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39章 揭開曾經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接風宴結束后,紅錦送慕容梓瑩和程志文回了各自的房間。

    紅錦原本接納云澈的話說得十分委婉,只說了承認他今后是寧遠人,慕容梓瑩喝多了酒,卻硬生生把他們兩人間隔著的那層窗戶紙給捅破了。到宴席后半段逢人便拎著酒壺拼酒,不論輸贏逢人就夸自己的將軍妹夫是如何如何神勇如何如何厲害。

    云澈沒什么反應,紅錦聽得卻是臉上的熱度一直下不來,直到把慕容梓瑩給塞回房間交到夢瑤手里了才松了口氣。

    “我二姐喝醉了酒就是喜歡胡言亂語……云澈你別介意啊。”紅錦不好意思地道。

    “我沒有介意。”云澈說著,聲音里帶了點笑意,“應該說,求之不得。”

    低沉磁性的聲線帶著點微微的笑意,紅錦的臉“蹭”地一下就燒了起來,比剛才還要紅,像是熟透了的蘋果一樣。

    “你害羞起來原來是這般光景。”云澈突然輕輕一笑,抬手輕輕撩走紅錦臉頰邊的鬢發。

    “就怎樣了?”

    云澈緩緩俯低身子,湊到紅錦耳邊,輕聲道,“桃夭柳媚,春色撩人。”

    紅錦羞得往后退了一步,瞪他。

    這人不是寡言少語的冷面冰山嗎,也不知從哪里學來的撩人之術,還頗有一手她要是心理承受能力再弱一些還真要被他的色相給撩到了。

    “當初是你非說什么都要跟著我,如今連你的云家軍都變成護寧軍給了我,我把這視為你的嫁妝,娶你做個男妃,沒什么問題吧?”撩人算什么,她寧紅錦撩都不屑撩,喜歡就直接娶過來,又不是沒有那個家底!

    曾經被他棄之敝履的小王妃如今竟然搖身一變自己成了王,還揚言要娶他。

    這話聽著委實新鮮。

    “三日時間,我考慮考慮。”云澈沉默良久,突然開口道。

    三日……

    那不是和她那個夢中的七天時日正好吻合……

    難道說是她會錯意了,云澈其實并不喜歡她,想要離開自己嗎?

    可是他又把云家軍交給自己,認自己為王……

    這實在說不通。

    “也對。你的寒毒還沒解,等半仙給你徹底解了寒毒你再考慮是否嫁給我也不遲。”紅錦想了想,又追加道,“你可以放心,我不是什么花心的人,娶了你做男妃便不會再娶旁人了,你不用有所顧忌。”

    “……”他何時會顧及那些東西?

    云澈不想理她,也不知道她的小腦袋除了正事之外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總歸他猜不透。

    告別云澈,紅錦先去看了大灰和小灰兩只吃飯。最近一個月兩只狼崽長得很快,每天吃的也越來越多,原來一頓吃一碗肉糊就能吃飽,現在要吃將近兩碗,還能開始吃大塊一些的肉食了。

    一夜好眠,紅錦被小灰跳上床后的瘋舔鬧醒,天才剛蒙蒙亮就睡不著了。

    醒的太早,紅錦準備去城中先溜達一圈看看百姓們的情況,卻在經過黃禎的院子時聽到了里面隱約有人聲傳來。

    “黃少主!你救救云公子吧!云公子他好不容易才得以與公主重逢,他們如今兩情相悅……你也最想看到公主開心幸福,不是嗎?”夢瑤低聲哀求道。

    “云澈被寒毒反噬,早已毒入心脈,并非是我想救便能施救的。更何況,”黃禎此刻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森冷,“救他于我并無益處,我為何要為了他的命費心費力?”

    紅錦的心沉了沉。

    “可是……如果云公子就這么沒了,公主她該有多么傷心呢?”

    “紅錦為此事傷心,已是在所難免。我的任務,應當是想辦法讓她以后更加開心起來。至于云澈……愛莫能助。”黃禎說著,竟然從院子里走了出來,紅錦抬眸看向他,驚慌了短短一瞬,無處可躲。

    “云澈他的寒毒……真的無法再解了嗎?”紅錦輕聲道。

    黃禎皺了皺眉,“你都聽到了。”

    紅錦點了點頭。

    “你……會怪我嗎。”黃禎艱難地道。

    “怎么又這樣問?”紅錦搖了搖頭,“我一直都相信半仙你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理由,不管那個理由是什么,我都會尊重你的決定和選擇。就算你站在我面前說救不了的人是我,我也絕對沒有半句怨言。”

    黃禎的眼神閃了閃。

    “他只剩下最后三天的時間了是嗎?”紅錦問。

    黃禎怔怔出神了片刻,不知在想什么。

    “好,我知道了。”紅錦點了點頭,“半仙你注意休息,中午我會派人給你送牛肉面過來。”

