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7章 重傷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受傷了怎么能不包扎呢……我這里有藥,你等等呀!”

    紅錦在黃禎留給她的藥箱子里一陣翻箱倒柜,終于從里面摸到了治療燙傷的藥膏。

    云澈乖乖地伸出兩只手送到紅錦面前任由她輕輕上藥擺弄。

    “你也真是的,不就是做兩碗酸梅湯么,干嘛不讓廚子動手?你這手燙傷了,這幾日都別想再摸劍了。”

    “能為你做的,便不想假他人之手。”云澈低聲道。

    “你現在為我做這些,到底是想干嘛?”紅錦嘆了口氣,“我原本不想承認與你相識,就是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牽扯。畢竟過去的你恩我怨也好都已經過去了。如果你是想做什么彌補,那大可不必,你肯幫寧遠復國,你我之間便已經算是扯平了。”

    “我并無其他用意。只是想看著你……”云澈看著紅錦的眼眸閃了閃,“看著你過得好而已。”

    “我……”

    紅錦的話還沒說完,突然感覺到地面傳來一陣強烈的顫動!

    地震了!

    紅錦原本坐著的椅子被這股強烈的震動掀飛出去,差點整個人都撞擊在墻上,還好云澈反應極快,在千鈞一發之時將紅錦卷進懷里緊緊護住,讓紅錦避免了被這突如其來的震動震得撞到墻上的慘劇。

    兩次碰撞過后,又過去一陣威力不小的余震,地面的震顫這才漸漸平息。

    “怎么會突然地震了……云澈,你沒事……”紅錦抬起頭來,卻見云澈輕咳兩聲,薄唇邊緣竟然溢出一行鮮血來。

    “你怎么了?”紅錦皺眉問。

    云澈武功高強,又有內力,怎么可能被撞一下就突然吐血了呢?

    “是受了內傷……還是……”

    還是寒毒提前發作了?

    距離原本估計中寒毒發作的時間明明還有二十幾天,紅錦原本是想等她傷勢穩定了立刻帶云澈去巫族山谷拿到駝鈴烏的。

    可云澈現在的狀態,顯然不對!

    “我沒事。”他輕咳兩聲,似乎在隱忍什么,轉身便要走,“我先出去一下。”

    西關城二十里外的山溝中。

    夏夏手中拿著羅盤,跟著指針指示的方向一路疾馳,不知是不是即將找到圣女的興奮,竟然將九黎和慕容梓瑩她們幾人都摔在了身后。

    突然,大地一陣震顫,山上的一塊滾石轟隆隆地順著山坡滾落下來!

    “夏夏,當心!”慕容梓瑩大喊一聲,想上前去幫夏夏,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夏夏看到山上滾落下來的巨石,嚇得魂飛魄散,想要策馬逃走,但地面顫動得實在太過厲害,她的馬兒根本寸步難行。

    眼看著巨石就要將她砸成肉泥,一道黑影運著輕功在馬背上重重一踏,在半空中將夏夏攔腰抱起,卻因為時間緊急而躲閃不及,被滾落下來的巨石狠狠地撞了一下。

    慕容梓瑩和程志文看著不遠處的九黎和夏夏,兩個人心中都很焦急,但是地震劇烈,身邊到處是落石飛塵,十分危險,他們只能在原地靜靜地等著震顫過去才能去前面查看九黎和夏夏的情況。

    “九黎他怎么樣?”慕容梓瑩焦急地問。

    剛剛她看到了九黎被撞得那一下,只怕受傷不輕啊!

    夏夏哭得滿臉都是淚水,“我不知道……他吐了血,好像受內傷了……”

    “咳咳……不用管我。”九黎左臂已經移動不了,只能勉強挪動右臂,從懷中掏出了一張手帕。手帕里裹著駝鈴烏,還有一個已經因為剛剛的撞擊碎成了兩半的玉環。

    “把這個……咳咳……替我送到王爺手里。”九黎艱難地說完這句話,又吐出一口血。

    程志文皺眉,趕忙點了九黎身上的幾處大穴,“九黎兄弟似乎有內出血的跡象,情況恐怕不好。我們要趕快趕到西關城找大夫給他醫治。”

    “都怪我……嗚嗚嗚……要不是我,你也不會受這么重的傷……”夏夏捧著手中的駝鈴烏,自責垂淚。

    “不怪……你……我欠你的……”九黎還想勉力說什么,卻承受不住身體被撞后的劇痛,失去了意識。

    “九黎……你醒醒啊九黎……”夏夏絕望地哭著道,“你答應了陪我找到圣女的……你說了你不會食言的……”

    慕容梓瑩與程志文對視一眼,嘆了口氣。

    她們離西關城還有足足二十里,這一路顛簸,若是沒有奇跡發生……九黎怕是醒不過來了。

    “夏夏,你不要太傷心了。我們盡快趕路去西關城,九黎兄弟一定會得救的。”慕容梓瑩忍不住安慰道。

    對……九黎一定會得救的!她也一定會找到圣女拯救巫族的!

