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8章 接納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所以……現在只能聽天由命了嗎……”紅錦艱難地道。

    她的目光從九黎蒼白的臉上下移,看到了他身上破舊粗糙的衣衫,就連衣裳褶皺的縫隙里都是風沙,真不知這些時日九黎到底是怎樣熬過來的。

    他手里似乎還緊緊地握著什么東西。

    “他手里握的是什么?”

    黃禎搖了搖頭,“像是什么信物。他一直緊緊握著,手掰都掰不開,看起來對他十分重要。”

    夏夏原本沉浸在低泣之中,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懷里似乎在發熱。

    她低頭一看,自己胸前的羅盤指針竟然亮了起來,還在發著紅光,指向的赫然就是身旁的紅錦。

    “你就是圣女!”夏夏愣愣地看著紅錦,像是在自言自語。

    紅錦思考片刻,猶豫著道,“我的母后烏卓婭是上一任巫族圣女,至于我……”

    “巫族夏夏參見圣女!”夏夏激動地在紅錦面前跪下行禮道。

    “你不用行此大禮……”紅錦不好意思地把她扶了起來,“原來你就是巫族人呀。”

    紅錦原本還在想著她想快馬加鞭去巫族一趟,查娜雅身體不好又不能成行,沒想到老天這么快就派了夏夏來幫她引路!

    “圣女……你快隨夏夏回一趟巫族吧,族長非常想見到您,族人們也都很想您!”夏夏抹著紅紅的眼眶道。

    “你放心吧,我會盡快抽時間回巫族一趟。”紅錦輕輕拍了拍夏夏瘦弱的肩膀,“你要好好休息呀,眼睛都熬紅了。”

    夏夏倔強地搖頭,“我要陪著九黎,照顧他直到他醒來為止!”

    原來九黎已經找到和自己攜手相伴的那個人了,這樣就好!

    紅錦總是覺得九黎一門心思只有任務和侍主,活得也太累太沒有自我了。現在有了夏夏,有了心里在乎的人,挺好!

    “你放心吧,有半仙在,九黎肯定不會有事的!”紅錦安慰夏夏道,“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否則九黎一醒過來卻發現你病倒了,他不會開心的。”

    夏夏點了點頭,“對了,還不知道圣女你的名諱……”

    “我姓寧,寧紅錦,你就叫我紅錦就好啦。”紅錦淺笑道。

    夏夏看著面前容顏驚艷的女子,一顆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原來她就是紅錦……

    她才是九黎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慕容梓瑩見夏夏情緒低落,忍不住提醒道,“夏夏,云王在此。你不是有東西要交給他么?”

    慕容梓瑩這一提醒,夏夏才想起了九黎失去意識前對自己的囑托。

    她將小手探入衣襟,顫抖著拿出被九黎的帕子包裹住的駝鈴烏,有些畏懼地走到面色冰冷的云澈面前。

    “這是九黎昏迷前讓我交給你的。”夏夏將駝鈴烏雙手捧在掌心。

    云澈接過,將手帕打開。

    雖然沒有明說出是什么,但是這奇特的造型紅錦遠遠地看了一眼就明白了。

    這可是能解云澈寒毒的最后一味藥材啊!

    有了它,云澈的寒毒便可以解了,最后一個月的性命之憂便不復存在了!

    可紅錦心里驚喜,云澈卻并沒有想象中情緒那么激動,只是眼眸中劃過了一絲意味不明的波瀾,“多謝。”

    夏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說一句多謝?

    就沒有了嗎?

    “這駝鈴烏可是我們巫族的圣物,巫族幾代人拿命來守護的!”夏夏不敢置信地道,“還有九黎,九黎他為了給你帶這塊駝鈴烏回來,險些連命都丟掉了!他一路艱辛,拼出性命也要為你將駝鈴烏帶回來……就換來你一句多謝嗎?”

    “……那你覺得,我應當如何?”云澈坦然地問。

    這么一問,夏夏愣的不知該如何作答了。

    氣氛凝滯,紅錦只好打圓場道,“不管如何,九黎能將駝鈴烏帶回來便是好事。你們一路上辛苦了,先好好休息要緊,其他的等九黎醒來再說吧。半仙,現在三味藥材都齊全了,是不是可以盡快給云澈解毒了?”

    “那便要看云公子的意思了。”黃禎看著云澈,眼神有些復雜。

    紅錦聽著,總覺得似乎話里有話。

    “我的毒……不急。先請黃大夫救治九黎為先吧。”云澈說完,轉身便離開了,只留下一抹飄逸的月白背影,一點點遠去,漸漸淡出眾人的視野。

    紅錦沒來由地感覺到幾分擔憂。

    云澈和半仙的反應,似乎都很奇怪……

    解毒到底能夠順利進行嗎?

