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29章 酒后吐真言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既然喝酒,自然要去個更好的地方。”云澈連正門都不走,將窗戶踹開,運著輕功便飛出窗口,幾處借力踏上了房頂,騰空的感覺讓紅錦緊張地摟緊了他。

    云澈如履平地地踏著屋頂的瓦片站在了房檐上,小心翼翼地將紅錦放在房梁上。

    “為什么要來房頂上喝酒?”紅錦不敢動,生怕自己一動,腳下一滑整個人都要從斜著的屋頂上滾下去。

    明明周圍也有不少風景很好的地方。房頂上硬邦邦的,也不嫌坐著屁股疼!

    “這里沒有人打擾。”云澈將其中一小壇酒摘掉壇塞,放進紅錦懷里。

    云澈單手握著酒壇,仰頭便灌了一口。

    紅錦也跟著他的動作品了一口,烈酒醇香,但是酒勁兒很大,她喝了一口就嗆得咳嗽連連。

    “沒事吧。”云澈低沉的聲音關切道。

    “咳咳咳……沒事,這酒好烈啊。”紅錦只喝了一口,臉頰都嫣紅了。

    “喝慢一點。”聲音低沉溫柔。

    云澈的溫柔,對紅錦來說有些陌生。

    是誰說的,酒可以消愁?

    果真不錯!

    紅錦拿起酒壇又灌了兩口,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有些飄飄欲仙。

    幾滴酒液順著紅錦小巧的下巴眼看就要滴落下來,云澈忍不住抬起手,將那幾滴酒液從她下巴上輕輕抹去。

    紅錦嫌棄地用自己的小手把他的大掌拍開,“你能不能對我尊重一點,別老是動不動就要動手動腳的。”

    云澈愣了愣。

    原來她很反感他碰她,是因為覺得他不尊重她么?

    “對不起……是我疏忽了。”云澈低聲道。

    紅錦又灌了一大口酒,酒意上頭,便開始口無遮攔,“你對不起我的事情可太多了!云澈你不知道我有多討厭你。但是我又怕你,怕你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把我這條小命給收了!”

    “那你……先說說為何討厭我?”云澈問。

    紅錦一口酒下去,已經把什么都忘了,“我跟你說,我就沒見過比云澈還霸道的人。”

    云澈:……

    她以為自己在跟誰說話?

    “我就不小心推韓姐姐下個水!他氣得讓我去睡柴房,還把我當丫鬟使喚。還讓我給他做飯,動不動就把我推到皇帝面前去當擋箭牌!”紅錦義憤填膺地道。

    他何時……好吧,這些事兒好像確實是他干的。

    “是我……是他太霸道。以后不會了。”云澈灌了一口酒,一本正經地道。

    紅錦媚眼迷離地看了云澈片刻,怔怔點頭,“大白你真好,比云澈那個渣男好多了。”

    “為何說他是……渣男?”云澈其實根本沒懂這個詞是什么意思。

    “他還不渣么!明明有了一房小妾,還喜歡韓姐姐。明明喜歡韓姐姐,卻要娶我。娶了我又不好好待我,還要殺我……”紅錦越說越委屈,“你知不知道他娶我是為了給韓姐姐報仇啊!還打算在洞房之夜找一堆乞丐來玷污我,你說他不是渣男是啥!”

    “沒有小妾,那是謠傳的。”云澈皺眉道,“你又是如何得知洞房夜……是我對不起你。”

    “哼。他要是知道我才是那個與他有約定的人,不知道要如何后悔……”紅錦迷迷糊糊地道,小腦袋一點一點。

    “約定?”云澈疑惑道。

    “他承諾過……他承諾過的……”云澈還在等著紅錦的答復,卻見她小腦袋輕輕一點,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她眼角還化著濃濃的眼妝,但沒了她清醒時硬撐出來的冷艷氣場,嬌俏嫵媚。櫻唇上朱紅的唇脂被酒液沖散了許多,粉粉潤潤,看得云澈有些口干舌燥。

