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44章 有關草莓的約定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出了房間,紅錦又被阿蓮和一群孩子們給絆住了。

    幾個孩子將她圍在中間,七嘴八舌地問紅錦問題、展示自己這幾個月來的所學所得,就連從前不愛說話的苗苗都已經開朗了許多。

    唯獨墨茶拽著劉青與劉紅,安靜地站在一邊,懂事地等著紅錦來找他們,沒有多做打擾。

    “阿蓮,你辛苦了。”紅錦環視一圈,丐幫已經與她走時大不一樣,處處都修建完善,大家的住處與生活上的安排也都秩序井然,這都是阿蓮的功勞。

    阿蓮搖了搖頭,眼睛里閃動著淚光,“阿蓮只是想做好王妃……不,是王,您臨走前的囑托罷了。”

    “丐幫雖然是我創立的,但真正把它經營起來、維護起來的卻是你,這份功勞可是我搶不來的。”紅錦笑了笑,“阿蓮你做的很好,以后就繼續帶著丐幫的大家走下去吧。”

    阿蓮眸中閃爍著感動的神色,許久后才用力點了點頭,“阿蓮絕不會讓您失望的。”

    丐幫中事務繁忙,阿蓮又與紅錦敘舊了幾句,便又去找到阿常和劉三忙起來了。

    墨茶三小只耐心地等了許久,總算等到了能跟紅錦獨處的時間。

    “紅紅你臉色好多啦!讓姐姐抱抱看!”紅錦說著便抱起了劉紅。

    原來輕飄飄的劉紅體弱多病,自從進了學堂以后,一日三餐有了保障,還有先前半仙留下的藥方食療藥補,現在已經壯實了許多,原本有些枯黃的頭發都已經養得烏黑柔順了,稍稍蠟黃的小臉蛋也白嫩了許多,容光煥發的。

    小女孩一沉,紅錦便有些抱不動,抱了一下便趕緊將人放了下來。

    “是不是紅紅最近吃的太多,長胖了……”劉紅紅著臉點頭道。

    “才不是呢。只是姐姐力氣太小啦。”紅錦急忙解釋道。

    劉青也在旁邊跟著點頭,“只要身體好,不生病就可以了!”

    墨茶安慰劉紅的話就更厲害了,“紅紅是最漂亮的女孩,永遠也不用擔心這些。”

    “真的嗎?”劉紅有些害羞,悄悄抬眼看了墨茶一眼。

    墨茶認真地看著她,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了。紅紅是我見過最可愛也最漂亮的女孩。”

    劉紅笑得十分燦爛,“那茶茶也是紅紅見過的最英俊最帥氣的男孩!”

    劉青:?

    劉紅剛一說完就發現了自己話里的漏洞,趕緊對著旁邊的劉青補了一句,“哥哥是最溫柔最體貼的!”

    劉青:怎么還是總感覺哪里不對的樣子……

    旁邊諸如紅錦之類的吃瓜群眾:小孩子也好會啊!

    “當時咱們做的約定,一起去看看吧。”紅錦笑著對墨茶說道。

    墨茶眼眸一亮,牽著劉紅便要帶著紅錦走。

    約定?什么約定。

    云澈牽著紅錦,對她投去詢問的目光。

    “你等下就知道了。”紅錦笑著道。

    半晌后,墨茶領著身后的紅錦與云澈,來到了他們當時一起播種下的草莓田。

    當時還光禿禿的一片田地在墨茶與丐幫中人精心的養護、培育下已經生長得郁郁蔥蔥,地里結出了一大片紅彤彤的草莓果。

    “果子已經結出一月有余了,不過現在還有些酸澀,最好是再等半月再吃。”墨茶道。

    紅錦點了點頭。

    雖然還沒完全熟,但是看著這一片密密麻麻的草莓,哪還能忍得住啊!

    她彎下腰,撿了兩顆看起來更紅一些的摘下來,遞到云澈面前。

    云澈看著眼前形狀怪異的果子,皺了皺眉,“這是何物?”

    “叫草莓。茶茶無意間發現的,我就教他怎么播種了。很好吃的哦,你要不要嘗嘗看?”紅錦獻寶似的將手里的草莓舉高了一些。

    草莓的甜香氣息撲鼻而來,味道十分獨特,云澈搖了搖頭,“我不喜歡甜的,你吃吧。”

    對哦,云澈不愛吃甜食。

    “那你之前還跟我搶過紅豆泥,我還以為你只是假裝不喜歡。”紅錦將草莓隨便擦了擦,也顧不上洗了,直接咬了一大口。

    草莓汁水豐富,味道香濃,雖然還不是特別甜,但是酸甜參半的感覺紅錦也十分喜歡,享受得眼睛都瞇了起來。

    “我搶是因為……”云澈眼眸低垂,看著紅錦沾著草莓汁水的櫻唇,突然身體往旁邊一擋,捧起紅錦的小臉,深深吻了下去。

    紅錦驚得眼睛大睜,旁邊還有孩子呢,這人急色急瘋了吧!

    剛想把他推開,卻見他自己退了開來,伸舌在薄唇上一卷,姿態頗有些邪魅,澄澈的眼眸中暗火明滅,“果然很甜。”

    這人……好撩啊!

    紅錦退開兩步,第一反應便是倉皇去看旁邊的孩子們有沒有目睹到什么***的畫面。

    還好,墨茶和劉紅他們正在談天嬉戲,剛才并沒有注意到她與云澈的成年人互動。

    紅錦松了口氣,沒好氣地瞪了云澈一眼。

    就算要撩人也得看看場合吧,萬一教壞小孩子怎么辦!

    云澈薄唇輕挑一絲弧度,淺笑風華絕代。

    入夜,紅錦剛送走了叮嚀囑咐的阿蓮,又目送走了關山榮將撒嬌熊抱的阿桃拎走,本以為自己總算可以迎來一整天里難得的清凈了,一回頭竟然發現云澈正撐著頭,側躺在她的小床上看她。

    “我竟不知赫赫有名的戰神何時也成了梁上君子了?”紅錦抽了抽嘴角。

    沒成親之前,云澈休想在她這里留宿。

    讓他動手動腳一晚上,那她還睡不睡了!

    明天還要早起出去辦事呢。

    “本王夫并未上過房梁,何來梁上君子一說?”云澈裝傻。

    一口一個王夫,叫得還挺順口!

    “還沒成親呢,你說話注意點,我可不想被人說有違倫常。”紅錦盡量不把目光往床榻上瞟。

    她自問自己不是什么好瑟之人。

    問題是云澈這樣姿勢妖嬈,一副“請君入甕”的姿態,實在是讓任何一個性取向正常的女人看了都會把持不住啊!

    “今日關前輩問我的話,你是怎么想的?”云澈突然問。

    “啊?”紅錦沒想過云澈會這樣發問,一時愣住了。

    “你以后……會想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