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1章 大戰在即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公主,今日的折子全都在這了……”夢瑤捧了一大摞雜七雜八的折子、信件與公文放到桌上。

    “先放在這里吧。”紅錦正在低頭練字。

    自從漸漸有了原身的記憶之后,她現在已經能讀懂這里流通的文字了,只是要寫出來還是不太熟練。凡是要寫在折子上的朱批,紅錦都會先在其他紙上練過幾遍,直到寫得差不多能拿得出手了才會往正經的折子上寫。

    這些日子,紅錦除了跟隨工部兄弟們一起四處捉拿涉嫌貪污受賄的官員,一邊還要賑濟災民,運糧的車隊已經在西關城歇了兩日未動了。

    在西關荒漠一代駐扎許久的策部與桑部兄弟們都需要一一收編部署,還有許多投誠寧遠的小部落與聞訊趕來逃難的大批難民需要安置,幾乎全都是紅錦和黃禎兩個人在親力親為地安排。

    夢瑤想幫忙,卻又幫不上大忙,只能打打下手,眼看著紅錦忙得廢寢忘食,心疼也自責不已。

    哼,關鍵要用到云澈的時候他人反而不見了!

    云澈護送著他們一進西關城,見城中沒有什么威脅,便與丹青策馬離去。

    紅錦足足寫了十遍有余,直到練得基本滿意了,才換了筆沾著朱墨往折子上寫。

    寫完一本,又全神貫注地換了下一本。

    不久后,黃禎拿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牛肉面走進來,紅錦雖然人還專注地練著字,肚子卻十分配合地咕嚕嚕叫了起來。

    “休息一下吧,你已經連續看了近兩個時辰了。眼睛都要看壞了。”黃禎淡淡道。

    紅錦渴望地看了一眼碗里熱氣騰騰的面,舔了舔嘴角,“我還有幾分就批完了!這幾份都是桑部兄弟們送上來請愿就任的,還有各個地區受災情況的折子,可不能耽誤進度。”

    “你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一時的工作與自己的身體孰輕孰重?”黃禎說著,干脆站到紅錦身旁,把她手里的筆搶了過來,“我難得下廚,特地為你做了一碗面。”

    竟然是半仙親自下的廚!

    半仙的手藝有多好吃,紅錦可還沒忘呢。

    “可是這些折子……”

    “我替你批。我念,你說,我寫。”黃禎唇角一勾。

    紅錦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那就辛苦你啦!”

    真是好久沒吃到半仙的手藝了。面和得十分筋道,湯汁清淡鮮美,牛肉燉得酥香軟爛,滿口生香。

    紅錦享受地瞇起了眼睛。

    半仙拿起一份折子,看了半晌,聲音溫潤如泉,“桑部兄弟們請求在西關城外三十里處的一處山谷再搭建一座難民營。”

    “又是難民營。之前已經建了三處了,我們哪兒來的資金和人手啊。”紅錦一聽就覺得頭大。

    現在所有百姓一聽寧遠在西邊準備復國,一個個全都往這邊跑,毫無條件地照單全收也是個問題。

    “直接將他們趕走恐怕會有損寧遠的聲譽。但以我們現在的能力,實在不足以在西關城五十里內搭建第四個難民營。即便將所有的地里都種上糧食,來年也絕對供應不起這么多人。”黃禎直言道。

    紅錦一邊埋頭吃面,一邊沉思苦惱。

    黃禎略一沉思,“不如就讓他們自行開辟難民營地,但劃分到西關城以外的燕關地區。之后若是再有難民前來投奔,便統一將他們調去燕關地區。”

    紅錦將大碗掀起來,喝完最后一口湯,抹了抹嘴角道,“絕對不行。關鍵問題不是去西關還是去燕關。而是這邊常年干旱,荒漠多于耕地,本就不是什么繁茂之地,短時間內是絕對容納不了這么多的外來人口增加的。”

    “我是這么想的……我們負責原衡西,讓阿蓮他們去負責原衡東。我聽說力部的兄弟們已經跟丐幫聯系上了。兩邊同時建立寧遠,咱們這里容納不了的難民,就讓他們去投靠東寧。至于咱們西寧這邊,建設方面,植樹造林抵擋風沙放第一位,挖水渠引水到田,開墾一部分耕地是第二位。”

    “當然,眼下的燃眉之急還是要先把這些難民們收編起來。糧食不能白給他們發,干一份活拿一份糧食,咱們不養好吃懶做的閑人。這些難民里還有不少是身上帶了傷病的,讓他們就這么病著不合適。不如單辟出一塊場所來,專門收納生病受傷的難民,按他們傷病的類別分開居住。身體柔弱的女子們干不了體力活,可以找一些細心周到的出來跟著大夫學學護理病人……”

