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6章 酸梅湯(完結倒計時啦)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剛剛那人……竟然是穆達?

    他不是已經不告而別了嗎,為什么會突然在這個時候出現……

    紅錦迷迷糊糊間,透過合攏的門縫向穆達毅然而去的背影投去一個無力的眼神。

    外面那么多原衡的軍隊,穆達他一個人怎么可能抵擋得了?

    她咬著牙拽了拽夢瑤的袖子,“夢瑤……穆達……”

    夢瑤邊搖頭邊落淚,“公主……不可能再開城門了,外面都是原衡的人馬!穆達兄弟他……已經沒救了。”

    紅錦心口處一陣刺痛,閉了閉眼。

    如果她的馬術能更熟練一些,如果她反應能再快一些,或許穆達就不用犧牲自己。

    她好疼,好累啊。

    云澈現在打過來,西關城和寧遠便是有救了。

    那她就算小睡一下也沒什么關系吧?

    失去意識前,紅錦只看到了一抹淡青色的衣角,只聽到了耳邊夢瑤焦急的大聲呼喚。

    一片黑暗。

    河水淅淅瀝瀝,流淌的是人間命數,輪回往生。

    紅錦睜開眼,眼前便是那一片似曾相識的迷霧,冰冷堅硬的竹筏。

    霧氣輕輕散去,紅錦竟然看到正在搖動著船槳滑動著竹筏的不是別人……

    正是自己曾經在現代飼養的愛犬,阿吳!

    阿吳兩條長長的后腿穩穩地站在竹筏上支撐著身體,毛茸茸的身體直立著,露出白茫茫的肚皮,兩只前爪合攏握著船槳,一下一下地搖動著。

    阿吳看到紅錦看過去的視線,興奮地搖了搖尾巴,對紅錦低聲嗷嗚了兩聲。

    紅錦被眼前詭異的景象給驚得愣住了。

    阿吳一只狗,怎么可能會劃船?這到底是夢境還是幻覺?

    “你又回來了。”熟悉的女聲語調平淡空靈,紅錦轉過頭去,又看到了那張與藍藍十分酷似的容顏。

    “是你,靈船渡……所以我是不是又快死了?”紅錦無奈地笑了笑道。

    靈船渡沉默片刻,輕輕搖了搖頭,發髻上長長的流蘇隨著輕微的晃動碰撞出清脆好聽的悠遠聲響,“有人為你付出了代價,你不會死。”

    “為我……付出代價?”紅錦聽得一頭霧水。

    她不就是中了一箭么……把箭拔出來,止個血應該就沒事了吧。

    “以血換血,以命續命。你與他還有七日的時光,是他扭轉天道換來的。”靈船渡的話一如既往地高深莫測,紅錦總覺得自己一句也聽不懂。

    “你上一次明明說過你不存在,你只是我的幻覺才對……”

    “幻象皆空,人世間浮動得皆是幻象,千萬人世間交錯著的亦是幻象。我不存在,但我便是你的虛空。”

    ……

    聽不懂!

    “那你說的那個他,到底是誰?”紅錦急忙問道。

    因為她隱隱有一種感覺,她似乎馬上就要從這個夢境中清醒過來,而這個他到底是誰,對她來說真的很重要!

    “我不是已經把你的記憶喚醒了么。”靈船渡輕輕歪過頭,發髻上的流蘇隨風揚起好看的弧度,紅錦已經能感覺到眼前的景象越發模糊了。

    記憶喚醒?!

    難道靈船渡說的是云澈嗎!

    “既然我們有緣,便再給你一點東西吧。”朦朧間,紅錦隱約看到靈船渡似乎又輕輕抬起了她骨節分明的手,對著她的額頭處點了一下。

    ……

    紅錦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知道她迷迷糊糊地醒來時,模模糊糊的視野中看到的是道白色的身影。

    屋中燈火昏黃,看起來像是深夜。

    許久之后,紅錦的視線終于清晰,看到的便是原本在她身邊側身坐著,突然站起身來去為她倒水的云澈。

    “云……”公子兩個字沒說出口,紅錦感覺自己的喉嚨十分干啞,幾乎說不出話來。

    云澈聽到她的聲音,手中的動作頓了頓,轉身端著小碗坐回榻前,“你昏迷了整整三日,先喝點水吧。”

    他用勺子舀了一勺水,喂到紅錦干涸的唇邊。

    紅錦一口便喝了下去,水里似乎放了糖,竟然甜絲絲的。

    云澈不厭其煩地一勺一勺給紅錦喂著水,紅錦突然想起了先前靈船渡對她說的話。

    她說是云澈救了她,還說她們之間只剩下七天的時間?

    也不知道只是她做的一個夢還是什么。

    但上一次她見到靈船渡之后,自己就突然開始漸漸想起原身的記憶了。會不會自己很快還會夢見其他與云澈有關的內容呢?