    晚膳時間,紅錦讓人給慕容梓瑩一行人準備了一場接風宴。

    原本只是想做成一家人吃個飯酌酒幾杯的家宴,紅錦卻怎么也沒想到等她張羅完安排住處的事一進房間,宴席已經儼然擺成了一張長桌,就連云家軍里的將領們也都到齊了坐在席間,慕容梓瑩和程志文正分別跟其中幾人相談甚歡。

    其他位置都是滿的,只唯獨一個坐在盡頭的主位,還有主位旁邊的副位還空著。

    紅錦悄悄轉頭問,“這些都是云澈安排的?他人呢?”

    夢瑤四下張望一番,疑惑道,“剛才云將軍還在吩咐宴席的布置呢。”

    這人把云家軍大大小小的將領都叫來是個什么意思啊?

    而且還只安排了一個主位。

    她與云澈兩人可是同盟關系,西關城是她的,她自然不可能坐在副位。

    但宴席間又幾乎全是云家軍的人,如果說讓云澈坐副位,她坐主位,勢必這些將領們心里會不服氣。

    云澈不是這么不周到的人,也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挑事破壞他們之間的同盟。

    那么到底他這樣安排位置是為了什么呢?

    紅錦拿不定主意,一時不好進去。

    而就在此時,她突然聽到身后傳來幾聲擊掌聲,回頭一看,竟然就是云澈。

    他竟然難得地在一身他最喜愛的白袍外穿了一身盔甲,是將軍出征時的標準行頭,就連頭盔也戴著,一絲不茍。

    聽到云澈的幾聲擊掌,宴席上的人們頓時安靜下來,待看清門口的人是云澈后,紛紛站起身,整齊劃一地行單膝跪禮,“參見將軍!”

    “平身。”云澈一聲簡短的令下,席間將領們又整齊劃一地紛紛起立,卻沒有坐下,一個個背脊直挺,昂首挺胸,軍人風范盡顯。

    紅錦雖然不知道云澈突然搞這么一出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么藥,但也不得不發自內心地感嘆云澈作為一個將軍在自己將士面前的威嚴和信服力。

    換做是她,就算訓練再久也不可能有如此的權威,最多是握著民心,比較親民罷了。

    接下來的事就更出乎紅錦的意料了。

    “云家軍副將,歐陽澤何在。”云澈站在紅錦身旁,冷冷道。

    歐陽澤突然被點名,雖然表情驚訝,卻沒有任何猶豫地出列行禮,“下官在。”

    “說出你的軍銜,以及軍中職責。”

    “下官是副將軍,負責云家軍一切軍令的傳遞與指示,在將軍不在軍中時代為監督全軍執行軍令。”

    ……

    歐陽澤之后,云澈又陸續一個一個點名了宴席上的其他將領。

    紅錦與慕容梓瑩、程志文聽著,心中暗驚云家軍實力與秩序的同時,也在琢磨云澈到底在打什么算盤。

    等最后一個人介紹完自己的職務與官職,第一個闡述的歐陽澤還沒被允許起身,所有人都正跪在地上。

    云澈突然轉過身,一雙清澈的眼眸與紅錦四目相對。

    片刻后,他毫無征兆地在紅錦面前單膝跪了下來,手上竟然捧著調兵遣將的虎符,“即日起,云家軍效忠于寧遠,改軍名為護寧軍。”

    紅錦看著被云澈雙手捧上的虎符,愣了一下,“云澈,你我本是盟友,你何必如此……”

    “我從未把自己當成過是你的盟友。”云澈淡淡說道。

    他的眼眸清澈,卻又幽深,其中閃爍著的感情強烈得讓紅錦只想躲閃。

    “你們先起來吧……”

    “只有你接了虎符,收編了護寧軍,我們才會起來。”云澈道。

    他還真的已經把自己當成一個將領了嗎?

    他不是想稱王,想要原衡的江山嗎?

    原書中若不是他身中寒毒這樣的絕癥,還顧及著韓芷柔,早就已經一舉擊垮原衡奕,自己穩坐皇帝的位置了。

    如今三味藥材已經找齊,他的寒毒已經可解,他到底還有什么必要放著大好的權勢不要,卻要把云家軍變成護寧軍,成全自己……

    答案其實已經很明顯了。

    “……好。我答應你。”紅錦伸手,輕輕地從云澈掌心抓起虎符,“從即日起,云家軍便是護寧軍,你云澈……便是我寧遠的人了。”

    紅錦沒注意到自己說出最后一句話時,其實自己的聲音都帶著些控制不住的顫抖。

    沒想到最后兜兜轉轉,她還是決定了接納云澈,跟后半生交給他。

    無論最后的結果怎么樣,她都不會后悔今日做出的決定。

    從前的恩怨是屬于云澈和原來的慕容紅錦的。

    以后的云澈,便是她寧紅錦一個人的。

    “參見寧遠王!”護寧軍的將領們紛紛對視一眼,齊聲道。

    “都平身吧。”紅錦說著,牽起云澈寒涼的手坐入席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