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4章 緩兵之策!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這條消息很糟糕,但是也在紅錦的意料之中。

    只是接下來的攻城要如何抵擋,這個困境已經不得不即刻面對了。

    “公主!您去哪兒啊!”

    “我要上城樓。”

    “可是城樓上很危險的!恐怕原衡軍很快就要打上來了!”

    “那我就更要跟戰士們待在一起了。”紅錦堅定地道,“假如真的守城失敗,只要我死了,西關城里的百姓們尚還有條活路。”

    無論如何,她是不會退的。

    爬上城樓,紅錦從縫隙處向下看。

    天公不作美,今天的西北風格外大,很快便將城門外被黃禎布下的亂神蠱給吹散了。

    原衡大軍就在不遠處虎視眈眈,只等著那可怕的亂神蠱散盡,他們便可以拿著攻城的器械一擁而上,踏平再無防守之力的西關城。

    所有能夠拖延時間等待救援的方法都已經用完,就只剩下……

    “夢瑤,你拿上連弩隨我出城。”紅錦說道。

    “出城?公主您要做什么,您瘋了嗎!”

    “我要出城與他們談判。讓兄弟們在城墻上做好放箭的準備,一旦他們想要動手,即刻放箭不必留守。”紅錦系好披風,檢查著身上各處藏好的暗器。

    “可是這樣太危險了!他們想要公主您的命呀!”夢瑤攔在紅錦面前道。

    “我們的物資都已經耗盡,硬打只有被對方屠戮殆盡的份。你放心,我不是要對他們投誠,也并不是去送死。只是拖延一些時間試上一試。倘若不行,有兄弟們在城樓上的掩護,還有我自己身上帶著的暗器,也能安全撤回城內,不會有事。”紅錦拍了拍夢瑤的肩膀。

    夢瑤見紅錦心意已決,不知道該怎么再勸,只好求助地看向黃禎,“黃少主,您快勸勸公主!雖說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但原衡不是善輩,決不能相信他們會守約啊!”

    黃禎看了看紅錦,和一臉緊張的夢瑤卻道,“這確實是眼下最好的法子。我陪你一起。”

    “不用了。”紅錦搖頭,“你制出亂神蠱的事他們都知道,對咱們整個寧遠目前最提防的就是你,若你去了,他們太過戒備,我們反而沒有機會。”

    機會……

    黃禎眼神一動。

    “好。”他側身給紅錦讓開了出城的路。

    于是,待亂神蠱的濃煙散去,在原衡大軍壓境的虎視眈眈之下,紅錦竟然與夢瑤一人一馬,兩人從緩緩打開了一條縫的城門中走了出來。

    這其實是紅錦第一次騎馬。

    她緊緊握著韁繩,駕著馬兒慢悠悠地一步步踏出城門,一身殷紅的披風在狂風中不斷飛揚,明明是個身材嬌小的柔弱女子,此刻端坐在馬背上卻有種一騎當千的冷冽氣勢。

    夢瑤跟在她身后,腰間配著連弩,兩手平揮白色的旗幡,這在戰場是請求兩軍談判的意思。

    這個不成文的約定雖然沒有人去約束,但是不論是原衡、西涼、南疆,還是其他小國,各國之間都默認遵守,將這種談判的機會視為戰爭的底線。

    原衡大軍見到出城的紅錦與平揮的白旗,果然在軍號的改變之下停止了壓迫的步伐。

    紅錦前進到距離城門處大約一里地左右處,停下了腳步,而夢瑤仍在她身后重復著平揮白旗的動作。

    許久之后,原衡大軍靜止的軍陣中策馬出來兩人,一人身穿著將軍規制的盔甲與紅纓冠,另一人則是個副將。

    來人策馬速度極快,直到到了紅錦面前大約兩三丈處才停了下來。

    “我是寧遠公主寧紅錦,如今西關城的城主。敢問將軍如何稱呼?”紅錦淡淡開口。

    隔著一段距離打量對面的將領,樣貌有什么特殊紅錦倒是沒注意到,只明顯感覺到他看她的眼神讓她十分不舒服,就仿佛再看什么不值一提的渣滓一樣。

    “這才幾年時間,慕容三小姐就不記得本帥了?您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這人歪著頭,說話有些陰陽怪氣,讓紅錦聽了忍不住皺眉。

    她本來就沒覺得此刻還留在原衡境內做守備軍統領的能是什么高級貨色,但也沒想到竟然是個熟人。

    關鍵還是她完全沒有任何印象,聽起來頗有些私人恩怨的熟人。

    “將軍怕是認錯人了。我姓寧,您可以稱呼我為寧公主。禮尚往來,將軍也該報上自己姓名,兩軍陣前還牽扯什么個人恩怨未免是對將士們的失禮。”

    “本帥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劉放!”劉放說著,扯著嘴角譏笑一聲,竟然還從衣襟中掏出個酒囊灌了一口,“將士們?就你身后那一群亂臣賊子,也配被稱為將士?”

