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3章 孤注一擲!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若說平時的黃禎青衣縹緲,神色淡漠,仿佛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天外來客。

    現在的他,就仿佛是一道自地獄而來的鬼魅。

    望著城墻下那一群在綠煙之中自相殘殺的景象,眼神中帶著幾分快意,幾分恨意,仿佛倨傲的鬼魅在看一群殊死搏斗的螻蟻。

    這樣的半仙,對紅錦來說陌生得仿佛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人。

    “半仙……這是什么?”紅錦問。

    黃禎聽到紅錦的聲音,側過臉的一瞬間表情便回歸了正常,“你來了。”

    紅錦邁過地上橫七豎八的尸體,看著黃禎手里剩余的一把箭支,眉頭微皺。

    “這是亂神蠱,是一種吸入后能夠亂人神志的蠱蟲。”黃禎看到紅錦微皺的眉頭,頓了頓道,“你……會不會怪我?”

    “怪你?什么?”紅錦疑惑地問。

    黃禎想起泗陽前輩曾經跟他說過的話,視線撇向別處,“身為醫者,卻制毒害人……”

    “我怎么會怪你呢!”紅錦見他誤會了,急忙解釋道,“如果沒有你的亂神蠱,此刻只怕敵軍已經攻上城頭了,到那時他們對我們一樣不會留守。戰爭就是如此殘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紅錦說著,視線瞥到身邊躺了一地的戰士們,聲音有些更咽,“我只是不想讓你的手染上鮮血。你本來是那么心地那么善良,醫者仁心的一個大夫……現在卻要為了前線上的事情弄臟自己的手……”

    黃禎輕輕抬手,“你不怨我,就足矣。我從來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只要是為了我在乎的……我可以不惜一切。”

    他的眼眸緊緊地凝望著她,神色堅定。

    他的雙手早已沾滿鮮血了,又何懼再多一些?

    “半仙……”紅錦心中情緒復雜,不知該說什么好。

    她能感覺到半仙的感情,但是她……回應不了。

    “公主!您看!原衡撤退了!”夢瑤趴在城墻邊,突然驚喜地大叫道。

    竟然真的撤軍了?!

    紅錦驚喜地跟著向遠處眺望。

    果然,他們陣中號角亂響,全軍都在整齊地后撤,只留下了西關城前一大片的滿目瘡痍與尸橫遍野。

    “將這個消息傳遞下去,鼓舞士氣!”紅錦激動地對夢瑤說道。

    夢瑤連連點頭,退下去通知城中的其他百姓與士兵了。

    “半仙,你的這亂神蠱太過厲害,他們竟然不敢攻城了!”紅錦對身旁的黃禎道。

    可黃禎看著遠處原衡軍退去的陣勢,卻搖了搖頭,面色凝重,“他們不是撤軍,而是改變了策略。”

    改變……策略?

    紅錦仔細往他們軍陣中看了看,撤退得秩序井然,絲毫不見亂象,看起來并不像是被亂神蠱嚇得狼狽撤軍的樣子。

    “難道……你是說……”紅錦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黃禎點了點頭,“只怕他們是準備等亂神蠱散去,暫時回去撤軍修整。我們接下來要面臨的恐怕是他們的車輪戰術。”

    車輪戰術……

    紅錦望著遠處的狼煙柳眉緊鎖。

    只是一波他們尚且抵擋得如此艱辛,更別提如果還有第二波,第三波?

    “那亂神蠱……”

    “蠱蟲不易培養,我短時間內也拿不出更多,最多只能再拖明天一日。”黃禎輕輕搖頭道。

    只能再拖一日。

    紅錦剛剛松下去的一口氣又不得不吊了起來。

    原衡軍退至西關城外十五里處,扎營休整。

    剛剛抵御了一波兇猛敵襲的西關城也開始修整。

    但是比原衡軍要慘烈得多。

    原衡軍的尸體都倒在西關城外,而西關城里所有的寧遠將士都死在城內。

    百姓們自請幫忙打掃戰場,將一具具烈士們的尸體平放在城內的大街上,整整齊齊地并列擺成兩排,足足有四十三人。

    紅錦站在盡頭的高臺上,看著圍著烈士們的尸身正在哀苦的民眾們,低頭靜默。

    整整半個時辰的時間,整個城內,除了人們的低泣聲,便靜默得再沒有一絲聲響。

    許久之后,紅錦突然開口。

    “今天,原衡軍殺了我們四十三位戰士。其中十九人是工部兄弟,四人是桑部兄弟,還有二十位皆是西關城的護城軍兄弟。”

    “但是,這些戰士們并沒有白白犧牲!我們今日殲滅了原衡至少三千人的軍馬!面對數倍多于我們的敵人,我們沒有退縮,守住了我們的家園!”

    “明日,又或許是今夜,敵人還會卷土重來。請大家記住這四十三位兄弟們的名字,帶著他們的遺志,我們明日將再次捍衛我們的人民與領土!寸步不讓!”

