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5章 交涉中斷!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你放屁!妖言惑眾,你明明跟云澈是一伙的,他怎么會眼看著我把你滅了再來?”劉放冷哼道。

    “本來這世間就沒有什么同盟是永久的。利聚而來,利盡而散罷了。云澈只是想滅原衡,與我寧遠非親非故,這種時候自然是把我們寧遠推出來當擋箭牌,先消耗你們的兵力了。否則云澈要真是我們寧遠的同盟,此時我為什么不讓他這個戰神來指揮調度?”

    紅錦說得言之鑿鑿,劉放上下看了看她,顯然也覺得她說得在理。

    要是云澈人在,只要不是傻子也肯定讓云澈上陣指揮了。

    只是她說得話到底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劉放沒說話,在紅錦看來,便是對她的話已經相信了八成。

    “那又如何?他手下不過三萬人,本帥手下有五萬!本帥還怕他不成?”

    “云澈攻下莫爾旦城之時,所帶的軍隊是剛剛訓練不過半月的民軍,人數少于莫爾旦城數倍,都輕松拿下,幾乎沒什么折損。更何況劉放將軍您若是執意要進攻西關城,我們傾盡全城之力也會奮力抵抗,到時您就算拿下西關城,兵馬疲憊,而且還會有更多折損。”紅錦說著,勾唇笑了笑,“劉放將軍覺得,到那時您帶著一支疲憊的軍隊,還能與云澈手下人數相當的軍隊抗衡嗎?”

    紅錦其實是在賭。

    賭這個劉放再怎么自命不凡、愚昧無知,也不敢真的拿自己跟云澈標榜到一個級別,賭他與張威之間的嫌隙不可能支撐著他相信張威有拿下云澈的能力。

    但是劉放傻,張威卻沒那么好糊弄,“將軍,下官可否問寧公主幾個問題。”

    劉放雖然看張威百般不順眼,但還是不耐地擺了擺手,“你問。”

    “寧公主。在下想知道,您與云王到底當初是因何結盟。”

    張威的問題一針見血。

    云澈又不蠢,既然答應結盟肯定是有所圖,怎么會輕易地就放棄寧遠這個盟友,反而去做了那只在后的黃雀呢?

    “自然是因為,我長得很像云澈的前妻,他想要求娶我啊。”紅錦輕笑著,瞎話編得根本不帶眨眼,“你們說像不像呢?”

    “可……圣上已經找到了證人,證實您原先是……云王妃,慕容家三小姐。”張威人都傻了。

    他是沒想過這件人盡皆知的事情紅錦竟然會否認。

    “想必若不是我與你們原衡的慕容紅錦長得那么相像,云澈也不會執意想要娶我了。但也正是因為我與她其實并不一樣,云澈才要放棄盟約,選擇他的江山啊。”紅錦說著,煞有其事地嘆了口氣,“真是可惜了,明明覺得他做個夫婿還不錯的。”

    張威若有所思,劉放到是先不耐煩了,“你到底有什么提議!先說來聽聽。”

    “我提議便是,你們先撤軍,退出三十里讓我們看到誠意。然后我自有辦法將云澈調出燕關城,控制起來送到你們手上。”

    “開什么玩笑!”劉放大笑幾聲,“你分明就是想騙我們撤軍!”

    “我有什么騙你的必要嗎?倘若我真的是虛張聲勢,三日后你等不到云澈,自然依舊可以出軍把西關城端了,你們所要付出的不過是三日時間的等待而已。只要等上三日,你們原衡軍不僅可以保住性命,也可以拿到云澈向原衡奕交差,這么好的買賣不會有人打算錯過吧?”

    紅錦輕笑著看向劉放與張威。

    劉放這根肚子里沒貨的墻頭草,已經開始動搖了。

    張威卻沒那么輕易上當,“可我們大軍多等三日,每一日消耗的軍費都是一筆巨大的開銷。你又如何保證三日之后一定能夠將云澈帶來?若人帶不來,這三日的時間我們豈非白虧。”

    張威這人,果然有點麻煩。

    紅錦根本不與他對話,選擇繼續刺激劉放,“怎么樣啊,劉放將軍,寸金難買寸光陰,你一個堂堂男子漢,不至于連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都要忌憚吧?西關城可是早就在你們的掌握之中了,早些晚些根本沒什么區別。三天時間換一個活的云澈,你難道還覺得不值么?”

    張威皺眉道,“將軍,我認為這其中恐怕……”

    “就這么定了!”劉放大手一揮,“三天就三天!三天之后,本帥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把云澈給本帥送過來!”

    “劉放將軍真是爽快人。”紅錦輕輕一笑。

    劉放冷哼一聲,“你要是三天之后帶不來云澈……”

    他說著,目光猥鎖地上下看了紅錦兩眼,“你就給本帥等著當奴隸被好好玩弄吧!”

    真是個惡心下流的痞子。

    紅錦扯了扯嘴角,正準備回敬兩句,突然就聽到遠處有一陣十分浩蕩的馬蹄聲,仿佛腳下的大地都在震動一般。

    這是什么情況?