    說完,轉身便要走。

    “你……去哪里?”黃禎突然開口叫住了紅錦。

    紅錦回過身,如櫻花花瓣一般粉嫩的唇角勾起一抹淺笑,“我去陪陪他。”

    說完,便輕輕離開了,只留給黃禎一抹在視野里逐漸淡去的朱紅背影。

    果真,像她所說的一樣,沒有半分怨言。

    悵然若失。

    接下來的兩天里,紅錦沒提第三日以后的事情,云澈也默契地沒有提。兩人就好像都不知道有這回事一樣,做了一回這世上普普通通的情侶。

    牽手,逛街,吃飯,買回街上小攤販的一對泥人作為信物,坐在屋頂上靠著彼此看月亮……

    沒有國仇家恨,沒有肩上的重擔,亦沒有曾經痛苦的過往。

    在月色的銀輝下,紅錦看著身邊比月光還要清冷皎潔的男人,忍不住抬手輕輕勾畫他的劍眉,掉入他那一雙澄澈深邃的溫柔眼眸中無法自拔,微微前傾,將自己柔軟的唇瓣輕輕印上他性gan的薄唇。

    這不是他們的第一吻,卻是他們之間唯一一次不帶任何占有或是侵略欲望,僅僅帶著幾分春晴悸動的淺吻。

    “你會后悔的。”云澈壓低的聲音中帶著幾分隱忍。

    “我不會,永遠都不會后悔。”

    “可我從前,明明那樣對你……”

    “那是你眼睛不好使。”紅錦輕哼一聲,“明明對我有過那樣的承諾,你卻還偏偏不記得,反過來要推開我、欺負我。”

    承諾?

    難道說……

    云澈心底突然涌起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紅錦湊到云澈耳邊,對他的耳朵輕輕呼著熱氣,“你明明答應過,說要一輩子護著我的……”

    “我……”云澈喉頭一滾,嗓音干澀,目光灼灼地看著紅錦。

    “不用解釋了。”紅錦的小手輕輕擋住云澈的唇,“是你眼神不好,也是我不好。只顧著掩蓋我的身份,卻沒想出更好的方法妥善處理,才騙了你說我是韓家的庶女。韓叔叔和韓姐姐都是為了幫我掩蓋身份才一起騙你,你可不要怪罪于她們。”

    “原來……竟然是這樣。”云澈自責萬分,內疚萬分,再不敢和紅錦對視,低下頭緊緊握拳,將手上的關節攥得劈啪作響,“我竟然……錯過了與你那么久的相處,還差點對你……”

    “好了,都過去了。不過是一場誤會而已。我也生過你的氣,甚至也想過干脆不理你,和你兩清……但,終究還是對你狠不下心。”紅錦無奈地笑了笑。

    或許她是被云澈的執著打動,又或許是早就喜歡上了他……

    但是這都不要緊。

    要緊的是,他們能在一切結束前將誤會解開,不讓云澈帶著遺憾離去。

    “你現在把這件事告訴我……你讓我如何還能放得下心離你而去?”云澈垂眸,低下頭,用自己微涼的額頭抵住紅錦的,苦澀開口。

    “如今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事事都要人照顧的小女孩了。我有大灰小灰,還有一整個寧遠在背后支撐著我。你不必擔心我什么。”紅錦道。

    云澈心口一冷,“所以……你是為了讓我安心,才特地與我說這些的嗎?”

    “是為了讓我安心,所以這幾日才與我這般親近?”

    “就連吻……也是出于同情?”

    “不是的!你怎么會這樣想呢!”紅錦氣呼呼地道,“我若不是在乎你,又怎么會說出要娶你的話,還把我們之間隱藏了這么多年的約定講出來告訴你!你卻說我說這些是出于同情……云澈,你要是不想履行承諾了你就直說,不要說這樣的話來羞辱我……唔……”

    紅錦憤怒的話說到一半,就被他奪走了唇瓣,什么話都化作破碎吟哦消失在了唇齒交融間。

    他的吻強烈,霸道,還有些絕望。

    半晌,他將她輕輕推開。

    “我……并非真心想說剛才的話。我只是太過激動,又有些害怕……”

    “怕這只不過是一場夢,夢醒我仍是孤獨一人,你早已失去生息,芳魂不在。”

    “我從來都不怕死。即便是明日也無妨。我只怕死在一個沒有你的世界。那樣的日子太痛太冷,比寒毒發作時還要難受……”

    紅錦被云澈緊緊按在懷里,共鳴他節奏狂亂的心跳,感受他胸口起伏的弧度,聆聽他用淡然的語調訴說著他的內心。

    她從未聽云澈說過這么多的話,卻覺得他揭起的那些傷疤不過都只是他所承受傷痛的冰山一角,想聽他訴說更多,卻又心疼他所經過的點點滴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