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第245章 王夫的小手段

惡毒女配每天都在逃跑
     “不會。”紅錦語氣堅定地打斷了云澈的話。

    “即便是姓黃的回來……站在你面前……你也不會嗎?”云澈的話語中有著十分的不確定。

    黃禎救了他的命,現在生死未卜。

    一邊是救命恩人,一邊是心中摯愛。

    如果黃禎活著,回來與他爭搶紅錦……

    他也不知自己會如何做。

    紅錦怔了怔。

    半仙是他們兩人這么久以來,唯一沒有觸碰過的話題。

    “不會。”紅錦肯定地道,“我與半仙不是那樣的關系。”

    她說著,忍不住輕輕撫上戴在脖子上的黑玉鏈子。

    他們間的約定可還沒結束呢,她一定會找到他的。

    紅錦出著神還不知道,她撫摸著黑玉鏈發怔的樣子已經讓某個人掉進醋缸里了。

    云澈撐起身,趁著紅錦怔愣的時候突然從背后環住了她,垂下頭附在她耳邊,熱熱的呼吸就近在咫尺地輕輕撩撥在她的耳垂和頸側,“可本王夫今日明明聽說,王你會有男妃男寵,三宮六院?”

    她就說云澈為什么會突然問起半仙,感情是還惦記著白天關山榮的話呢!

    “那只是關前輩唬你的,我又沒有真的要納男妃,”紅錦被云澈灼熱的呼吸燙得難受,抬手想將他的腦袋推開一些,“你別靠這么近呀,大夏天的熱不熱啊。”

    “天高氣爽,為何會熱?”云澈才不甘心就這么被推遠,干脆更加過分,換了一邊將下巴抵在紅錦的肩窩里,“莫非其實是你心火煩熱?”

    這人……有點不要臉!

    “你要是沒什么別的事就回你房間睡去,明日我還要早起呢。”紅錦沒好氣兒地道。

    云澈卻絲毫沒有被紅錦的不耐煩打擊到,反而越挫越勇,“今日關前輩懷疑本王夫,本王夫以為應當向她證明一下。”

    “證明什……”紅錦話說到一半,臉紅得說不下去了。

    她懷疑他在開車,可是她苦于沒有證據!

    “這些事以后再說。”紅錦撇開臉,盡量讓自己不去看云澈那張禍國殃民的俊臉,“我困了,要休息了。”

    “好。”云澈站起身,紅錦松了口氣。

    一邊在感嘆自己終于能一個人休息一下了,一邊又有點驚奇,這兩天一直跟粘人精一樣的云澈今天竟然這么通情達理。

    然后紅錦就驚奇不起來了。

    只見云澈將長臂一展,一件潔白無瑕的衣裳就已經從他身上滑落下來,被他在臂彎間挽好,一絲不茍地掛在旁邊的衣桿上。

    紅錦這才發現,他來時竟然就只穿著中衣,此刻再脫去一件,頓時就只剩一件貼身的輕薄里衣了!

    “你干嘛……”紅錦警惕地道,“有話好說,你脫什么衣服……”

    再聯想到剛剛他們聊的話題……

    紅錦承認她有點慫了。

    云澈應該不是那種會亂來的人吧?

    “王要休息,本王夫自然應當作陪。”

    說的理直氣壯。

    “不行,成親前不能同房睡。”紅錦堅決搖頭道。

    底線是絕不可能讓的。

    “本王夫的房間打掃得不干凈。”

    “我房間也不干凈!”

    “……本王夫房里的床太硬。”

    “丐幫里大家的床都是一樣的!想要軟的你去找李奶奶睡好了,她腰不好,床軟。”

    “……”

    云澈說不過紅錦,低著頭握著腰間的衣帶,不知在想什么。

    “好了好了,你別鬧了。明日真的要早起,我現在必須得睡了。”紅錦見說不動云澈,只好上手推他。

    結果不知怎的,這一推竟然正好推在了他扯著衣帶的手上,將里衣的帶子扯開了!

    薄薄的里衣順著云澈肌肉結實的肩膀滑下,露出衣服下輪廓緊實順滑的輪廓,讓人忍不住春心蕩漾。

    “你……”

    紅錦扯著手里的衣服,紅著臉正要羞斥云澈,卻在他肌肉輪廓分明的腹部看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痕跡。

    云澈武藝高強,又有潔癖,多年來拼殺戰場很少受傷,即使受傷也會精心調護,讓皮膚恢復原狀,因此身上幾乎看不到什么傷疤的痕跡。

    可他曾經光滑一片的腰間,竟然多了幾道深深的傷疤,在褲子的腰線里若隱若現……

    怎么回事?

    紅錦本能地心疼了一下,沒多想便把云澈的褲腰處拉低了一些,露出了他緊實得沒有一分贅肉的腰部,還有那用刀刻上去的觸目驚心的疤痕。

    是……

    她的名字。

    “你……什么時候……”紅錦干澀地開口道。

    云澈看了看腰上因為多次刺傷已經無法愈合的疤痕,低沉的聲音有一絲沙啞,“你走之后。”

    就是她騙了他,假死之后。

    她臨“死”當天,就看到了他的瘋狂與歇斯底里,卻也沒想到云澈竟然會為她瘋狂至此。

    “很疼吧……”紅錦小心翼翼地想要伸手去摸,卻又怕弄疼了云澈。

    云澈輕輕握住她的手,拉向自己的腰間,讓紅錦的指尖觸碰到那個傷痕累累的“錦”字,“不疼。”

    “你騙人。這字的筆畫明顯就不是一次寫成的,你肯定重復了很多次。你真是瘋了,知不知道這樣傷口感染了有多危險?”紅錦皺著眉輕斥到。

    云澈將她撫在腰間的手拉到胸前,附上自己心口的位置,“比起這里,真的不疼。”

    紅錦啞口無言。

    “所以,不要讓我再經歷一次了,好嗎?”云澈垂下眼簾,眼眸中專注深邃,滿滿裝著的都是紅錦。

    “……好,我答應你,不會再讓你擔心了。”紅錦被云澈這樣專注溫柔的眼神注視著,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已經溺斃其中。

    云澈輕輕撥開紅錦額邊的碎發,將她緊緊攬入懷中。

    小小、香香、軟軟的一團抱在懷里,愛不釋手,讓他恨不得想把她揉進自己的骨血融為一體。

    紅錦靜靜地靠在他的胸口,感受著他懷里溫暖的溫度,被他牢固的雙臂包裹其中的安全感,聆聽著他胸前強烈而有力的心跳聲,這一刻心靜無比平和安寧。

    以后的日子里,只要他們能一直這樣長相廝守就足夠了。

    紅錦在云澈懷里靠了一會兒就睡著了,儼然已經忘記了自己先前信誓旦旦決定要把某人趕出去的原則。

    云澈將她輕輕抱到床榻上,自己也在一旁摟著她的纖腰躺下,饜足地低頭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輕吻一下,隨后手指一動,熄滅了床邊搖曳的燭火。

    一室寂靜,一夜好夢。

    。