    紅錦越說越多,也越說越雜,沒什么章法,但是每一條都是對整個寧遠和百姓們的考量。

    黃禎看著紅錦認真的模樣,突然輕笑出聲。

    紅錦愣了一下,“我是不是哪里說錯了……”

    “不是。”黃禎輕笑道,“我只是在慶幸,寧遠能有你這么一位王。”

    紅錦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發,“我其實也沒做什么……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呢。”

    她沒有學過謀略,沒有學過帝王之術,所做的一切不過都是憑借著一顆能夠為百姓們設身處地去思考問題的赤誠之心罷了。

    “我其實并沒有想著自己真的會成為一個女王。我想要的生活,不過是風花雪月,浪跡天涯,將來跑不動了再找個地方養老罷了。”紅錦嘆了口氣。

    如今鬧成這樣,一部分是原衡的殘暴所逼,還有一部分則是要償還原身應該背負的職責。

    等原衡被覆滅了,寧遠的江山穩固了,她再逃跑也不遲吧?

    紅錦美美地想。

    黃禎一眼便看穿她在想什么了,也沒明著戳穿,只說,“澤陽山清水秀,可是一處養氣凝神的好地方。”

    “對呀,半仙你還答應了我要帶我去澤陽玩的嘛!等咱們寧遠的事情塵埃落定,你可不能食言啊!”紅錦笑嘻嘻地道。

    “好。”黃禎薄唇勾起一絲清淺的笑,仿佛被一葉輕舟劃過的湖面,波瀾旖旎。

    輕松和諧的氛圍,被一個突然闖入的黑衣桑部斥候緊急地打破。

    “公主!不好了!原衡發兵了,離咱們西關城只有二百里遠了!”

    “二百里……那豈非三日之內就到?”紅錦皺眉。

    “原衡的大軍還被困在西涼境內,此番來的定然是駐守軍,即便傾巢而出也至多五萬兵馬。”黃禎道。

    “五萬兵馬我們也應付不起啊。西關城算上民兵也最多五千人,燕關城就更少了,不可能超過三千人,而且那些人還要防守邊境,是動不了的。”

    她們六部的兄弟們倒是各個兒都是以一擋百的好手。但問題是,工部靠得是遠程武器,桑部的兄弟們都是刺客,能夠正面抵擋敵人的力部兄弟們遠在千里之外。

    “不用怕,工部兄弟們已經搭建了守城巨弩,一共八架,原衡軍想拿下我們不會那么容易。”黃禎安慰紅錦道。

    可是紅錦又怎么聽不出來黃禎是在安慰她呢。

    面對人數上壓倒性的劣勢,就算再來十架巨弩也未必有用,他們的資源甚至根本不夠造那么多箭。

    “只希望云澈能快些回來吧。”紅錦無奈地道。

    她還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有一日會這么盼望著見到云澈。

    黃禎神色一滯,沒有開口。

    面對著即將到來的一場惡戰,雖然他自詡擁有一身不差的本事,但是竟然無力幫上什么忙。

    一個大夫可以做的,在一場戰爭面前真是太渺小了。

    果然只有握著至高無上的權力,擁有號令三軍的能力時,才能力挽狂瀾,扭轉乾坤。

    “你傳令下去,咱們西關城、燕關城從明日起進入備戰狀態。城內百姓從明日起不可再進出城、而難民營中的百姓和六部兄弟們……若是被原衡大軍占領,或者我們西關城失守……”紅錦閉了閉眼,“讓他們一定要優先自保,向敵人投誠。”

    時間一點點流逝,西關城內的氛圍越來越凝重緊張。

    云澈還沒有歸來的訊息,但是敵人的步伐卻在視野里越來越近了。

    日落時分,斥候再次來報,原衡大軍已于位于西關城外五十里處扎營。

    明日,便是西關城面臨生死一戰的時候。

    晚膳,紅錦將西關城內的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在緊張的夜晚燃起明亮的篝火。

    在有些凝滯的氣氛中,一雙雙神色緊張不安眼神的注視下,紅錦身后揚著一尾朱紅的披風,踏上了高處的站臺。

    她目光掃過下面每一個人,深吸了一口氣。

    “西關百姓們,寧遠將士們!你們應當都還記得,一百年前,繁榮昌盛的寧遠,是如何在原衡皇室的鐵蹄之下被踐踏得支離破碎。原衡對寧遠的占領,并沒有換來一個新的盛世,反而害得大家苦不堪言,民不聊生!我寧紅錦重新建立寧遠,為的從來都不僅僅是報仇!而是為了不讓這個已經千瘡百孔的國家在原衡手里經受更多的煎熬與苦難!”

    “十三年前,我的父王與原衡對抗到底,為了保全六部兄弟們不惜奉獻了自己的生命。今日,我將為了你們每一個人,再次賭上自己的性命,賭上寧遠的最后一滴血脈,傾覆原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