    夏夏擦了擦眼淚,又重新振作起精神。

    西關城內,城主府中。

    黃禎為云澈診了脈,抽回了手。

    紅錦緊張地看著黃禎,卻見他臉色如常道,“只是一點內傷,并無大礙。”

    “一點點內傷就吐血了嗎?”紅錦不信。

    “寒毒太久沒有去除,云公子的身體早已大不如前,吐血不過是癥狀而已。”

    紅錦皺眉,總覺得半仙的話里有哪里感覺不對。

    “放心吧,我沒事。”云澈忍不住抬手,輕輕摸了摸紅錦的臉頰。

    動作輕柔而親昵,仿佛是在端詳什么珍貴的寶物一樣,他清澈而柔和的眼神靜靜凝視著她,看得她心中一滯。

    “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要及時說出來,千萬不能自己忍著。”紅錦皺眉道。

    “好。”

    居然回答的這么干脆,到底有沒有誠意啊?

    “你……可是我們寧遠重要的盟友,要注意點自己的身體,別到時寧遠建國還沒成,你病死了,我可不負責管你的云家軍啊。”

    云澈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

    “砰-”地一聲,房門突然被人給一下撞開了,夢瑤喘著粗氣說道,“公主……外面來了幾個人,說是您的故人,要見您!”

    “故人?”紅錦愣了愣。

    還有什么故人會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親自來找她嗎?

    “其中一個男的受傷挺重的,看著像是堅持不了多久了……黃少主,要不麻煩您去看看吧。”夢瑤又道。

    紅錦、云澈與黃禎三人一同去了城主府宴客廳。

    當紅錦的視線在空中與慕容梓瑩的相撞,兩姐妹心中同時顫了顫。

    慕容梓瑩奔前兩步,與紅錦緊緊抱在一起。

    “三妹!”

    “二姐……”

    姐妹一別數月,再次見面時的一個擁抱蘊含了千言萬語。

    “三妹……你竟然還活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對不起,二姐……我與爹爹是不想讓你牽扯進來才沒有將此事告知你的……”

    紅錦心中愧疚地把她詐死的整個計劃原原本本地講了一遍。

    慕容梓瑩聽完,只能一聲長嘆。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你拿回了公主的身份,爹爹和大姐也都保全了,我們一家人總還有能見面的一天。”

    紅錦抹掉眼角欣慰的淚水,笑著點了點頭。

    “你怎么受傷了?”慕容梓瑩一抱紅錦便感覺到了她衣服里面綁著的一圈圈繃帶,忍不住皺眉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我聽聞與你們同行的一個男子受了重傷?”紅錦問。

    慕容梓瑩看了看里屋,“他叫九黎,在里面……”

    什么……九黎?!

    紅錦臉色一變,再也顧不得旁的,緊趕著幾步便小跑進了里屋。

    黃禎在她們姐妹兩人敘舊的時候早就已經悄悄進房中為九黎診治了,只有云澈還跟在紅錦身邊默默陪著。

    此刻云澈臉色有些沉冷,沒有跟著紅錦進去。

    慕容梓瑩看了云澈許久,“這次的事情,多謝你了。救下我爹與我大姐的恩情,還有你為我三妹做的事情,我就勉強原諒你,認你一聲妹夫。”

    云澈沉默了片刻,才開口說了句,“多謝姻姐。”

    聲音有些沙啞。

    慕容梓瑩聽到他的聲音,再結合他臉上的氣色,驚訝地握住了云澈的手腕號脈。

    她不是大夫,不能從脈象上看出云澈的身體狀況,卻能看出他的經脈是否完好,內力是否通暢。

    “你怎么……”慕容梓瑩震驚地道。

    云澈的經脈寸斷,氣血逆流,顯然已經是命不久矣!

    而且,最多只有三四日的光景可活了……

    一代戰神,怎么可能淪落到如此境地?

    “請姻姐不要告知紅錦。時機將至之時,我會自行離開。”云澈淡淡說道,仿佛將死的那個人不是他,仿佛死根本就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慕容梓瑩看著云澈走入里屋的背影,神情復雜。

    里屋中,紅錦一路小跑來到床前,看到了正躺在床上的九黎。

    在云王府的那段日子,九黎一直真心待她,對她照拂了不少,紅錦是十分感激的,也把九黎當成了朋友。

    只是她怎么也沒想到,再次見到九黎竟然會是這樣的場景。

    床邊趴著個頭上編滿了小辮子的女孩,正趴在床前一陣陣低泣著傷心。

    “他的傷勢嚴重,即便我用藥效最猛的藥修復他的身體,他也未必能夠挺到醒來。”黃禎的話像是一記重錘敲在紅錦的心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