    紅錦的一番話,讓西關城內原本低迷的氣氛又再次高昂了起來。

    士兵們整齊列陣,跟隨著紅錦一同高喊著,“寸步不讓!”

    鏗鏘有力,堅如磐石。

    就連百姓們也都紛紛不甚整齊地高呼著,“我們也跟他們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就算死也要有點骨氣!再也不受原衡的鳥氣了!”

    “他們敢攻進城來,就讓他們瞧瞧我鋤頭的厲害!”

    ……

    入夜,烏云蔽月,西關城城內城外皆是一片天昏地暗,只見昏黃烽火。

    紅錦剛剛去安撫了城中百姓,檢查了幾處受損燒毀的居所,并給他們安排了新的地點集中居住。

    緊接著又馬不停蹄地趕去傷兵營,查看今日士兵們受傷的情況。

    四十三位倒下的兄弟僅僅只包括為國捐軀的,傷者就更多了,一個傷兵院中足足呆了近百人,而西關城內只有五名軍醫,和五六個剛剛才選拔上來的醫女,忙得不可開交。

    見紅錦進來,所有的傷兵都欲起身對她行禮,就連一位被截了肢的西關護城軍都想要忍著痛從床上跳下來給紅錦行禮,趕緊被她給按住了。

    “無需行禮,我只是來看看大家的傷情,你們就都各忙各的就好。”紅錦大聲道。

    因為黃禎亂神蠱的功勞,今天原衡一番攻城卻連城墻都沒爬上來,受傷的士兵多是箭傷,個別嚴重的則是因為被火大面積燒傷,或者被箭刺中的部位不妙。

    但即便都只是外傷,醫護人員的人手也是嚴重不足的,這一片傷兵營的小院子更是床位緊張,今天雖然還能勉強裝下,如果明天要再戰一次的話就必須要另外擴建一處了。

    倒時醫者的人手只會更加不夠用。

    黃禎為一位傷勢較重的士兵處理完燒傷,在一旁的布巾上擦了擦手,“此處忙亂,你怎么沒回去好好休息。”

    紅錦看著那一片受傷的士兵,心中難受,“我如何休息得了?你不是也還在忙呢嗎,我自然也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哪怕只是四處看看,慰問一下士兵與百姓們,也算是她能夠出的一部分力了。

    “那也要注意休息。你如今是寧遠的王,是大家的心之所向。若是你病倒了,你讓寧遠的將士們如何心無旁騖地對敵?眼睛里都熬出血絲了。”黃禎不自覺地想抬手托一托紅錦消瘦的小臉,但手抬起來才想起自己手上剛碰過血,便略有些僵硬地撤回了手。

    “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絕對不會把自己累病的。半仙你也要注意休息,等下我讓廚房給大家做飯送過來,你吃了歇一歇再忙。”紅錦又想起了新的事情可忙,跟黃禎囑咐兩句便走了。

    糧食的儲備還有多少,還有伙食分配,傷兵的營養餐需要規劃一下……

    一忙,便忙到了后半夜。

    紅錦實在累極,找了一處沒人注意的墻根,靠著便睡著了。

    許久后,當她睡得正沉,一位身穿著一身黑衣的蒙面男子突然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紅錦身旁。

    他靜靜看了紅錦許久,蹲下將她輕輕橫抱了起來,運著輕功在附近的屋檐上橫跳幾下,將她放進了一張床榻上。

    男子身材高大修長,給紅錦蓋上被子時,露出了少一根小指的左手。

    將被子為紅錦蓋好,他輕輕退出房間,緩緩掩上房門。

    紅錦在夢魘中半夢半醒,感覺身上仿佛有千斤重的重物壓著,怎么都醒不過來。

    到處都是血,滿眼都是尸體,天下間沒有一個活人,一片死寂,只有她走在一片死人間絕望地哭喊,卻無論怎么嘶喊出聲,都無人聽見。

    等紅錦終于從這個可怕的夢魘中掙脫出來,她撐起身體,發現自己身處于一個陌生的房間,被子已經被自己踢掉,一身冷汗。

    一絲微光從窗戶縫中投映進來,天已經快亮了。

    奇怪……她昨天難道是自己走進這個房子里休息的嗎?

    難道是太疲憊了,竟然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紅錦出了房間,順著大路一直往前走,便正好碰上了一臉焦急的夢瑤。

    “公主!奴婢可找到您了!您去哪兒了啊!”夢瑤焦急地迎了上來。

    “我昨日太疲憊了,就隨便找了個地方休息一晚。原衡大軍的情況怎么樣了,有開始攻城的動向了嗎?”紅錦急迫地問。

    夢瑤點了點頭,“今早來了一輪,被咱們的守城巨弩,還有黃少主的亂神蠱暫時擋住了!但是……咱們的弩箭已經全部用完了。”

    夢瑤咬了咬下唇,“黃少主說,亂神蠱也已經全部告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