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41章 棋子與布局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原衡皇宮中。

    以劉書令為首,大臣們跪了一地。

    寧遠大軍已然壓境,所過之處百姓們皆歡呼聲一片,大批百姓們自發涌至城門處與各地原衡守軍對抗,主動打開城門迎寧遠軍入城。

    原衡十萬大軍從西涼邛河撤回防守,卻仍然趕不上寧遠軍的速度,現在才撤入原衡境內。

    身處皇位的原衡奕,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一樣頭痛。

    “皇上,寧遠軍眼看已經要行至澤陽,澤陽一過,便再無險關攔住寧遠軍!您要早下決斷!”劉書令咬牙切齒地道。

    兒子劉放死后,劉書令便對寧遠恨之入骨,恨不能徒手變出百萬大軍來對著寧遠碾壓過去。

    可原衡奕又偏偏屢次不愿意對寧遠動兵,甚至還有想要求和的意思!

    “現在不能對寧遠動兵。”原衡奕揉了揉眉心,“韓卿何在?”

    “韓國公今日稱病,并未上朝。”

    “……擺駕韓府。”原衡奕冷聲道,“朕要親自去請韓卿。”

    原衡奕說完,便一刻也沒有停留地走出了乾元殿,身后的小太監趕忙緊步跟著。

    劉書令望著原衡奕的背影,失望至極。

    韓青當然并非真的生病。

    他只是知道原衡奕想讓他去與云澈談判求和,所以故意逼著原衡奕不見罷了。

    自從得知慕容紅錦沒死,竟然以寧紅錦之名重振寧遠之后,韓青就漸漸避嫌,稱病欲退。

    原衡奕連慕容承的破綻都能抓住,又更何況是他呢?

    如今原衡奕竟然為了說動韓青,親自出宮來韓府商談,韓青幾乎已經可以肯定,原衡奕手里一定握有韓府的把柄。

    如此,韓青就更不可能見原衡奕了。

    出來接見原衡奕的,赫然是一道裊裊婷婷的身影,韓芷柔。

    “許久不見,韓二小姐出落得愈發標致了。”原衡奕淺笑著道。

    自從他登上皇位起,笑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少,就連以往的假笑都沒有什么施展的機會。

    沒想到他費盡心思終于坐上這個高高在上的位置,每一日卻仍是活在宮心算計、未雨綢繆之中。

    “皇上過譽了。”韓芷柔神情淡然,對原衡奕并沒有絲毫奉承之意,“臣女受家父所托,特來好好招待皇上。只是韓府不比皇宮繁華,還請皇上擔待。”

    見多了皇宮里華貴富麗的牡丹,乍一看到淡雅脫俗的清荷,原衡奕只覺得自己完全挪不開眼睛。

    “皇宮固然繁華,卻不似韓府,園中景,景中人,無不清麗雅致,絕世無雙。”原衡奕一雙狹長的狐貍眼睨著韓芷柔,淺笑著道。

    若是其他人家的女孩,聽到原衡奕這番贊賞定然芳心大動。

    而韓芷柔的情緒卻沒有任何波瀾,只是命身旁的雪晴斟了杯茶,“皇上謬贊了。家父臥病榻上不便起身,不知皇上找家父有什么事,若是要緊之事,不如寫在紙上,由臣女代為轉達,以免給皇上過了病氣。”

    韓芷柔毫不留情面的拒絕之意讓原衡奕不禁有些心生怒意。

    他可是皇上,而她不過只是韓府的庶女。

    “不必了。朕親自去看看韓卿。”原衡奕心意已決,韓芷柔自然不會阻止,讓下人送原衡奕進了院子,自己便找了個由頭離開了。

    韓府臥房中,韓夫人正在床畔陪伴在側,在見到原衡奕親臨后立馬跪了一地的人。

    韓青掙扎著要從床上起身,被原衡奕抬手便按住了,“韓卿身子不好,就不必起身了。”

    “若不是老臣這副身子不爭氣……咳咳咳……就能為皇上排憂解難了。”韓青捂著嘴虛弱地咳嗽了兩聲。

    “韓卿身子不好,自然該好好休息,朕怎么會忍心讓你帶病勞累呢?”原衡奕輕聲道。

    韓青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他不愿意坐那個出頭鳥去與云澈和談,而且還用了病重這個理由,逃避得合情合理,就算原衡奕手里有他的把柄也不好拿出來明著利用。

    韓青雖然對自己的計劃大概心中有數,但在看到原衡奕輕松的神情和似笑非笑的神色,心中還是不免緊張了一下。

    原衡奕肯為此特地出宮跑上一趟,怎么可能會這么輕易地放過韓府?

    果然,原衡奕再開口時便徹底印證了韓青的擔憂,“不過朕有一個請求,還希望韓卿不要拒絕。”

    請求?

    皇帝的請求,誰敢拒絕?

    “咳咳咳……皇上的事,只要是老臣能辦到的,定然盡心盡力,咳咳咳……”韓青說完,歪倒在病床上咳得撕心裂肺,臉頰都漲紅了,等同于是在跟原衡奕重申,你看我都病成這個樣子了,你提的要求太過分了我可不答應啊!