    “西關城的情況怎么樣了……原衡撤軍了嗎?”紅錦恢復了聲音之后立馬問道。

    “百姓們我都已經替你安頓好。那日你用毒箭射傷了張威,他當場毒發,原衡大軍一時群龍無首,很快便敗了。劉放不肯歸降,我已經當眾處死,還剩余三萬原衡軍自發歸降,我便一并收入了云家軍。原本駐扎在邛河的原衡大軍已經撤離,只要我露面,將整個原衡大軍收入麾下也只是一句話的事。”

    云澈短短幾句話便已經將紅錦昏迷這幾天的重大變故全部概述了一遍。

    紅錦看了看云澈鎮定自若的神態,忍不住嘆道,“云澈,你真的很厲害。如果原衡有好好帶待們云家,你我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同盟。要是你是我的對手……那寧遠,恐怕想要復國還要困難上百倍千倍。”

    “沒有那么多如果。”云澈眼神暗了暗。

    若真的有,他也只想知道,如果他從前沒有那樣對待紅錦該有多好。

    是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紅錦眼皮越來越沉重,沉沉睡去。

    接下來的幾天,她都躺在床上不能動,黃禎每天早上過來一趟給她診脈,換藥包扎,其他時間就全部是云澈陪在她身邊,像個打卡上班的護工一樣。

    夢瑤除了偶爾來看看她,也不會留下來,而且最奇怪的是夢瑤之前與云澈明明不對付,現在看著他的眼神卻總是帶著點同情和恨鐵不成鋼似的,沒有再諷刺或指責過云澈哪怕一句。

    有些奇怪。

    到第四天,紅錦終于能坐起來了,忍不住就想趕云澈走了。

    紅錦卻怎么也沒想到夢瑤竟然是第一個站起來攔住她的,說什么云澈在外打仗奔波,動輒就是幾個月,現在好不容易兩個人有時間在一起了,應該多相處幾天才對。

    紅錦就很納悶了。

    她跟云澈也沒有婚約,不是情侶或者夫妻啊。

    前夫前妻能不打架不掐架就不錯了。

    紅錦屢次想跟云澈拉開距離,但是又屢次都被云澈以她受傷了,身邊需要人照顧給擋回來。

    “等你傷口長好,能隨意活動了,我便走。”云澈淡淡說道。

    走。

    紅錦聽到這個字,心里又咯噔一下有點難受。

    進入五月,天氣開始炎熱,紅錦又被勒令不能出房間,憋得十分難受。

    “云澈,你可是個將軍啊,不去統帥云家軍,整日在這房間里看著我……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吧?”紅錦試探著道。

    “云家軍自有本王親自提拔的將領代為訓練,不過幾日不去,無妨。”云澈道。

    “那我也得趕緊復工呀,我怎么說也是西關城的城主呢?”

    “策部的兄弟們已經趕到,接手了西關城內的事物,一切安排井井有條,你好好養傷不要費心。”

    “晚飯吃多了,我就上街溜達溜達溜溜食,順便也觀察一下民生,體察一下民情!”

    云澈聽言后點了點頭,突然走出了房間。

    紅錦還沒來得及驚喜,就見云澈竟然又拿了個小碗回來了,里面裝得赫然是兩三塊山楂糕,“健胃消食。”

    紅錦:……

    憤恨地拿起山楂糕塞進嘴里狠狠吃掉了。

    第二天吃完午飯,紅錦正在房間里百無聊賴,就見云澈端了一個小碗進房間。

    紅錦看那碗里黑乎乎的,本能地以為又是藥湯,愁眉苦臉地道,“今天早上不是喝過藥了嗎?怎么又來一碗啊。”

    云澈將碗在她面前放下,“酸梅湯,消暑解渴。”

    竟然還有這種好東西!

    紅錦趕緊低頭喝了一口。

    酸梅湯清涼甘甜,滿口梅香,仿佛在沉悶的房間里生出了一棵梅樹似的,連鼻息間都是酸甜的清香。

    紅錦忍不住連連點頭,“我還以為西關城沒有厲害的廚子呢!這酸梅湯做的也太好喝了吧,我能不能去廚房拜見一下大廚,好跟大廚好好探討一下怎么精進廚藝。”

    紅錦心里的小算盤打得啪啪響,可惜云澈又不是傻子,一眼也能看出她在盤算什么了。

    云澈點了點頭,淡然道,“有什么想問的便問吧。”

    “我是說想跟大廚交流。”紅錦怔了一下。

    云澈又點了點頭,“你問吧。”

    不是吧……

    紅錦突然感覺自己三觀都震碎了。

    “這……這酸梅湯,是你做的?”

    云澈再次點了點頭。

    云澈竟然會做酸梅湯……還做的這么好喝!

    這還是那個拿著菜刀切蘿卜,切得好像跟蘿卜有仇一樣的云王爺嗎……

    “你……是何時學會做這個的?”紅錦疑惑地問。

    “昨日聽你說想吃,便去問了問會做的人。你不嫌棄便好。”

    她怎么會嫌棄呢?

    紅錦往云澈手上看了看,將他藏在袖子里的右手輕輕拽了出來。

    原本用來握刀與劍的手被燙出了好幾個水泡,還沒來得及消下去。

    【作者題外話】:所有推薦都走完,這本書也差不多到了該完結的時候了~其實要真的寫后面還能寫許多內容,但是作者是要吃飯的嘛,數據越來越差也是事實,有個合適的結局開啟新篇也好!最近都會盡量花時間構思新書了,老書這邊就每天一更,大概十天左右完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