    她似乎不論做什么,都總能撩撥起他平日里寡淡的欲望,從縹緲水霧凝結成洶涌大海。

    她睡著,總不能再說他霸道了吧。

    云澈探出有些顫抖的大掌,輕輕撫上她嬌嫩的臉頰,觸感像是剝了殼的熟雞蛋一樣,彈滑細膩,讓他忍不住上癮。

    以后時日還長,她想耗,他便陪她耗一輩子。

    云澈喝著酒,紅錦大約是覺得靠在他肩上睡得不舒服,晚風微涼,她扭動著小身子越來越過分,整個人都蹭進了云澈懷里。

    懷里蹭了這么一位磨人的小妖精,云澈總算知道所謂的溫香軟玉在懷是什么滋味了。

    只可惜,還不能吃。

    要等到她也愛上自己,心甘情愿的時候。

    將壇中的酒喝完,云澈將空壇丟到一旁,打橫抱著沉沉睡著的紅錦從屋頂上一躍而下。

    一道淡青色的身影早就在驛站后院孤零零地等了許久。

    “云公子如此乘人之危,不怕公主明日醒來找你算賬嗎?”黃禎冷冷道。

    “與卿何干。”云澈抱著紅錦,頭也不回地往驛站中走。

    “我不會幫你解寒毒的。你還有一個月時間。”黃禎的聲音寒涼。

    “我知道。”云澈漫不經心地回道,抱著紅錦走進了驛站,將她輕輕放在房間的床榻上。

    紅錦一沾床,便覺醒了小動物尋找溫暖的本能,縮進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一團。

    云澈洗好了布巾再回來為她擦臉,轉頭就見床上是圓滾滾的一團,一時無語。

    “洗漱一下才能睡。”云澈輕輕扒拉了團子一把。

    紅錦的好夢被人打攪,不情愿地哼唧一聲。

    這么大的姑娘了,耍起酒瘋來竟然像個小孩子一樣。

    但……還挺可愛的。

    “起來,擦擦臉。”云澈又揉了揉她,“乖。”

    團子往里滾了一圈,還是沒什么反應。

    她自己不配合,那就別怪他不尊重她了。

    云澈一狠心,將被子扒拉開,硬生生把縮在里面的小團子揪出來,拿起布巾便往她臉上擦。

    惦記著她肌膚細嫩,云澈不敢擦的太用力,動作輕柔得像是在擦珍貴的瓷器。

    他原本有潔癖,自然不能容忍她臉上的妝又一星半點擦不干凈,像是在擦拭珍貴文玩一樣一點一點動作輕柔地擦去了她全部的妝容。

    白凈嬌俏的小臉又重新回到眼前,比方才濃妝艷抹的樣子還是順眼多了。

    小小年紀,化什么濃妝呢?

    明明就不是那樣的冷美人。

    這么久以來第一次見到她不施脂粉的小臉像是記憶中的一樣近在咫尺,云澈一時看癡了,遲遲舍不得放手。

    此時放開她,再想要抱她,便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時候……更不知道,還有沒有那樣的機會。

    云澈望著紅錦,將她的容顏一點點銘記,描摹,烙印進心底最深的地方。

    以后的回憶中,她的容顏便不會再朦朦朧朧了。

    突然,云澈聽到懷里的紅錦櫻唇微張,聲音細若蚊蠅地嘟囔了一句什么。

    “怎么了?”云澈稍微伏下些身子問。

    “好渴……”紅錦突然微微睜開眼睛,看著云澈的眼眸媚眼如絲,撩人至極。

    云澈移開目光,“我去取水。”

    剛想起身,衣襟卻被紅錦一雙沒什么力氣的小拳頭緊緊攥住,“我想喝水……”

    云澈:……

    “我去取來,喂給你喝可好?”哄她的話,語氣萬分溫柔。

    “不好。”紅錦小嘴不滿地一撅,“明明有水,拿什么啊?你就是敷衍我。”

    有水?他哪來的水。

    云澈無奈地道,“我身上沒有水。”

    “騙人!”紅錦努力支撐起軟趴趴的小身子,“這里明明就有!”

    “哪……唔……”云澈話未說完,紅錦已經仰起頭,柔軟的櫻唇緊緊附上了他的。

    鼻息交纏,唇齒相依。

    一番纏綿,紅錦離開云澈,得意地咂了咂嘴,“就說有水嘛!我喝飽啦。”

    說完便往床上一躺,一臉饜足地把自己裹回被子里,香香甜甜地陷入沉睡。

    云澈呆呆地看著她的睡顏,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這丫頭,竟然撩完就跑。

    都不給他一點機會反擊,就把自己給裹起來了。

    他似乎……要去泡一泡冷水。

    云澈月白的衣袖一展將燈熄掉,有些狼狽地快步從紅錦的房間“逃”走。

    紅錦今夜總算沒有再疲憊地陷入回憶的夢魘,而是做了個甜甜的好夢。顯示夢到她與一只大白狗聊天談心,跟對方狠狠地把云澈罵了一頓吐露心事。

    又夢到大白狗變成了一位英俊無比的絕世帥哥,還被她給撩了。

    只可惜……

    宿醉醒來,剩下的全是頭昏腦漲的痛苦。

    紅錦揉著太陽穴,醉生夢死地趴在桌上。

    “砰-”地一聲輕響,黃禎將一個藥碗輕輕放在了紅錦面前,“醒酒湯喝了便會好受一些。”

    “多謝你了……半仙……”紅錦虛弱地端起碗,咕咚咕咚把一碗醒酒湯一飲而盡。

    黃禎看她一臉頭疼疲憊的樣子,雖然作為大夫有無數醫囑想說,最后還是沒忍心說出口。

    醉都醉了,就算了吧。

    這次這么難受,量她也不敢再有下次。

    黃禎這么想,夢瑤卻不。

    “公主,您怎么能單獨跟那個云公子去喝酒呢!云公子雖然是盟友,但也是個大男人,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奴婢怕他會占您便宜……”

    說的句句有理!

    紅錦現在仔細一想也覺得無比后悔呀。

    但是她喝都喝了,現在再怎么后悔也晚了。

    “以后肯定不會了……”紅錦有氣無力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