    “老爺……”韓夫人微皺著眉頭,輕輕拍著韓青的背給他順氣。

    “韓卿放心,朕的請求不僅不會讓您為難,還是韓家與皇室都皆大歡喜的好事。”

    韓家和皇室都皆大歡喜的事?

    韓青聽了更覺得毛骨悚然了。

    “朕有意納二小姐為妃,不知韓青是否準允?”原衡奕笑意盈盈。

    “這……”韓青被原衡奕突然的要求驚得瞪大了眼睛。

    原衡奕怎么會突然想到這么一出?

    “朕與韓二小姐十分投緣,且韓二小姐秀外慧中,賢良淑德,將來或許有入主中宮之望。”仗著韓芷柔人不在,原衡奕笑容滿面地胡說八道。

    韓夫人與韓青短暫對視一眼,見韓青猶豫不決,點頭道,“能被皇上看中是芷柔的福氣,且皇上也與芷柔有緣,結下這樁親事自然是好事。”

    “只是……咳咳咳……芷柔雖然是庶女,也是老臣的女兒,老臣可否問過芷柔的意思再給您答復?”韓青為難地道。

    原衡奕一笑,“難道韓卿你是怕朕娶了芷柔會欺負她不成?朕可以向你發誓,如若娶得芷柔,今后必當以真心相待,給芷柔天下間最好的東西,絕對不會對她有半分薄待。如此您可放心了嗎?”

    韓青臉色一沉。

    原衡奕這話的意思是,芷柔他是娶定了。

    “可……”

    “多謝皇上的看中,臣婦定會告知芷柔這件大喜之事,好讓她早做準備。”韓夫人笑著道。

    “如此,吉時便定在十日之后吧。朕已經命人卜算過,十日后便是最宜嫁娶的日子。朕會迎娶芷柔做朕的中宮皇后。至于圣旨與吉服等等事宜,朕晚些便會派人來將一切辦妥。”

    韓青藏在被子里的手攥緊了拳頭。

    “今日已經不早,韓卿早些休息吧,朕便不多打打擾了。”原衡奕退出一半,又轉過身來,似笑非笑地對韓青道,“以后朕該改口,叫您一聲國丈才是。”

    說完,笑著步履輕盈地甩袖離去。

    “……恭送皇上……”

    “你……怎么如此糊涂呀!”

    原衡奕走后,韓青嘆氣道。

    韓夫人一臉冷淡,“怎么,皇上跟你求娶個女兒,你還有推拒的道理?”

    “可你又不是不知道!芷柔她……”

    “她如何?她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庶女,現在用她來換到皇上的圣眷,何樂而不為?更何況,就憑她從前與云澈的關系,還有你當年牽扯過的事情,皇上沒有遷怒于我們一家已經算是好事了。難道你還要看著秋月與秋霜給旁人陪葬嗎?”韓夫人的話像是鋒利的匕首,刺得韓青說不出話來。

    韓青長吁一聲,“可,芷柔再怎么說也是我的女兒啊……我自然是希望她能夠嫁給一個自己屬意的人,如今卻要成為一顆被利用的棋子……”

    “有被利用的價值,就已經不錯了。否則我們韓府養她這么多年也是白費心血。”韓夫人緩緩起身,“這件事情已成定局,你再想那些也沒用。不如想想怎么利用芷柔這層關系,給秋月和秋霜盡快謀道好的前程。她們兩個可都到了適嫁的年齡了。”

    韓青聽完韓夫人的話,也覺得有理,對韓芷柔的愧疚也退去了一些,“芷柔這孩子向來懂事,應當會懂我們的難處的。”

    韓夫人見韓青完全首肯,得意地拿起了桌上的梨子讓一旁的侍女削給她吃。

    兩人愁云散去,絲毫不知屋外有一片地方正在凝結成霜。

    韓芷柔手中捧著一個裝著參湯的托盤,手有些發抖,臉色慘白,眼神空洞。

    “小姐,奴婢來吧。”一旁的雪云見狀,趕忙把她手中搖搖欲墜的托盤給接了過來。

    韓芷柔被雪云一叫,像是突然從夢中驚醒了一樣,像一只受傷的小獸一般提著裙子便跑了出去。

    從小便一直是韓府低調端莊的韓二小姐,做任何事情都力求優雅完美,韓芷柔還從未在韓府中這樣狼狽地狂奔過,一邊跑,還在一邊落淚。

    她早就知道自己在韓家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人,也早就知道韓夫人極為厭惡她,但她還從來沒想過她的父親韓青,她一直以來還在寄予孺慕之情的父親,竟然也只是把她當做一顆可以隨意利用的棋子。

    當年用她去穩住云澈,現在又用她來穩住原衡奕。

    原衡奕之所以會求娶她,更是為了讓她出去做那個與云澈談判的棋子……

    她的人生,到底什么時候才能逃離被利用的局面?

    小姐……

    雪云看著韓芷柔受傷離去的背影,眼眸中閃過一絲決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