿起圓環,“這是袖內針。按下圓環上的按鈕,便能向前方射出一次三根細針,針上涂上毒便是致命的武器。我已命工部的兄弟為你特殊打造一幅更加安全細致的鐲子,約摸這兩日便能打造好了。”

    竟然連這種造型輕巧的袖箭都有。

    “工部兄弟們的手藝真是讓人嘆為觀止。”紅錦嘆道,“旁的也倒罷了,這諸葛連弩要是能夠大批量制造配備到軍中,豈不是無敵了?”

    黃禎想了想,“話雖如此,但諸葛連弩的制造過程較為繁瑣,而且射程相較其他的弩機也更近,如果要配備到軍中,恐怕還需改良。”

    “我知道一人,對這類兵器、暗器研究造詣頗深,或許可以幫忙一二。”云澈突然道。

    “是誰?”紅錦忍不住好奇地問。

    她記得原書中確實提到云澈有一支特殊的軍隊,像是特種兵一樣,擅長使用各種殺傷力強大的特殊武器。

    只是沒有寫出這些武器的來源,只知道云澈身后定然有個厲害的高人。

    “你可聽說過京都以北有座通天巨峰,名為絕境峰?”

    絕境峰……

    “那不是九黎的老家嗎?”紅錦震驚地脫口而出。

    “你記得九黎?”云澈的臉色一冷。

    紅錦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一時嘴快竟然說漏嘴了。

    但,漏就漏吧。

    “為何不記得?我去探訪巫族時,在西涼邊境遇見了他,多虧他仗義出手救了我一命。后來我們聊著聊著十分投緣,便成了朋友。”紅錦挑眉,“怎么,聽云公子的話,好像我以前就應該認識他一樣?”

    紅錦在賭。

    云澈原本人該在西涼,九黎卻沒在他身邊,她猜想估計是被云澈派走執行任務了。

    西涼邊境能執行什么任務?

    那自然是尋找駝鈴烏啊!

    所以紅錦自認為她的話應該是沒有什么疑點的。

    但以云澈的精明,應該會問起一些細節,這細節能不能應付過去就很難說了……

    而云澈聽了紅錦的話卻道,“絕境峰,當真是他對你親口提起?”

    九黎竟然連這么秘密的事也告訴她了嗎……

    他是不是,果真對她有非分之想!

    而她,還并不反感……

    紅錦對云澈的提問有些驚訝。

    那么多細節可問,偏偏問了個最不用腦子答的?

    紅錦一時猜不透云澈這么問的用意,只以為云澈是在懷疑她為什么會知道這么多消息,便解釋道,“是有一次我無意間問起九黎京都以北是什么位置,他便隨口告訴我的。”

    任何人被朋友問道自己老家,也會高興地多介紹幾句吧!

    紅錦是這么想的。

    可是云澈臉色卻更冷了。

    眼神也有幾分閃爍,竟然好像是有些受傷,又有些委屈的意思。

    “我出去交代點事情。”云澈轉過頭,月白色的衣袖一甩,轉身離去。

    紅錦看著他的背影,微微皺眉。

    他這是怎么了,她說錯了什么嗎?

    他的反應,好奇怪……

    “紅錦,你再來試試這個吧。”黃禎又從桌上拿起一個不甚起眼的弩機放到紅錦掌心,弩機樣式簡單,以紅錦柔弱的腕力竟然也能夠輕松拿動。

    紅錦的注意力頓時便從探究云澈的情緒上被拉了回來,“好輕的弩!”

    “這是我自己畫的圖紙,拜托工部的兄弟們幫忙打造出來的。”黃禎說著,單薄的唇角微微勾起,“全天下,只此一架。”

    這是他……為了自己特別設計打造的……

    紅錦托著手上的弩,心中情緒十分復雜,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

    黃禎的心意她已經知曉了,但是她真的受不起。

    她該怎么辦才能不傷害到他?

    “半仙,我……”

    黃禎拿起弩箭,幫紅錦扣在弦上,“試試吧,看看趁不趁手。若是哪里有問題,我拿回去讓兄弟們改一改。”

    他在有意回避挑明他們之間的問題。

    紅錦點了點頭,“多謝半仙你的這份心意了。”

    她抬起手中的弩,對準墻壁拉動木臂,弩機上的弩箭輕快地飛射而出深深嵌入墻中,她幾乎沒感覺到什么后挫力。

    “半仙,你真是個全能的奇才。”紅錦由衷感嘆。

    黃禎淺笑不語。

    屋外,云澈找來紙筆寫了一份信箋,封入帶有云家“蓮中劍”家徽的小木筒中,交于丹青,“叫一只飛鷹來,將這封信箋送入你們莊主手中。”

    主人竟然還要叫來莊主一起幫寧遠的人?

    丹青不敢說什么,只好拿著木筒退下照做。

    丹青走后,云澈聽到“吱呀-”一聲,旁邊的門打開了。

    他看到了一張未曾料到的熟悉的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