    夢瑤在旁邊聽得就快拿起連弩給他當胸一劍了。

    紅錦敏銳看到,劉放身旁的那位副將也皺了皺眉,顯然是不認同劉放的話,而且兩人之間恐怕還有些矛盾。

    紅錦笑了笑,“劉放啊……這名字一說,我到是想起來了。劉書令的兒子嘛。我記得從前劉放將軍你也是護城軍中的一員將領,是因為醉酒當街欺凌百姓,被原衡皇帝貶進守備軍里去的。”

    舊事重提,劉放原本還吊兒郎當的神情立刻就很辣起來,指著紅錦惡狠狠地道,“要不是你這個臭婆娘突然跑出來橫插一腳,老子這幾年豈會這么慘!還敢裝不認識老子,等會兒就打得你屁滾尿流,讓你跪下來給老子道歉!”

    旁邊的副將看不下去,皺眉道,“將軍,現在是兩軍談判,您要注意言辭。”

    “你給老子閉嘴!張威,你一個小小的守備軍副統領,竟然敢跟我一個圣上親封的將軍這么說話!等把西關城滅了,老子立馬就讓圣上把你給砍了!”劉放醉醺醺地道。

    紅錦輕笑一聲,搖了搖頭,“劉放將軍平時演技不錯吧,有考慮去戲班子唱大戲嗎?”

    “你什么意思?”劉放沒聽懂紅錦的嘲諷,語氣不善地問。

    “你若不是戲演得好,如何能讓原衡奕一個聰明人封了你當將軍?五萬原衡大軍竟也能放心交到一個笑話手里,原衡奕只怕也要因為這一時的看走眼被后人恥笑萬年了。”

    “你這女人!信不信我現在就砍了你!”劉放怒瞪著大眼叫囂道。

    紅錦卻根本不理他的挑釁,直接無視了劉放,轉身對旁邊的張威稍行一禮,“這位張威副將,相比這兩日的行軍布陣都是你在指揮吧。張威副將的指揮進退有度,用兵如神,紅錦佩服。”

    紅錦大大方方地承認張威的才能,而且是當著劉放這個將軍的面。

    張威自然不敢輕易承認,只搖頭道,“不敢當。”

    但張威的不接受,看在劉放眼里反倒像是在嘲諷。

    劉放冷哼一聲,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爽。

    他這個草包會被原衡奕提拔上來,顯然是因為他父親劉書令的關系。原衡奕心里應該也清楚劉放不靠譜,所以特意放了個靠譜的張威在他手邊做副將并掌握指揮權,那劉放這個將軍除了空有個名號之外,也沒什么實權了。

    以張威的聰明,不至于非得跟劉放去爭什么名號上的高低,兩人雖然有矛盾,但是各取所需,還是可以合作的。

    但是原衡奕肯定沒有算到紅錦這個變數。

    雖然張威有意拉開距離,紅錦卻不會放他走,“張威副將也太謙虛了。若換做是我來攻城,碰到從未見過的守城巨弩與亂神蠱,我定然是做不出像你那樣快的反應的。”

    “……寧公主過獎了。不如,您與將軍開始商談正事吧。”

    紅錦不好意思地輕笑一聲,“哎,對不起,是我說跑題了。實在是見到張威副將這樣難得一見的人才,生了惜才之心。若你生在我們寧遠,定然會是我們寧遠一員名動天下的大將軍,不可能讓你做個區區副將的。”

    “在下惶恐……”

    劉放再也聽不下去了,“你給老子滾遠一點!這里輪得到你一個副將說話嗎!”

    張威聽了劉放怒氣沖沖的斥責,求之不得地閉了嘴。

    “你找本帥過來到底是想說什么?總不能就是為了夸我手下的副將吧!”劉放不耐煩地道,“有什么事快說,說完了好讓本帥開始攻城,趕緊把你們給端了。”

    “我找劉放將軍來,是想跟你們談談結盟的。”紅錦理智氣壯地道。

    結盟?

    聽了這個詞,劉放立刻放聲大笑,差點整個人笑得摔下馬背去。

    “就憑你們!一個半天就能攻下來的小破城!你該求著本帥不要把你們夷為平地!還結盟!”

    紅錦氣定神閑,“劉放將軍先容我把話說完再笑不遲。你是可以花上半日時間便把西關城攻下,但是您應該聽過一句話,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吧?”

    “你有命攻下我們西關城,但到時候有沒有命活著回京都領軍工,那可就不一樣了。”

    “你什么意思?”

    “我可以告訴你,云澈手中的三萬云家軍已經完成整備,在燕關城候著了。就等著你攻下西關城,兵馬疲憊之時,再一舉攻城將你的守備軍全部拿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