    在場的所有人突然臉色一變。

    紅錦突然有種妙也不妙的預感。

    “夢瑤。”她給夢瑤遞了個示意的眼神。

    夢瑤會意,用白旗遮擋著,趁人不備,將腰間的連弩拿了下來,悄悄上弦。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劉放慌亂地驚叫幾聲,馬蹄聲耳聽著越來越近了,似乎正有不少人馬向他們的方向全力沖鋒似的!

    “不好了!將軍!不好了!”一個斥候兵策著馬嘶吼著前來報信,“是云家軍!云澈帶著云家軍殺過來了!”

    果然是云家軍!

    撤!

    紅錦與夢瑤一起,勒馬便往城門回撤。

    張威最先反應過來,大吼道,“快,將寧遠公主活捉作為人質!”

    十幾名騎兵速度極快地便從側面包抄,他們的馬比紅錦的好,馬術也更加成熟,眼看就要被一整隊騎兵給包圍了!

    夢瑤抬起連弩便對著沖上來的騎兵一通連射,竟然將幾個騎兵通通射倒!

    “放箭!”紅錦對城墻上方做了個手勢。

    萬千箭雨對著原衡軍的后方軍陣迎著頭澆上去,劉放一看這腹背受敵的架勢,人都嚇傻了。

    張威見紅錦眼看著就要脫離圍困,從一旁的士兵手中搶過弓箭,對準紅錦的后背拉弓如滿月,“寧遠公主,對不住了!”

    紅錦第一次騎馬,想要將馬兒牽著往她想要的方向走都不算容易了!

    更別提還有從身后襲來的危險!

    根本躲閃不及。

    “公主!小心!”夢瑤遠在幾丈之外,根本來不及上前保護紅錦,只能眼看著張威弦上的羽箭氣勢洶洶地對著紅錦襲去。

    既然躲不了……

    索性就不躲了!

    紅錦抬起手臂,對著張威的方向回身便放了一根短箭!

    張威也剛剛才完成拉弓的動作,根本來不及躲閃,更何況紅錦手里的弓弩速度比弓箭還要快得多,直直穿過盔甲沒入了張威的肩胛處。

    幾乎同一時刻,紅錦的左肩也被狠狠地一箭刺穿,那一瞬間的疼痛仿佛骨頭都被劈裂一般,疼得她臉色發白,額頭冒汗,險些被巨大的后挫力帶得直接從馬背上跌落下去。

    “公主!”夢瑤什么也顧不得了,拔刀便攔腰斬殺身周圍的幾個騎兵,策馬飛快上前攬住了搖搖欲墜的紅錦。

    “公主,您不能有事啊……公主……”夢瑤慌亂地看著一股股鮮血從紅錦的傷處涌出,眼淚都落了下來。

    “我……沒事……”紅錦疼得臉色慘白,“我們……先回去……”

    夢瑤點了點頭,拉著紅錦手中的韁繩,兩馬并駕齊驅地往城門處趕。

    “攔住她們!”張威捂著傷處,勉強地吼道,“活捉她們兩人,先打進城里!”

    受張威的命令,又有兩隊騎兵涌了上來,而且手中還拿著弓箭!

    “站住!否則我們就射箭了!”夢瑤卻不聽他們的警告,將紅錦護在身前,自己殿后,“你們有本事就放箭試試!”

    騎兵相互為難地對視一眼,但他們此刻已經別無選擇。

    如果讓紅錦回到城中,城門關上,他們原衡軍便是被夾在中間包圍住了,再無退路!

    所以攻進城里是他們唯一的活路!

    哪怕將寧遠公主殺死,此刻也不得不辦了!

    幾位騎兵齊齊松開手中的弓弦,幾十支羽箭對準夢瑤的后背飛馳而去!

    夢瑤用劍奮力抵擋,將一波箭雨嚴嚴實實地擋住,但是一心多用,一波過去她也有些疲憊了。

    第二輪……

    恐怕不是那么好抵擋的了。

    但如今城門已經近在咫尺,她只要將紅錦順利送回城中,她夢瑤在外面用命拖住敵人的沖鋒便值了!

    第二輪箭雨襲來,夢瑤卻突然感覺到眼前黑影一閃,從城內竄出來一個黑衣蒙面人,牢牢地擋在了她面前,幫她揮劍噼噼啪啪地擋住了一輪流矢。

    “你是……”

    “帶她進去,不要回頭。”

    那人淡淡扔下一句,便舞著手中的利刃迎著一群紅著眼想要攻入城中的原衡軍沖鋒而去!

    驕陽下,夢瑤只看清了他少了一只小指的右手。

    “……多謝,穆達。”夢瑤扶著紅錦,兩人一起沖進城門的縫隙中,門內的守軍門連忙把門在她們身后牢牢關上,一群橫沖直撞的騎兵撞在城門上,發出一聲聲沉悶的沖撞聲。

    【作者題外話】:這章真的審核了一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